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789章 不再君子

    女孩子那双明亮的眼睛望过来,洛锦御俊脸再一次胀红了。



    “下次如果有人当面问你这件事情,你就跟人家解释清楚,不要再让人误会了。”洛锦御并没有直接回答她,但吃醋的意味,已经很明显了。



    杨楚楚捂住偷笑一声,随后,她一脸认真的点点头:“放心吧,我会跟人家解释清楚的,可是,我可以说你的名子吗?”



    洛锦御微怔!



    杨楚楚摊手:“是你要我跟人家解释清楚的嘛,如果不说实话,怎么能解释清楚呢?”



    洛锦御被她的反问给问住了,伸手,在她可爱的长发上摸了摸,故意摸乱:“好吧,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!”



    “真哒?”杨楚楚简直要开心到飞起。



    洛锦御看着她扬起的嘴角,心情也莫名的好了起来,他微倾了身,薄唇在她额头处贪得一吻:“之前是米菲儿故意抹黑,才会让人攻击你,以后不会了,我不会再让人轻易伤害到你。”



    火热的吻,印在她的额间,杨楚楚只感觉心中温暖又安心。



    “嗯,我就猜到是米菲儿在搞鬼了!”杨楚楚气愤的咬着牙说道。



    “她以后不会了!”洛锦御直起身来,一边解开了身上的黑色马甲,一边往浴室走去:“我洗个澡!”



    “嗯!”杨楚楚见他真的不走了,兴奋又开心,两只小手紧紧的拽住被子,满脑子的风花雪月无边无际了。



    “嘿嘿!”杨楚楚像只狡猾的小狐狸似的,笑的不怀好意。



    十分钟后,洛锦御走了出来,高大结实的身躯,罩着一件灰质的睡袍,隐隐的王霸之气,令人顿感压迫。



    杨楚楚一双乌黑明亮的大眼睛望过来,看到男人将一套睡袍系的整整严严的,她就知道这个男人今天晚上可能真的只是字面上的陪她睡觉了。



    洛锦御走到床边,轻轻的掀了一侧被子,坐了进来。



    因为被杨楚楚睡过了,所以,被子里还一片的温暖。



    洛锦御伸手在她长发上摸了一下:“躺下来,睡吧,很晚了!”



    杨楚楚只好躺了下去,略有些小遗撼,不过,她可不是那么听话的好孩子。



    当她一躺下去,立即就往男人怀里钻了。



    洛锦御就知道她肯定不会安安份份的躺着睡,只是,没想到她钻过来后,一只小手就已经不规矩了。



    “楚楚!”



    “别动!就这样吧!”怀里传来闷闷的声音。



    洛锦御脑子空白了好几秒,这个小东西几乎将他睡袍都扯开了,整个人都贴着,这样还能好好睡吗?



    “嗯!”男人声音透着一抹暗哑和危险。



    杨楚楚突然又嘿嘿的笑起来,笑的很是不怀好意,因为,她发现,原来他也没有那么的君子嘛,就算他理智,但他的身体并不理智啊。



    洛锦御感觉呼吸略滞,身体泛起的热度,令他眸色更加的暗沉起来。



    大冬天的,明明会冷,但他却热的要冒汗了。



    头顶上方传来了男人无奈的一声轻笑,杨楚楚就更加安心了。



    “上次,痛吗?”洛锦御突然哑着声音关心她。



    “嗯,疼死了!”杨楚楚嘟嚷着答,随后,她又笑起来:“听说也就第一次会疼吧,以后就不疼了,是这样的吗?”



    洛锦御略有些无语,闷声道:“我又不是女人,我怎么会知道。”



    “那要不,我们试试,看疼不疼了!”杨楚楚立即就笑出了声来。



    “你确定?”洛锦御此刻,也处在崩溃的边沿了,他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。



    怀里搂着的是他最爱的女人,她又各种小动作不断,挑动着他浑身的神经,几乎都要绷断了,所以,忍无可忍的时候,他真的不想再忍了。



    杨楚楚点着小脑袋:“确定啊!”



    “你胆子真大!”洛锦御发现,杨楚楚在这方面的胆子,大到他无法想像。



    杨楚楚立即就不开心了:“我胆子大,也是因为爱你嘛,要换别人,我死也不干!”



    洛锦御直接被她气笑了,随后,健躯一翻,已经将她倾压住了。



    薄唇再没有任何的迟疑,吻住了她柔嫩的唇片。

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某人扶着小腰,一脸疲倦之色,谁说第二次不疼的?



    洛锦御从浴室出来,看着她乌黑大眼睛闪动着怨念的表情,他立即一怔,快步走过来,轻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没怎么,下次还要!”杨楚楚虽然痛,并快乐着啊!



    洛锦御眼睛全是宠溺之色,伸手将她搂入怀里,哑声安慰:“好了,别想了,睡吧!”



    “嗯!”杨楚楚开心之极的伏到他的怀里去。



    随后,她突然想到了什么,立即问道:“我们刚才没有措施,万一有小宝宝了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“结婚,生下来!”洛锦御几科毫不考虑,只低柔答她。



    “这么早结婚啊,我还不想呢!”杨楚楚立即摇头:“我还想再跟你多过几年的二人世界!”



    “顺其自然不好吗?”洛锦御皱了一下眉头。



    “嗯,顺其自然吧!”杨楚楚点点头,但她心里却在想,明天一早,她就要去买药吃,她是绝对不要现在生宝宝的,结婚还是可以考虑的。



    此刻!



    季枭寒的私人飞机,也停在他的私人停机坪上面。



    在风雪之中,数辆黑色的轿车正等候在旁。



    一抹高大狂霸的身影,从升降梯上走了下来,正是季枭寒,以及他的助手陆清和几名保镖。



    “老板!”司机大哥和几名保镖立即就迎了上去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朝他们含首示意了一下:“回家吧!”



    坐在车内,季枭寒倦怠的靠在车椅处,神色一片的冷沉。



    这一次出国去见叔叔,其实并非一无所获的,他几乎可以确定,爸爸的死,绝对不是一场意外,和叔叔有极大的关系。



    只是,他要从哪里去找到证据呢?



    看来,他明天要去找妈妈一趟,妈妈说不定会知道一些什么。



    回到季家,已经是凌晨十二点多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踏上楼梯,像往常一样的走向儿童房间。



    只推开看了看,两个小家伙缩在被子里,正睡的香甜。



    他不想去吵醒他们,于是,转身,推开了卧室的门。



    床上躺着的唐悠悠,刚才正带着耳塞在听歌,所以,她并没有听到楼下的车子声音,此刻突然看见门打开,走进来的高大身影,令她微微一愣。紧接着,她摘了耳塞,欢喜道:“你回来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