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831章 想念她

    陆清急匆匆的送来了外用的药,季枭寒接了药,就亲自给弟弟上药。



    “哦!”醉醺醺的季越泽,在消毒水接触到他脸上的伤口时,发出一声痛呼声,略带迷茫的双眼睁开,模糊了片刻后,一张沉郁的男性面容渐渐的清晰了起来。



    “哥!”他开口,声音却透着沙哑,随后,他撑着头,想要坐起来。



    被季枭寒伸手摁回了床上去,他声音透着责怪:“谁让你跟人家打架的?你看看你的脸,都伤了好几道口子,这要让爷爷奶奶知道了,该有多担心?”



    “哥,这是哪?”季越泽这才晕晕沉沉的打量着自己所在的地方。



    “酒店,你别动,我给你消毒!”季枭寒说话之间,又用棉莶,沾了消毒水去擦拭他破皮流血的伤口。



    “啊!”季越泽又发出一声不能忍的痛呼,俊脸都皱成一团了,只得怏求:“哥,你亲点,好疼!”



    “知道疼,还要跟人打架,也不看看敌方的数量?四个人打你一个,没把你活活打死就不错了!”季枭寒还是对弟弟这冲动的行为表示谴责的。



    “谁让他们说那种下流无耻的话,就算是十个人,我也会跟他们打!”季越泽痛的酒劲都消下去了,显出了几分的清醒状态。



    “你跟白依妍不是分手了吗?”季枭寒给他擦完了消毒水后,就拿了创口贴给他贴上,随口问道。



    “就算分手了,我也绝对不允许别的男人污染她,哪怕嘴上说说也不行!”季越泽恶狠狠的咬牙,一脸霸道的表情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听了,一声嘲笑:“我看你是在跟她置气吧,你心里明明就还爱着人家。”



    “爱有什么用,她骗了我!”季越泽起身往浴室走去,当看到镜子里那张被贴了五六个创口贴的俊脸,季越泽气的又想扁人了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双手环胸,倚在浴室的门口,见他脸色又难看了起来,叮嘱道:“下次别再跟人打架了,如果你真的生气,就告诉我,我替你修理他们。”



    “哥,你别总把我当小孩子行吗?我好歹也是个男人!”季越泽却并不喜欢被大哥一直保护的感觉,让他觉的自己好像没长大似的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轻笑了一声:“好吧,我知道你是男人,为自己的女人打架,这也算是一种气迫,只是,下次要注意一下,别去送死了!”

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没事吗?”季越泽说着,又好像扯到身上哪里的伤口,嘴角扯了扯。



    “把衣服脱了,我给你看看身上哪里还有伤口!”季枭寒见他神色不对劲,立即命令式的要求。



    “不用了吧,哥,我觉的不太好!”季越泽此刻竟然还觉的害羞了起来。



    “让我看看,不然,我不放心离开!”季枭寒却根本不在乎,自己的弟弟,他爱怎么看就怎么看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只好把外套脱了下来,健康坚实的身躯暴露在空气里,看到他腰背处一片红肿,像是被人狠狠的打了几拳。



    “该死的混蛋,下手这么重!”季枭寒上前,用手轻摁了一下,季越泽就痛的直皱眉头。



    “你先休息吧,明天一早去医院做一个具体的检查,别变成旧伤了!”季枭寒轻声叮嘱他。



    “知道了,我明天一早就去做检查,哥,我是不是丢尽了脸?”季越泽开始担心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了,相信不少的人都在看他和那群人打架吧。“我会替你处理的,洒吧那边,已经让陆清打点过了,但不排除有人录下了你们打架的视频,一旦有视频暴光,我会第一时间替你处理掉,尽量减少你的负面影响吧。”季枭寒伸手拍了一下弟弟的肩膀,拿



    出做兄长的气度和风范,安慰他。



    “谢谢你,哥!”季越泽浑身倦怠的往沙发上一躺:“这个白真真又跑哪里去了?真要抓到她,一定要让她受尽惩罚。”

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我已经派人去查了,如果她要出远门,很快就能查到她的行踪的!”季枭寒沉郁着脸色说道。



    “好,时间也不早了,哥,你回去吧,别管我了!”季越泽看了看时间,都已经十点了,他觉的自己不能再这样麻烦大哥。



    “好,我留两名保镖在你门外,有事叫他们!”季枭寒这才安心的离开了。



    季越泽仰头躺在沙发上,脸上的伤口很疼,可是,跟他内心所受的伤害来比较,这点皮肉上的疼,就又显的微不足道了。刚才在喝酒,偶然的听见身后一桌男人正在讨论着怎么玩女人的事情,他就听到了白依妍的名子,那群男人大谈特谈着要怎么把她搞到手,搞到手后又要怎么玩她,这简直就是在季越泽的伤口上洒盐,比



    拿刀插他还难受。



    一想到她有可能被别的男人压在身下,季越泽脑子就空白了,内心腾的冒起了大火,烧的他理智全无,两眼赤红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回到家,两个小家伙已经睡着了,唐悠悠坐在卧室的沙发上,正拿着笔,在画图,这是她准备明年春季上交的新款设计图。



    听到楼下的车声,她放下了笔,起身,从落地窗上看见男人高大的身影在大厅门前闪过。



    唐悠悠转身走了出去,就看到季枭寒沉步上了楼,两个人对望着。



    “你去哪了?”唐悠悠上前,担心的握住他的一只大手:“奶奶说你急匆匆的出去了,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?”



    “我想吃你做的面,我还没有吃东西!”季枭寒反手握住她的小手,附在她的耳边,低哑的说道。



    “你还没吃晚饭吗?你到底干什么去了?”唐悠悠听了,只觉的心疼,这么晚了,还没吃东西,那岂不是要饿坏了胃?



    “反正是一件不得不去办的事情,现在办好了,下来吧,你替我做点吃的!”季枭寒牵着她的小手,往楼梯走去。



    这个点,佣人阿姨都休息了,元叔也忙完了事情,可能在他的房间里休息。



    季枭寒不想麻烦别人,而且,他许久没有吃她亲手做的东西了,有点想念。唐悠悠从冰箱里取了食物,轻叹了一口气,既然他不肯说,她也就不问了,也许是一件不太好说的事情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