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812章 感受到他的孤寂

    计划的失败,已经让季凛焦头烂额,烦躁之极,突然听到儿子说有大发现,他立即又来了劲。



    季尚清的声音传过来,带着一抹得意:“这个发现是我无意中听到的,虽然不能对季枭寒做出实际上的伤害,但也绝对会令他名声受损的。”



    “赶紧告诉我,你发现了什么。”季凛见儿子还在卖关子,语气失了耐性。



    “爸,还记得夏维文吗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记得,他可是季枭寒最痛恨的人,怎么了?要拿他做文章吗?”季凛听到这个名子,神色一僵,不知道儿子提他的名子干什么。



    季尚清却扯了一抹笑:“是的,就是拿他做文章。”



    “他有什么好做文章的,圈内的人都知道,他娶了季枭寒的母亲,两个人变成了仇人。”季凛瞬间失去了兴趣,觉的儿子的这个提议,实在没有任何的利用价值。



    “爸,你别急嘛,再听我问一句,你记得夏维文有一个女儿丢失了吗?”季尚清却很有耐性的问。



    “有吗?我怎么没这记忆?”季凛皱眉,因为他对夏维文了解不够,所以才不知道夏家发生了丢失女儿这种悲伤的事情。



    “如果我告诉你,唐悠悠就是夏维文的亲生女儿,你觉的这事还有利用价值吗?”季尚清嘲笑了一声,直接说道。“什么?”季凛还真的被这个消息给震惊了一下,随后,他语气中难掩一抹得意:“你说的是真的?唐悠悠是夏维文的女儿?季枭寒知道吗?”季尚清点着头道:“据我观察,季枭寒应该是知情了,而且,应该



    正在努力的释然这件事情,当然,他和夏维文肯定也深藏着这个秘密,所以才会到现在,都没有人提这事。”



    季凛越听越喜,冷笑道:“他们只怕恨不得这个秘密从世界上消失才好吧,夏维文和兰悦是结了婚的,如果唐悠悠真的是他女儿,那她和季枭寒就算是继兄妹了,哈哈哈,这身份可真尴尬啊。”



    “是啊,我当初听了,也觉的很不可思议,如果这个消息传了出去,大家会怎么看待季枭寒和唐悠悠的这一段关系?只怕都会骂他们天理不容,混乱不堪吧。”



    “不错,儿子,我还一直以为你在国内毫无作为呢,没想到你竟然给我找了这么一个好消息,行,我会找人去把这段关系暴光出来的,到时候,我看季枭寒又该怎么面对大家的质疑呢?”



    “连自己的继妹都不放过,禽兽不如吧。”季尚清恨恨的咬牙骂了一句。



    “嗯,这可真是一个大快人心的消息,你再给我盯着吧,我这边也会尽快找更多的证据来证明这件事情。”季凛开心的说道。



    “好,先挂了!”季尚清说完,就挂了电话。



    季云宁神色低落的从楼上走下来,看到季凛不再阴沉着脸色,反而多了一抹得意神情,她不由好奇的问:“爹地,刚才听你跟谁打电话,是不是又有好消息了?”



    “是你大哥给了我一个好消息。”季凛神情依旧开心。



    “哦,是什么好消息。”季云宁立即好奇了。



    “唐悠悠是夏维文的亲生女儿,这消息够劲爆吗?”季凛毫不瞒她。



    季云宁神情也一片的惊讶:“是真的吗?爹地,如果真是这样的话,那还真算得上一个好消息啊。”



    “云宁,你上一次事情做的令我很失望,这一次,我还是交给你去做,你给我找到夏维文和唐悠悠是亲生父女的证据,我要把他们的关系爆光出去,让所有人都看看,季枭寒到底做了什么不耻的事情。”



    “好的,爹地,你放心,这次,我一定不会再让你失望的。”季云宁心底也闪过一抹痛快的冷笑,只要能够破坏掉季枭寒和唐悠悠的感情,她做什么都是愿意的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就安安静静的等候在季枭寒的办公室里,由于太过无聊,她绕着男人的办公室转了一圈,角角落落都观赏了一遍。



    其实,男人的办公室虽然大,陈放的东西却并不多,所以才给人空旷感,这种感觉,也会延升出孤单的感觉。



    如果是一个乐天派的人在这种场合里,肯定待不住一天的。



    可季枭寒却在这里一待就是好几年,他能够耐得住这份寂寞,又能沉得下心来工作,可见他的内心肯定也是孤寂的,和这环境融为一体,才不受他的清冷和宽广所影响。



    想到这里,唐悠悠的心,莫名的疼了起来。



    越是爱的深刻,就越是能体会到他曾经有过的那一抹孤寂感。



    不知不觉,一个小时就过去了,办公室的门被一双修长的手推开。



    一身正统西装的男人,沉步踏入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此刻已经端坐在沙发上,看到他进来,美眸微扬。



    安静的空气中,四目相触,丝丝电流从彼此的眼中流过,窜入心间。



    “会不会无聊?”季枭寒刚才在会议里的那种沉闷恼怒之色,因为她彻底的消失不见了,心情也一下子就好了起来,他直接将手里的几分文件往办公桌上一扔,就走到她的身侧坐了下来。

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季枭寒幽眸往桌面上一扫,就看到竟然放着一灌酒,狭长的幽眸随之一眯,探究的望着她漂亮的脸蛋。



    “呃…我有点渴了!”唐悠悠干笑,刚才她转到他的私人休闲室的时候,发现有个柜子,上面就放了不少珍贵的酒水,她一时鬼迷心窍的就拿了一灌。



    “你口渴了,喝酒能解吗?”明知道她胡扯,男人俊美的面容却闪过一抹笑意,似乎捉住了她的小把柄似的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再一次干笑,却是找不到任何的理由来解释了。



    季枭寒长臂伸了过去,拿起酒灌,发现里面还有大半的酒水,于是,仰头,薄唇就着那个口子,也喝了两口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愣了愣,随后莞尔一笑,看来,他是不追究这件事情了。



    “小奈和小睿是不是今天开始就放假了?”季枭寒突然问。



    “是,就今天,寒假就要开始了!”唐悠悠轻点着头。“我想送你和孩子们出国去跨年,你有什么想法吗?”季枭寒突然开口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