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804章 心疼极了

    白依妍听着浑身发冷,感觉这就是一场巨大的阴谋,而阴谋的主角,竟然是季越泽的亲叔叔,季楠的亲弟弟,太可怕了,豪门争夺战,真的会这么可怕吗?连最基本的人性都没有吗?



    白真真见她脸色惨白的样子,看来,是把她给吓住了,于是,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,轻声道:“小妍,我真希望你永远都单纯快乐,不要接触到这些人性的黑暗和丑恶。”



    “大姨,你接着说吧,我没事的,我想听下去!”白依妍努力的维持着镇定的模样,她知道,再害怕,也想听。白真真点了点头,叹气道:“我就照着季凛的话做了,因为,他给我的钱,是分批给我的,我想赚更多的钱,就必须受他控制,那个叫兰悦的女人,真的很无辜也很可怜,我在电话里说那些恩爱的话的时候



    ,我听到她一直都是沉默的,并没有哭,但我知道,她的心底,一定痛到滴血了吧。”



    白依妍紧紧的捏着拳头,她见过兰悦,上次也听她说了大姨的事情,的确,她说那段时间她很绝望,甚至想轻生,而这一切的痛苦,都是大姨造成的,白依妍内心激烈的挣扎着,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。“我只是一个女人,而且,我学厉不高,男人的事业,我也管不着,但季楠还是跟我聊了很多他公司里的事情,他还告诉我,以后他会给我开公司,还会捧我做老板,让我也偿偿权利的滋味,我当然只是听听而于,我觉的,要是真象公开了,季楠肯定会一脚踢开我,厌恶我,这辈子都不会再想见到我了吧,我很害怕,很绝望,可不得不说,我是真的爱上他了,他绅士优雅,对我很宠爱,这样的男人,简直



    就像梦里的童话世界一样,有个王子一样的男人,每天给我打电话,带我去吃好吃的,出行都是最贵的车,我被他宠的像个没有自理能力的公主似的。”白真真聊到这里,又露出了开心的笑容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听着大姨的描述,她脑海里突然想起的画面,是季越泽站在厨房里,第一次学做早餐,被油溅的手臂都是小红点的样子,她眼眶莫名的一酸,差一点就要泪崩了。



    是不是宠爱也会遗传,季越泽和他的大哥,也都是这样宠女人的。



    “小妍,你是不是不爱听了呀,我说的太多了!”白真真见她呆呆的样子,以为是自己扯的太多了,都不是重点,所以,她不喜欢听。



    “不是的,大姨,我喜欢听,你说的这些,真的让人羡慕又向往,能够遇到一个对自己如此宠爱的男人,肯定是一个女人的福气。”白依妍立即说道。



    “没错,我这辈子,也就数那几年过的最快乐了!”白真真很认同的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“大姨,那后来,你的事情暴光了吗?季楠有没有生气。”白依妍又好奇的问。



    说到这里,白真真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脸,悲伤的摇头:“他根本都还来不及知道我是谁,他就突然离开了。”



    白依妍浑身一僵,难道说,季楠就是在那个时候出车祸了吗?白真真痛声道:“其实,我曾经也暗示过他,我说我名子都不是他初恋的名子,为什么他不怀疑我,可季楠却始终相信我,说我绝对不会骗他的,还说我就是他喜欢的那个女人,我发现季楠真是一个很执着



    的人,可是,他又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,他为了我,对她的妻子越来越冷淡了,我也是在偶然的一次机会,听到他提了他两个儿子,他说,等儿子再长大一些,他就会离婚,还会从家里搬出来跟我住。”



    听到两个孩子的事,白依妍痛到心脏都要打结了,那两个可怜无辜的孩子,就是季越泽两兄弟,当年他们肯定也很小吧,也受了很大的打击和伤害。



    “大姨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?”白依妍真的不忍心,觉的大姨做的太过份了。



    “因为钱啊,我需要钱!”白真真痛苦的摇着头:“你是不知道没有钱的滋味!”



    “可是,只要有能力,还是能赚到钱的啊,不至于饿死!”白依妍轻声争辩,她还是被的大姨太执着钱的事情了。



    “不饿死,可也活的不痛快,也没意思。”白真真却自嘲的说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叹气,这件事情,也没什么好争论的。“后来的事情,我其实是不知道的,季凛让我约季楠去吃饭,我以为还能像往常那般,就只是吃顿饭而于,可我没想到,季凛让我带过去的那瓶红酒,竟然是动了手脚的,当然,一直到现在,季凛也不承认他动过手脚吧,那洒,我也喝了,喝了之后,浑身就会发热,当然,也不知道他用的是什么药,那药效不会当时见效的,而是需要过十多分钟才会发生效用,会让人身体发热,就是大家说的那种药吧。”白



    真真咬着唇,有些不好间思的说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已经懂她的意思了,只是心提了起来,害怕听接下来发生的事情。



    白真真痛苦的捂住脸:“季楠喝了那酒后,就去开车回家了,他说今天晚上是他儿子的生日,不能陪我,买了礼物,要送回给儿子!”



    白依妍听到这里,忍不住的问道:“是哪个儿子的生日,他有说吗?”



    “好像是小儿子的吧,我不太记得了!”



    白依妍浑身又是一抖,冷意让她站立不稳。“总之,这一切都是在季凛算计好的,他知道季楠肯定要开车回去,因为,他不会错失他儿子的生日,然后,他又故意让我带了下药的酒,后面的车祸,也把我给吓蒙了,我都没敢去看他最后一眼,就匆匆



    的逃出了国外去了,我很害怕。”白真真说到这里,感觉就像经历了一场痛苦打击的人,神色惨白,目光呆滞。



    “大姨,这么说来,这一切都是那个季凛在操纵着吗?那我能不能告诉季越泽,让他防着他的叔叔?”白依妍焦急不安的说道。“小妍,你先不要告诉他好吗?我……我害怕被抓进去坐牢,再等等好不好?”白真真恳求着望向她,一脸的恐惧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