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811章 柔情万种

    唐悠悠直接被他给气笑了,哪有他这样把人的话给堵死的。



    男人已经把西装外套给脱了下来,此刻,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,搭配着收腰的深蓝色马甲,浑身的气场,强大又高贵,虽然他额角处还贴着一个创可贴,可却丝毫不损他的气质和俊美的外形。



    这样气质衿贵的季枭寒,还真有一种让人惊艳的男性魅力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心弦一叩,涟漪荡漾,又想跑过去,抱着他不放手了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在他的办公大椅上坐了下来,抬眸,见她还愣愣的站在原地不动,他修长的双腿一叠,突然对她勾了勾手指:“过来!”



    唐悠悠本来就被他吸引的有些迷乱,又看见他勾手指,低沉迷人的嗓音也让人拒绝不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乖乖的走到他的面前去,下一秒,男人结实手臂一搂,她就别无选择的只能坐到他紧实的长腿上去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还没来得及问他想要干嘛,就感觉宽大的椅背一转,出现在她面前的风景,把她吓的吸了一口气,小脸紧张,两只小手也下意识的紧紧抓住他的手臂。



    身后的整片玻璃窗下,就是繁华的商业中心地区,犹如林木一般参差不齐的大楼,绵延数十公里,金色的阳光,照在楼顶上面那一层积雪上面,反射出来的光芒,又更加的耀眼,更加的壮丽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其实是有点恐高的,他这栋大楼最标致性的玻璃桥,她都没胆子走过去,此刻,还是有些心惶惶。



    好在,身后紧贴着的就是他结实的胸膛,他的大手也非常有力的搂在她的腰上,再加上眼前这一副如画卷般的壮观景象,已经冲淡了她的恐惧感。



    轻声赞叹:“视野真好啊!”



    “嗯!”身后传来男人的一声低答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懒洋洋的靠着他,目光望向远处的尽头,是一片海面,能看见载货的货轮,从海面上驶过。

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安静的待着,谁也不说话了,像是在休息,却又感觉彼此的温度温暖了彼此。



    如此温馨的画面,被一声敲门声给打断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俏脸莫名的红了一下,想要从他的怀里站起来,却没想到男人故意的不让。



    “别这样,让人看见不好!”虽然说两个人的关系已经不是什么秘密,可是,在办公室这种严谨的地方搂搂抱抱的,也不妥当,哪怕是夫妻也会影响不好的,但别说,他们现在也只能算男女朋友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知道她是个规矩的小女人,脸皮又薄,逗她一下后,就松了手,放过她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赶紧整了整微乱的衣襟,坐在旁边的一个沙发上面去了。



    “进来!”季枭寒的声音淡漠的响起。



    门推开,一名助理战战兢兢的开口:“总裁,第三会议室已经准备好了,请你过去主持会议!”



    季枭寒沉声道:“知道了!我三分钟后到!”



    助理提醒完之后,偷偷的瞟了一眼坐在沙发上,拿着一本杂志在看的唐悠悠,暗暗惊讶,难道传言真的是假的吗?



    之前说唐悠悠被季枭寒一脚踢开了,可是,前不久,季枭寒却搂着她出现在一场庆功宴上,而且,在场所有人都见证过季总是如何的宠爱这个女人。



    此刻,看到她坐在总裁办公室里,更加肯定,唐悠悠依旧是季枭寒唯一钟爱的女人。



    等到助理离开后,季枭寒起身,朝她走了过来。



    唐悠悠以为他是过来拿他的西装外套的,没想到,男人突然倾身,一只手撑在她沙发背靠处,一只手温柔之极的挑起她雪白小巧的下巴,薄唇轻柔又不失霸道的吻了起来。



    “嗯!”唐悠悠没想到他都马上要去开会了,竟然还有时间跟她玩这一出。



    不过,既然是他主动的,唐悠悠也不好意思推开他,只好闭上眼眸,跟着沉沦了几秒。



    随后,男人退后一步,直起了身,长指一挑,勾了她旁边的外套,慵懒又随意的穿上,手指优雅的扣了扣子。



    “等我,一个小时就过来!”季枭寒轻声说道。



    “好!”



    “如果无聊,就拿我的ipad看电影,密码是小家伙的生日!”



    “好的!”唐悠悠听到他竟然把孩子们的生日设成了密码,嘴角莫名的弯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喜欢她这听话的样子,心满意足的离开了办公室。



    他一走,唐悠悠立即就觉的办公室空旷之极。



    她想再欣赏一番窗外的美景,于是,她环着手臂,站在玻璃窗前,果然,能够每一天享受这样极致壮丽风景的人,还真不多啊。



    想到白真真还下落不明,才隔了几天,又出了这种事情,一波未平,以波又起,唐悠悠只觉的指尖发凉,想到他现在要面对的人是一个如此丧心病狂,不择手段的对手,她就莫名的替他感到担心。



    季尚清最近在为他分公司的事情四处奔走着,倚靠着老爷子的牢靠关系,他处理各种事情都游仞有余,不过,当季氏房产出现这件事情后,他立即也密切关注了起来。



    他秘密的给季凛打了一个电话。



    “爸,这是怎么一回事?这种低级的陷害,你觉的有效果吗?”季尚清也看到了事情的发展,根本对季枭寒无关痛痒,他瞬间就生气了,直接去质问季凛。

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的确是一个大失误,你别管,不关你的事情。”季凛此刻也很无奈,很烦燥,没想到事情进展的这么不顺利。



    “是云宁的主意吧?还真是出师不利!”季尚清语气中,透着一抹嘲。



    “好了,她也很自责懊悔,不过,既然已经动了手,也无路可退了,你在国内,帮忙盯着事态的进展。”季凛拧着眉头,沉声交代。



    “我能不盯着吗?晚上我回去吃顿饭,看看爷爷奶奶是什么态度!”季尚清此刻也极度的无奈,他的公司事情前期差不多也尾声了,所以,他更有一点时间来盯着季枭寒的动静。



    “你在国内也待了不少的时间了,有没有一点发现?”季凛直接问。



    “有,而且,大发现!”季尚清略有些得意的说。“什么大发现?”季凛好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