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803章 这就是真象了吗

    白依妍听到大姨神情痛苦的狂扯着自己的头发,她浑身一僵,血液也像凝固了似的,急急的抓住她的一只手问道:“大姨,你告诉我,到底出什么事情了?”



    “小妍,你回去吧,别问了!我不能说!”白真真将头低了下去,一副害怕恐惧的神情。



    “大姨,你是不是……杀人了?”白依妍颤声问她。



    白真真神色为之一僵,脸上血色渐退,猛的转过头来望着她:“不是我,我没有杀人,不是我,不关我的事情!”



    “大姨,你别这样,你冷静一点!”白依妍吓的要哭了,她好害怕,这种感觉,就仿佛天要踏下来似的,她无助又悲伤。



    “我没办法冷静,小妍,大姨这一次真的要玩完了,我可能活不长了!”白真真抱着自己的头,蹲在地上,一副恨不能现在就埋了自己的样子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越听越怕,心脏已经颤瑟不己,她也蹲了下来,温柔的抱住了大姨,安心道:“大姨,有什么事情不能解决呢?如果真的做错了事,就勇敢的承认吧!”



    “小妍,也许我真的杀人了,我杀的还不是一般的人,他们肯定会要我死的!”白真真痛苦的哭了起来,绝望又不安。



    “真的是你杀了季越泽的父亲吗?大姨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此刻,白依妍脸色也毫无一丝的血色,她感觉,整件事情,真的要完了。

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那酒里……”白真真痛苦极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却紧紧的握住了她的手,安抚道:“大姨,你先别哭了,我觉的这件事情,躲避也不是办法,还是要勇敢的面对,你说你不是故意的,那就证明,你根本不想杀人,也许……”“小妍,你真是好孩子,不枉费我疼你这么多年。”白真真在痛苦过后,总算是冷静了一些,随后,她神情又为之忧伤:“好吧,我告诉你事情的真象,你拿手机录个音吧,因为,我觉的真象很重要,说真的



    ,我也是对不起季家,季越泽是你男朋友,你很爱他,对吗?”



    白依妍诧异的望着她,眨了眨眼睛:“大姨,我和他其实……相处的也不太好!”“是因为我对吗?真抱歉,我本不想连累你的,可没办法,你有我这样一个……大姨!”白真真说话之间,神情闪烁了几下,随后,她也只能痛苦的自嘲了几句:“我真后悔,后悔自己干了那么多的愚蠢事情



    ,后悔当年为了钱,什么都不管不顾,小妍,你会不会瞧不起我!”“我当然不会了,在我心中,你可是比我妈还疼我的人呢,小时候,我妈都经常没空带我玩,就是你经常带我!”白依妍笑着说,可笑着笑着,眼泪就掉下来了,她还是很悲伤,很难过,至亲的,会走到今



    天这一步。



    白真真自嘲笑了笑:“不,你妈妈还是比我好,我不如她。”



    “大姨,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,你为什么突然要躲起来?”白依妍说道。“我接到了一个人给我打来的电话,他要我躲起来的,他说,如果我不躲起来,我就会有性命危险。”白真真自嘲一笑,随后,她又望着白依妍:“你怎么还没有拿出手机来录音?真的很重要,你要录一下。



    ”



    “我的手机……忘记带了!”白依妍不敢说是被季越泽拿走了。



    “好吧,我这里有个新手机,你拿去用着!”白真真说完后,就打开了录音键,把手机放在旁边:“我其实是受人利用的,我并不是一开始就认识季楠。”



    白依妍一脸惊讶的望着大姨:“季楠就是季越泽的父亲吗?”



    “是的,就是他!”白真真暗吐了一口气:“小妍,你知道的,我认识季楠之前,有过一场短暂的婚姻。”



    “我知道,听我妈说过了!”



    白真真自嘲的笑了一声:“有一个叫季凛的男人,他莫名其妙的就找上了我,说要给我五千万,让我帮他做一件事情。”



    “季凛是谁?”白依妍并不知道他的身份。“他就是季越泽的叔叔,季楠的弟弟,他说我长的很像一个人,像季楠的初恋情人,可我那个时候很好奇,我怎么会长的像别人呢?他给我看照片,我发现,这世界上,真的有两个长的那么相似的人,我贪心的拿了他的钱,离了婚,然后就跟着季凛的安排,一步一步的接近了季楠,他看到我,还真把我误以为是他的初恋情人了,我真的很意外,可想而知,我那个时候有多害怕,多不安,总感觉我在偷别人



    的幸福。”白真真提到那件事情,神色竟然有几份的喜悦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呆在旁边,安静的听着,这些事,对她来说,就像一个精彩又充满着心计险恶的故事一样。“季楠对我很好,我说我失忆了,他也相信,后来,我才从季凛嘴里得知,季楠的初恋情人是突然消失不见了,然后季楠疯狂的找了她几年,一直没有找到,我的出现,让季楠对我百般千般的好,小妍,你知道吗?我一出生就很穷,过的很洁据的生活,苦巴巴的,渴望着有钱,季楠就是很有钱,又有钱又有风度,长的还好看,他对我好,让我一下子就沉迷了,我当年做了各种的梦,梦见自己真的飞上枝头做凤凰了,梦见自己真的嫁给了他,做了季太太,可我也很清醒的知道,我所做的一切,不过是被人利用,我拿了季凛的钱,他知道的我底细,我是不可能真的嫁给季楠的,迟早这一切,都会变成一场空



    梦。”



    白真真说到这里,神情又暗然了。“季凛让我每天都要拍很多恩爱的照片,那些照片,都是交给他来处理的,后来,我才知道,他竟然把一部分的照片都寄给了季楠的妻子,我听了之后,其实很不是滋味的,我并不是真的想要抢夺她的位置,我知道我没有资格,可是,我又不得不这样做,季凛还要求我每一个星期都要给那个女人打电话,秀恩爱,我清楚他的目的,他不是要让季楠和那个女人离婚,他就是想让季楠的感情不胜利,会影响到他的名声和事业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