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801章 大胆的猜测

    时间过去一夜,季枭寒来到公司的第一件事情,就是询问陆清调查的结果,得到的结果却是令人烦躁。



    “我们把白真真名下所有的房产都做过调查了,没有发现她的行踪,少爷,我怀疑她应该是躲到国外去了,需要再扩大范围吗?”陆清紧张的问,他能感觉到季枭寒一寸寸阴沉下去的脸色。“她身边有什么可以拿来威胁她的人吗?有没有孩子!”季枭寒一直忙着寻找白真真,可却忘记要再去深入的调查一下她,上次奶奶让她调查,他也仅仅查了一下白真真目前的大致情况,对于她有没有孩子



    这种事情,还没有细细查过。陆清却摇了一下头:“上次调查她的时候,我在上面简略的提了一句,她至今都没有生育过,应该是没孩子了吧,不过,我之前好像查到她以前的一些照片,她好像经常会带着一个小女孩出去玩,不知道那



    是不是她的私生女,不过,像她这种行为放荡的女人,有私生女也不觉的奇怪,说不定她是生下来之后,偷偷给了别人抚养。”



    “照片还留着吗?给我看看!”季枭寒在听见她竟然和一个小女孩有不少的照片,他倒是想亲自的确定一下。



    “稍等,我这就调出来!”陆清说完后,就拿起手边的ipad,一阵翻找,就找到了一些扫描上去的陈年旧照。



    “找到了,在这里,少爷请看!”陆清说着,快步的走到季枭寒的身边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冷沉着眼,盯着照片上那个笑的开心的小女孩,俊眸为之一僵。



    虽然这张小脸看上去只有八九岁的样子,但他总感觉很眼熟,好像在哪里见过她。



    “知道这个小女孩叫什么名子吗?”季枭寒此刻心烦意乱,自然没办法第一时间想起在哪见过。



    陆清点头:“少爷认识的,正是二少爷的女朋友,那个叫白依妍的女孩子!”



    心头犹如被什么东西狠撞了一下,季枭寒总算是对上号了,只是眸光复杂深沉了起来。



    “是她!”恍然过后,季枭寒眉宇更加紧拧在一起,从这照片上看,白依妍和白真真虽然是侄女关系,可她们的关系好像还不错。



    “我也打听过了,认识白真真的人都说她很喜欢这个白依妍,经常有空带她出去玩,还说,白依妍迷补了她对孩子的向往。”陆清在一旁解释道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神色更加的燥郁起来,这个白依妍难道是关键人物吗?



    可她现在是弟弟的女朋友,他也能感觉出来,弟弟对她不一样,绝对是爱上她了。



    如果真的要拿白依妍去当人质来威胁白真真,只怕失了效用。



    “少爷,你觉的有没有可能这个白依妍是白真真的私生女,然后给了她妹妹抚养?”陆清突然提出了一个疑问,这让季枭寒的脸色更加的震惊。陆清继续大着胆子猜测:“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性的,像白真真这种注重名利的女人,就算她有女儿,也不会亲自带着的,这会防碍她寻找别的男人,她和白依妍的关系,我觉的太过亲近,仔细看她们的脸



    ,还是有几分的相似的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内心更加的凌乱了起来,他目光微冷的望着陆清:“这件事情,不要当着我弟弟的面说。”



    陆清打了一个寒颤,瞬间觉的自己的说词好像碰触了什么禁忌,赶紧闭上了嘴巴,用力的点头:“放心,我也就只跟少爷提一提的,也只是猜测!”

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继续扩大范围吧,再去看看她是不是出国了!”季枭寒冷着声说道。



    “好的!”陆清点了点头,转身去办事了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手指单调的在桌面上叩了叩,刚才陆清的大胆猜测,他还是记在心上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如果真的是白真真的女儿,那弟弟和她的关系就真的说不清楚了。



    为了调查这件事情,季枭寒中午打算约弟弟和白依妍吃顿饭。



    白依妍给季枭寒的印象,还是很好的,眼神清澈,性格开朗,看着不像是一个有心机的女人,而且,他和弟弟又是怎么认识的,他也想知道清楚。



    虽然白依妍给人一种单纯无害的模样,季枭寒却不能不防着她。



    如果她真的是白真真的女儿,会不会白真真早就做好了打算,把女儿嫁进季家,然后她趁机洗脱罪名,继续过她的安逸人生呢?



    想到这里,季枭寒周身一阵冷寒,想到自己的父亲都被她勾引的团团转,放弃了家庭,说明这个女人手段很高明,绝对能做出这种事情的。



    接到季枭寒打来的电话,季越泽很痛快的就答应了,并且还询问了大哥,要把白依妍带上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原本就是打算再好好的审视一下这个白依妍,听弟弟主动要求,自然是答应的。



    忙完了中午的事情,季枭寒就让陆清订好了餐厅,三个人在餐厅的包厢里见了面。



    季越泽面无表情的走在前面,白依妍战战惶惶的跟在他的身后,像受了委屈的小可怜似的。



    白依妍从来没想像过自己有一天会这么的憋屈,以前她都是有什么说什么的,可现在,想说的话,一个字也不敢乱说了,像等待着受审的犯人似的,只能无助的乞求上天能厚待她一次。



    “白小姐,你别紧张,只是吃顿饭而于!”季枭寒目光锐利的扫了一眼白依妍,发现她大冬天的,都吓出一额的冷汗,倒是觉的有些可怜了,于是,薄唇勾起一抹笑意,似在安慰她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强行扯了一抹笑意:“谢谢大哥的关心,我没事!”



    季越泽的手里,把玩着一只手机,修长的手指,玩的飞机在飞转着。



    白依妍盯着自己的手机,苦下了小脸,这个男人到底要拿着她的手机多久啊,从早上收缴了之后,就一直玩到现在。



    虽然知道他也在等待着大姨会给她打电话过来,可白依妍的一颗心,还是在吊着,吊的高高的。“哎,别摔坏了!”白依妍在看见男人手指一滑,手机几乎落地的时候,吓的心脏也是一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