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809章 他想她了

    季凛眸底是狡猾的光芒,点头道:“是,迟早是要面对的,我也该回去见见我爸妈了,真怕老头子真的快不行了,最后一面,还是要见到的。”“爷爷肯定也没有那么快吧!”季云宁微微一僵,对季老爷子,她也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感觉了,以前,觉的他很慈祥和善,可又铁面无情,亲手把儿子送进了监狱,又将她的股权全部收回,敬过他,也恨着



    他,所以,对于季老爷子的生死,季云宁看的也很淡然。



    季凛脸上难得闪过一抹淡淡的悲凉:“我大哥死了,他也撑了很久了,也许,他真的累了吧!”“爹地,爷爷手里握着的股权,他是不是已经写进遗嘱里去了?不知道会不会有你一份!”季云宁目前最关心的就是股权分配了,她甚至期待着老爷子能够把她的百分之五股权还给她,这样,她瞬间就有十



    几个亿的支配资金了。“肯定会写,说不定,已经写好了,这一次回国,我们要好好盯着这件事情。”季凛冷下了声音,他却没有季云宁那么的天真,他觉的股权分配,全凭着老爷子的个人喜欢,目前,他最喜欢的应该就是季枭



    寒的那两个孩子吧,那两个小不点,肯定有一份。



    “需要准备什么吗?我这就去办!”季云宁听到老爷子是依个人喜欢来分配的话,她突然又更多了一点的期待了,她好歹在二老面前服侍了这么多年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,老爷子不可能一分钱都不给她吧。



    “不用准备什么,我这次回国,就是去看这场好戏的。”季凛指的好戏,就是现在乱成一团的工地事故。



    季枭寒为表诚意,亲自的去见了死者的家人,对方的妻子儿女悲伤过度,年迈的父亲也吓晕过去,进了医院接受治疗,倒是对方的弟弟,看见季枭寒,瞬间就将自己手边的一个烟灰缸狠狠的砸了过来。



    由于这是突发事件,季枭寒两侧的保镖也没料想到对方竟然会突然砸人,所以,季枭寒几乎无可避免的被砸了一下,饱满白晰的额角,肿了起来,擦出了一道伤口,渗出了血迹。“姓季的,你怎么还有脸来见我们,我哥是怎么死的?你们这些大老板太没人性了,你们只顾着自己赚钱,却连安全措施都做不好,你们的良心是被狗吃了吗?我今天就要跟你拼命,我要杀了你,一命抵一



    命。”说完,那个男人似乎觉的砸的不够狠,骂声连连,过来就想要拿手里的一把水果刀来刺季枭寒。



    旁边跟来办案的民警瞬间就出手了,阻止了那个人的极端行为,一番安抚:“家属请别激动,这件事情到底责作在哪边,我们一定会调查清楚的,相信我们。”



    “哼,信你们才可怕,你们官商相护,哪还会给我们平民老百姓一点活路啊,我要告他,我要他赔天价损失费。”那个男人越骂越响亮。



    陆清赶紧拿了纸巾递给季枭寒,关切不己:“少爷,你还好吧,这个人还真是蛮不讲理,竟然当着警察的面,也敢出手伤人,要不是你刚才交代过,我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好了,这件事暂时不提!”季枭寒无视额角的伤口,沉着声命令。



    旁边的几个保镖也寒着表情,怒瞪着那个行凶的男人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和死者的家属只聊了几句,对方又是一片哭泣悲伤的声音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在承诺会给一笔补偿后,那家人的哭声这才消弱了一些。



    “你是张成的弟弟吧,听说昨天晚上是你约了你哥哥去喝酒的,是吗?”旁边跟过来的办案警察,立即对刚才行凶怒骂的男人问道。那男人刚才还叫嚣的厉害,突然被民警询问,他脸色闪过一抹惊慌,声音也一下子就低了下去:“是,是我,我就想着我哥哥连续几天上班太累了,想叫他出来放松一下心情,可我没想到……哥啊,你走了



    我可怎么办啊?上有老下有小,你让我怎么办!”



    那个男人话还没说清楚,就已经仰头嚎叫了起来,哭的很是悲伤。



    “张安,你别哭,既然你是昨天唯一和死者见过面的人,我们要带你到局里去做录个口供!”警察同志等他嚎完了,立即公事公办的开口要求。“我?你们抓我干什么?又不是我把我哥推下去的,你们应该抓他呀,他这个赚黑心钱的混蛋……”那个男人吓的脸色一白,立即就怂了,随后,看见旁边站着的季枭寒以及他身后跟着的一大群人,他立即就



    想要把罪名往他的身上推去。



    “季总也答应会配合我们的工作,还希望你也能好好配合。”警察一脸严肃的说。



    “我可是受害者的家属,你们不能抓我,我不去,我哪里也不去,我要给我哥守灵,你们不要来找我!”这个叫张安的男人说完,就直接坐在地上,不打算起来了。



    “你要再这样顽固,防碍我们调查事情的真象,我们只好对你采取措施了。”几名警察交换了一个眼神后,决定强制带他离去。



    “我不走,我哥死了,你们不去找凶手,为什么要来抓我。”那个叫张安的男人吓的连连惊叫起来。



    “因为我们怀疑死者的死,是跟他自身喝醉酒有关系,目前定性是自杀,但为了给广大业者一个交代,我们还是要把事情真象查清楚,带走!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在民警离开后,也走了出来,陆清冷声说道:“少爷,这个叫张安的人,很可疑,他刚才反映这么大,难道真的是因为他死了哥哥悲伤过度吗?”



    “让警方调查一下,他有没有被收卖的嫌疑!”季枭寒沉声命令。



    “好的,我会跟警方说的,少爷,你受伤了,先去医院处理一下吧!”



    “不必,我回公司!”季枭寒说完,就坐进了车内,额头的伤,隐隐作病。



    “先去一趟唯意!”季枭寒突然吩咐。



    车子行驶不远,季枭寒拿出了手机,拔给了唐悠悠,声音低沉,略显几份的疲倦:“我半个小时后到你公司楼下,下来,我想见你!”唐悠悠听着他的话,微愣了一下,随后,便应答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