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791章 关键人物

    季枭寒中午就去了兰悦的家,买了不少的东西过来,兰悦看到大儿子和未来的儿媳,自然又感动的不得了,眼眶泛红。



    “你弟弟和他女朋友也来过了呢,没想到,你们也来了,我这里还真是热闹!”兰悦开心不己的说,随后,就一脸欣慰的打量着自己的大儿子。



    小儿子性格变化并不大,还是和以前那样高冷又有脾气,不过,这些才兰悦在他很小的时候就知道了,如今相处起来,倒觉的亲和不少。



    可大儿子却变化很大,他完全的变成了一个沉稳冷静的男人,面容冷峻,气质泰然,充满着威严感,想到大儿子为了公司所经历的这些磨砺,兰悦就心疼之极。



    不过,如今见他独挡一面,有责任和担当,很有男人气概,她也是深感欣慰的,也许多经历一些事,并不是坏处,只是有时候成熟冷静的让她心疼。



    “妈,弟弟来,是跟你提了爸爸和那姓白女人的事情吗?”季枭寒低声问,今天过来,也准备提这事的。



    兰悦点了点头:“是啊,他给我看那些照片的时候,我还吃了一惊呢,还以为是不是你们奶奶给你们的照片,他说不是!”

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奶奶肯定已经知情了,妈,你不该一直瞒着我们,让我们母子产生了这么多年的的隔阂。”季枭寒言语中,微有责备之意。



    兰悦却笑起来:“我之前哪敢告诉你们这些,这会让你们对你父亲彻底失望的!”



    “那又有什么关系,他既然做了,还怕别人知道吗?”季枭寒却讥讽一笑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站在他的身边,听到他语气突然恶劣,赶紧伸手去扯了扯他的衣袖,季枭寒这才收敛了一脸的怒色,恢复如常。



    兰悦看着唐悠悠这个小动作,轻柔一笑:“悠悠,到沙发上坐着聊吧,别站着了!”



    “好的!”唐悠悠对兰悦的印象一直很不错,觉的她是一个活的很自在,很温婉的女人,不急不燥,温柔细致,让人很想亲近她。



    在沙发上坐下,兰悦又准备了水果和茶,这才坐到沙发上问季枭寒:“你现在也别恨你爸爸,事情也都过去了,过好你们的日子就行!”



    “妈,你是不是还有什么隐瞒了我,爸爸这件事情,真的可以过去吗?”季枭寒伸手取了茶杯,低头吹散了茶叶,薄唇轻抿了一口后,沉沉开口。



    兰悦微怔,一脸诧异的望着儿子:“枭寒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?都十多年了,还不过去,就是跟自己较劲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妈,你有没有想过,爸爸的死,并不是一场意外?”季枭寒抬眸,目光透着一抹沉重。



    兰悦神色变了变,随后皱起了眉头:“枭寒,你说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妈,你有没有想过,爸爸是被季凛给害死的。”季枭寒直言不讳的说了出来。“啊……”兰悦发出一声惊震,很明显,她从来就没有想过件事情,不是她不想,而是当年她内心受了伤害,一直不去深究这件事情,所以此刻听到儿子的这句话,才会吓的脸色都惨白一片:“这不太可能吧



    ,当年季凛不在国内!”



    “妈,我有理由相信他有杀人的动机,而且,这一次出国,我也试探过他的反映,他明显就很震惊也很心虚,如果一个人心底坦当,绝对不会躲开我的眼睛!”季枭寒十分肯定的说。“这个……你爷爷奶奶知道吗?”兰悦还是震惊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,她当年对前夫仅有的一点欣赏之情,也被他和白真真的婚外情给磨掉了,所以,她那时候因为年轻,恨怨深重,希望丈夫念在两个孩子还小的份上,迷途知返,不要再错下去,可是,季楠却像着了魔似的,不停的往外跑,只顾公司不顾家,这才让兰悦对他彻底的死心,所以,当知道他出车祸后,兰悦的反映也没有太痛苦,她只是觉的这



    像是一场报应。



    “在没有找到证据之前,我不会跟爷爷奶奶提这件事情的!”季枭寒也是顾及着二老身体承受不住,所以暂时不提。“要真是季凛害的,那真的太可怕了,他们是亲兄弟啊,而且,季凛在你大哥面前,一直都非常敬重你大哥,绝对不像是一个会干出这种极端事件的人。”兰悦对季凛了解不多,就觉的他曾经是一个彬彬有



    礼的年轻人,直到五年前,她得知季凛竟然想要害自己的大儿子,才发觉他根本就是一只笑面虎,嘴上说着人话,背后却做着阴险的勾当。



    “知人知面不知心,往往嘴上讨好你的人,背后指不定想着要怎么捅刀子呢。”季枭寒讥讽笑起来,人性的丑陋和险恶,他经历太多了,所以,分析起来,才会觉的合情合理。



    兰悦和唐悠悠的脸色都有些苍白,因为,这件事情涉及到的人,都令人意想不到。



    “枭寒,你决定怎么做?”兰悦抬头望着儿子,语气凝重了起来。



    “当然是找出凶手,给父亲一个交代,就算他再不负责,也是我的生父。”季枭寒神色认真的说。



    兰悦却顿时就担忧起来:“枭寒,你明知道你季凛就是一只会咬人的疯狗,你怎么还要去惹他呢?我觉的,这件事情,你不要往下查了!”



    “妈,你可能还不清楚,就算我不找他算帐,他现在也在对我使招,前不久,我公司的机密泄漏一事,就是他找人干的!”季枭寒皱着眉头,把事情的利害关系讲出来,兰悦神色又是大惊,更显忧虑。



    唐悠悠适时开口相劝:“伯母,我觉的这件事情,还是让他自己做主吧,我们都不希望他受到伤害,可是,既然有人主动要伤人,也不能毫无防备!”兰悦听到唐悠悠是支持的语气,她也只好点头:“好吧,既然季凛到现在还不放弃要跟你争夺季家的管理大权,你当然不能任他欺负,枭寒,你既然看见那些照片,我觉的,你可以去找白真真问问清楚,当



    年你爸爸就是跟她在一起的那个晚上出车祸的,说不定,她会知道些什么。”“白真真?”季枭寒眸光瞬间寒沉一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