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807章 风波再起

    季枭寒正忙着找白真真的下落,却没想到,还有一件更严重的事情发生了。



    临海的边沿,新开发出来的高档小区楼盘,已经竖起了八栋高楼,每一栋大楼都有五十六层,直直耸入天际,远远望去,壮观之极。这里海湾优美,沙滩晶莹,临靠着旁边一片湿地公园,离市区中心也仅仅半个多小时的车程,地理位置极佳,当初季枭寒标下这块地,也花了天价,万幸,楼市火爆,价格节节攀高,季氏集团盈利早已翻



    了数倍。



    此处房产,早已经销售一空了,供不应求,正在做最后的收尾处理。



    大清早,突然有人发出了尖叫声,紧接着,有名施工人员,竟然从十楼摔了下来,直接摔在了坚硬的地板处,当场断了呼吸。



    这件事情,直接将季枭寒从温暖的被子里给急急的吵醒了。



    接到助手陆清的电话,季枭寒神色瞬间大变。



    “先安抚好家属,我马上过去,还有,先不要让这件事情暴光出去。”季枭寒眉间凛了凛,这件事情发生的太巧合了,令他生疑。

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犹在睡梦中的唐悠悠,听到了他在跟人通电话的声音,快速的醒了过来,见他已经急步进入浴室,不一会儿,就去了衣帽室穿好了一套西装,她关切的问。



    “没事,再睡一会儿,我先去公司处理点事情!”季枭寒走过来,在她额头处轻吻了一下,摸了摸她的长发,安慰道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眨了眨眼睛,既然季枭寒用如此平静的语气说没事,她也就不胡思乱想了,她觉的天大的事情,季枭寒都似乎有办法去处理。寒冷的清晨,季枭寒的车队,出现在施工现场,此刻,陆清已经在向施工方问责了,伤者也早就送去了医院,听说他刚才摔下来的时候,还有呼吸,立即就打了急救电话,送去医院抢救了,不过,在送去



    医院的途中,才断了气的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冰着俊脸,快步的走到了现场,就看见白玉铺就的地板处,沾了大片的血迹,画面惨不忍睹。



    “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季枭寒神色冷静的询问。



    施工方立既就走过来解释,神情惶恐:“这个老张肯定是昨晚又出去喝酒了,喝醉了跑上面去睡觉了,大清早的,才会突然摔下来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敛紧着眉宇,听到这样的解释,他沉怒道:“为什么喝醉酒的人,还能让他上去,就没有一点防护意识吗?”



    “季总,这……我们也不知道他上去了呀!”



    陆清见少爷神色震怒,立即低声问道:“少爷,该怎么处理?”



    “报警吧!”季枭寒神色凛了一下,随后,给出一个方案:“让警察介入调查事情的真象,还有,你找人把这件事情先一步的传出去,就说人没死在这里,送去抢救了,医院那边,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。”



    陆清听到这样的处理方案,立即轻声提醒道:“少爷,这房子刚销完,如果把这件事情捅出去了,会不会引起业主的抗议?”



    “如果有业主不满意,我们就全额退款,外加损失!”季枭寒却浑然不觉的这种损失,对他来说有什么不利。

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旁边施工头目神情大惊失色。



    “少爷,我们到车上去聊吧!”陆清有些话,不方便当着外人说,于是,轻声提议道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沉着脸色,转身往车上走去。



    坐进了车内,陆清这才没有压住担忧:“初步估算,如果真的要赔钱,可能不是小数目,至少有十多个亿……”“你还看不出来吗?这件事情,有人在幕后操纵,所以,让警察介入,对我们是最有利的,让媒体公开事实,也至少不会让我们处于被动方,我不在乎赔多少钱,我只希望这件事情,可以是一个转机,如果



    真的跟季凛有关系,警察肯定会找到证据的,到时候,他也会扯下水来。”季枭寒清冷的声音,在这冰天雪地的清晨,犹来醒神。



    陆清神色大变,惊声道:“少爷难道真的怀疑这不是一场意外事故?”



    “哪里来这以多的意外事故,偏偏发生在这个时间点,你要记住,任何的意外,现在都必须跟季凛牵扯在一起来分析。”季枭寒沉声提醒。



    陆清顿时惊醒过来,愤怒不平的说道:“季凛还真是不择手段,竟然连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,他就没有一点人性吗?”



    “人性,他从来就没有过吧!”季枭寒冷笑讥讽。“我看他是疯了,像只疯狗一样的乱咬人。”陆清是真的很生气啊,公司这几年应运良好,可自从他出狱后,频频出状况,如今,还闹出一条人命,这简直就是无法无天了,触犯律法,他又想被关进去了吗



    ?



    “不要理会他,先处理眼前的事情,他肯定以为我会压住这件事情,不让我人报导,然后等着给我背后来一刀,呵,他还当我是年少无知吗?”季枭寒一声冷笑。



    “真是阴险的手段,少爷,你可不要被他算计了。”陆清此刻只感觉头大,一时乱了方向,幸好少爷不管什么时候都能冷静沉着的分析问题,他决定以后要多向少爷学习处理事情的能力。



    “算计吗?我也会!”季枭寒突然想到什么,神情又莫名的暗了下去。



    “少爷,你怎么了?好像有心事!”陆清观察到他那突然悲伤的情绪,立即问道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对陆清是信任的,所以,此刻压在他心头的那一抹悲沉,才总算找到了一个可以交流的人。



    “我爷爷可能没多少时间了!”



    “啊,老爷子怎么了?病情加重了吗?”陆清也是大吃了一惊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目光望向窗外,悲沉划过眸底,声音看似轻淡,却有着压仰的难受:“嗯,我是偷听了爷爷和奶奶说话才知道这件事情,这几个月内,我不想跟我叔叔斗的太难看!”

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?医生不是一直说老爷子身体很好,还能有好几年吗?”陆清也是大吃了一惊,没想到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。



    老爷子要真走了,对少爷又是巨大的打击。“他们都在骗我!”季枭寒说到这里,神情里的悲伤,再难掩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