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817章 还是喜欢吗?

    季枭寒神色微变,显然,他并不太想把这件事情告诉弟弟,可是,又不能瞒着他,毕竟,兄弟二人要齐心协力把当年的凶手拽出来,自然是要把所有的一切消息都告诉彼此。



    “是关于爸爸死去的原因,一个很重要的线索!”季枭寒沉声说道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听到是关于爸爸的死,脸色也瞬间就严肃了起来,低声问道:“是什么重要的线索,爷爷既然知道,为什么没有帮爸爸调查下去?”“因为这个线索看似重要,在当年来说,却是一件难于启齿的事情,爷爷也是想维护爸爸的名声,不想丢了季家的脸面,才一直隐瞒不提的。”季枭寒不想让季越泽误以为是老爷子不重视这件事情,解释道



    。



    “那我就更加好奇了?他都跑出去找别的女人鬼混了,还有什么事情会比这件事情更丢脸,更难于启齿!”季越泽一声讥笑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望着弟弟,最终还是叹了口气,低了低声音:“爸爸死前,应该是吃了一种药,那种药是男女之间需求的东西!”



    “c药?”季越泽直接说了出来,俊俏的面容瞬间没有了血色,略显惨白,手指蓦然紧握,捏出了格格声响:“怎么会这样?那天可是我的生日!”



    季枭寒见弟弟脸色不对劲,知道他肯定受了巨大的打击,低声安慰:“好了,这事情过去了这么久,你看淡一点!”“呵,我真想就这样放弃不管了,他既然自己找死,那就让他死吧,我心目中的那个父亲,反正也早就模糊了。”季越泽还是很悲伤的,在自己生日那一天,他眼巴巴的等着爸爸回来一起吃蛋糕吹腊烛,可



    是,他呢?他竟然又跑去见那个女人了,还搭上了自己的性命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当然也很气怨,可是,过去的事情,再计较,只会让自己心累。



    “他纵然有错,可他毕竟是我们的父亲,如果连我们都袖手不管了,那他就真的含冤而死了,任由凶手在潇遥法外,这种结果,我更加不能忍!”季枭寒沉声说道。“那天是我的生日,我那么期待他能回来,我们中午就打了电话,约定好的,说明他心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儿子,他不在乎!”虽然事隔多年再追究,季越泽还是生气的红了眼眶,向来坚强的他,此刻却气



    红了脸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就知道不该这个时候跟他提这事,他肯定是要受刺激的。



    “一定是白真真,我一定要找到这个女人,让她付出惨痛的代价!”季越泽突然清醒了一些,却含恨带怒的说出了这番狠话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点头:“相信肯定是白真真动了手脚的,不过,也不否认爸爸是自愿喝下那些药的!”



    “不要跟我提他了,哥,我求你,以后都不要再提了!”季越泽捂住了双耳,不想再听见父亲的名子。



    “好,不提了,你冷静一下,一会儿吃饭的时候,不要让奶奶和妈看出来了!”季枭寒轻声安慰着他。



    “哥,你先进去吧,我在这里待一会儿!”季越泽此刻心乱极了,又气又悲,狠狠的踢了一脚旁边的石子,石子在水上飘了两下,沉入了湖底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没再说什么,转身离开了。



    晚餐桌上,老爷子因为不方便起床,所以,就没有下楼一起用餐。



    老太太叫了佣人把饭菜送上了楼去,她亲自喂给老爷子吃,所以,此刻餐桌上,因为老太太不在这里,有些紧绷。

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倒是自顾自的吃的很开心,当然,也都感觉到气氛不对劲,平常说个没完的小奈,也安静了不少。



    兰悦也吃的很开心,虽然旁边有一个季尚清在这里,但是,她能看着儿子儿媳还有两个小孙儿,任何的不悦,都进不了她的内心。



    唐悠悠一边默默吃着,一边要照顾两个孩子的吃食,忙着这些,倒也还好,只是,她总是能感觉到有一道目光若有似无的在她脸上闪过。



    当然,她全然不理会,只是觉的这个季尚清也真是奇怪,如果他真的以为自己魅力无穷,可以让她放弃季枭寒转投他的怀抱,那只能说,他脑子有问题,建意他去找医生看看。



    幸好,季尚清也很识趣,快速吃完了饭之后,就上楼跟二楼道了别,先一步离开了。



    那种压仰的气氛这才消失无踪。



    “妈,大哥,嫂子,我也先走一步了!”季越泽今天所受的打击也够大了,他想离开。



    “好,你路上注意一点,有些事情,还是看淡一些吧!”季枭寒叮嘱了他。



    “我会的!”季越泽咬了咬牙,说完,他就开车离开了。



    季越泽从后视镜里,看到了唐悠悠牵着两个小家伙站在门外,两个小家伙朝他挥了挥小手,他的心情也还瞬间就平静了下来。



    他觉的自己可能真的变了,以前会觉的对唐悠悠的感情是不会变的,可此刻,他倒是很开心自己终于走出来了,他愿意伤害别人,可他却不愿意伤害自己的大哥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是一个很好的女人,大哥也很爱她,他们一定会幸福到老的。



    而自己,不管幸福与否,都坚决不会再去打扰他们的生活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的跑车,最终停在自己家门口的楼下,他并没有立即从车上下来,而是一个人,关在车内,任由心里那些凌乱的思绪翻滚着。



    白真真那张脸,令他想狠狠的撕裂,可很快的,转换的是一张年轻俏丽的脸,季越泽猛的睁开双眼,伸手拧着眉心,疲倦之极。



    推开了车门,直接走进电梯。



    他现在对白依妍,不知道算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了,喜欢和痛苦交织在一起,倒是分不清是喜欢她多一些,还是想远离她快一些了。



    当他上了楼,打开大厅的门时,看见白依妍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阳台上面,吹着冷风。



    听到开门声,白依妍回过头来,在水晶灯下,目光交织在一起。

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进来!”现在是大冬天,站在阳台上,会冻成雕塑的。可他却并不知道,在他承受内心折磨的时候,白依妍的内心也犹如被火燃烧着,害怕无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