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788章 宠到人神共愤

    男人倾下来的健躯,不紧不重的轻贴着杨楚楚的身上,隔着一层的被子,却依旧能感受到男人身上那犹如壁石一般的坚实胸膛。



    杨楚楚表情木了一下,她倒是没想到会听见他说这种话,害怕她离开?



    no,no,他想多了!



    她可是决定这辈子就粘在他身边了,哪儿也不去。洛锦御望着近在咫尺的那张可爱甜美的小脸,宛如巴掌大小,细巧精致的五官排例在上面,竟说不出来的好看,由其是她嘟嘴时,染上一点小情绪,仿佛整张小脸都生动了起来,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,鎏



    光溢彩,美的让人室息,舍不得移开眼睛。



    薄唇已经离她很近很近了,眼看着就要吻到她的额头。



    男人撑着的手臂,却突然用力,想要撑起来。



    可下一秒,从被子里伸出两只纤细手臂,将他脖颈一勾,粉嫩如火般的小嘴,已经比他更加主动的贴在他的薄唇处亲了一下。



    随后,小手有些不情愿的松开,虽然杨楚楚现在胆大包天,可也懂得分寸,上次在国外那一晚上,他就很生气,现在,她也不敢放肆了。



    洛锦御健躯一僵,幽眸变的无比的暗沉,仿佛透不出一丝的光芒,牢牢的锁着她含羞带怯的眼睛,就像会吃人的黑洞一般,盯了她许久。



    “干……干嘛!”杨楚楚有些小害怕,万一又惹怒他了,今晚就要被赶出去了。



    洛锦御性感的喉结滚动了一下,随后,艰难的站起了身:“没什么,你睡吧,时间也不早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不一起吗?”杨楚楚以为他刚才说的话,就肯定了他们的关系呢。



    没想到,他还是要扔下自己一个人,唉,如今要当一个暖床的,都这么的困难了吗?



    如果换个男人,那肯定是非常容易的,可洛锦御却不一样。



    他此刻的内心无比的争扎,刚才小东西一个试探式的轻吻,就已经让他浑身如着火一般的滚烫起来,他不知道自己放纵下去的后果,会不会像那天在国外一样,伤了她。



    “不了,我回公司!”



    “别走!”杨楚楚简直要被这个男人给逼疯了,她刚才好不容易哭着求他别分手,可现在,好不容易求成了,他又要走,这是要玩哪样。



    洛锦御又听到身后轻细的脚步声,回头一看,果然她又赤着脚跑出来了。



    “楚楚,你一点也不听话!”洛锦御微恼,责备更重。



    杨楚楚泪汪汪的望着他:“我又不是小狗,我才不要那么听话。”



    洛锦御严厉的表情,差一点因为她这一句话给崩裂了。



    莫名的把她和小狗比较了一下,发现,她和小狗有很多的共性,粘人,可爱,又讨人喜欢。



    洛锦物手边还搭着他的西装外套,此刻,他轻叹一声,走到她的面前去。



    他的外套又罩了下来,将她纤细的身子,罩的严严实实的。杨楚楚直接扑进他的怀里,哭着说道:“洛锦御,你别走了行吗?我这几天晚上都睡不着,一直在做恶梦,醒来,我就是一身的冷汗,我要你留下来,不是要你和我做什么坏事,我就是想让你陪陪我,真的



    !”



    洛锦御怔住,她会做恶梦?



    “好,我留下!”男人的嗓音低沉如水,下一秒,他就将她打横抱了起来,不让她赤着脚,踩在冰冷的地板上。



    杨楚楚将脸深深的埋在男人的怀里,一刻也不想抬起来。



    将怀里轻飘飘的小身板温柔的放回了床上,再一次拿被子盖住了她。



    “不许再起来了!”刚才碰到她的身子,才发现,她浑身都凉凉的。



    “嗯!”杨楚楚这一次算是听话了,她知道,洛锦御说不走,那就是不走了。



    “我出去喝杯酒,你要喝水吗?”既然决定留下来,洛锦御也就不争扎了。



    “要,你给我倒一杯温的!”杨楚楚开心的像个孩子,眉眼全是笑容。



    洛锦御真是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,转身出去,不一会儿,就端了一杯温水进来。



    杨楚楚微微撑坐起来,由于两只小手撑着,男人很温柔的将杯子递过来,亲自喂她喝下。



    “谢谢老公!”杨楚楚喝完之后,邪气一笑,下一秒,她就说了让洛锦御这张万年不变的俊脸,胀红了!



    没有看错,一向心沉如水的洛锦御,在听到她叫自己老公的时候,脸红了!



    “没个正经!”男人低斥,但论谁听了,都会发现,这根本就是宠溺啊,宠到人神共愤的那一种。



    杨楚楚更加得意了,一双大眼睛明亮如雪,捕捉到男人离开后那脸红的样子,嘿嘿笑的更开心。



    洛锦御只感觉连日来的紧绷细胞都放松了,从头到脚,无一不轻松。



    让那些枷锁都见鬼去吧,他为什么要在折磨自己的同时,还要去折磨所爱的人?



    洛锦御伸手倒了一杯酒,以后,谁要再敢乱报导他的私人感情,他绝不放过。



    杨楚楚在卧室里开心的哼起了小曲儿,哪里还睡得着,立即拿起手机来看。



    洛锦御靠在吧台前,慢悠悠的喝着酒,听到屋子里那小东西哼出来的歌声,他只感觉这阴沉沉的雪夜,似乎也并没有那么让人讨厌了。



    喝了一杯酒,洛锦御只感觉心情更好了一些。



    于是,他沉步朝着卧室走去。



    果然,看见杨楚楚半倚在床上,露出两条细白的手臂,正在不停的刷着手机。



    “这么晚了,看手机对眼睛不好!”洛锦御皱眉,一想到她那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会受伤害,他伸手过去,将她手机一夺。



    “别这样嘛!”杨楚楚嘟嚷了一声,她刚才正看见一条有趣的新闻呢。



    “说吧,你跟季越泽是怎么一回事!”今天把洛锦御气到暴走的就是因为看到了那些不实的报道,明知道统统是胡说八道,可他就是免不了心里堵闷。



    “什么怎么回事啊?我跟他当然清白的不能再清白了!”杨楚楚一愣,没想到他竟然问这个,瞬间觉的受了冤枉。



    “可那些记者为什么要说你是他的前任?”洛锦御依旧沉着俊脸,酸酸的问。杨楚楚美眸一闪,立即笑起来:“你……吃醋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