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774章 各自的弱点

    季枭寒在说这句话的时候,目光牢牢的盯在季凛的脸上,以他锐利过人的眼神,自然没有放过季凛脸上那快要崩塌的表情了,以及他浑身那微不可擦的颤悚。



    季云宁也抬头望了一眼季枭寒,不过,她并不知内情,所以,她单纯的只是在听他们聊天。“是吗,大哥说了什么吗?”季凛不愧是老狐狸了,反映惊人,内心强大到可以把恐惧压下去,依旧用沉痛的表情来掩藏他真正的情绪,但他还是克制不住的伸手端了一杯茶,放在嘴边喝着,假意关切的询



    问。一抹冷笑,自季枭寒深沉的眸底闪过,一个人在紧张不安的情况下,往往会拿点东西来掩饰自己,这是人的一种本能,所以,他相信季凛内心有鬼,而且,还是令他自己也担心恐惧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却轻而淡的说道:“算了,都是过去的事情了,今天难得和叔叔见面,还是聊聊别的事情吧。”



    季凛绷紧了神情,等待他把话说出来,可下一秒,季枭寒却转开了话题,这令他内心绷着的一口气无处泄,一张老脸都有些胀红了。



    他能感觉到,季枭寒似乎有意吊他味口,呵,果然是长大了,变得深沉腹黑,让人无法看透,从进门,季枭寒就一直撑握着话语权,而季凛总是处在被动的一方,这令季凛有一种想甩手走人的冲动。



    “叔叔,还怪我吗?”喝了口茶,吃了几口菜之后,季枭寒突然又开口,引向另一个话题。



    季凛原本恼火,听到他这问话,语气自然一下子没调整到最好的状态,所以,还是带着一点情绪说道:“恨是不敢,我深知当年犯的错误,这是我自作自受的,你也别有心理压力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淡淡笑了一声:“我明白叔叔的心情,自然不会计较那么多!”



    季云宁的脸色,红白不定,提到五年前自己给他酒里下药的事,她就僵成了木头一样,一句话也不敢多说了,她现在悔的肠子都青了。



    季凛心头震了一下,季枭寒这一句他明白,就包含了很多层的意思,所以说,季枭寒这是在告诉他,他明白大权要被人抢夺的那种意思了吗?



    这话还真是别有用意,似乎在宽他的心,又更像是在警告他什么。



    不知道是不是本来就不怀好意,才会把每一个字,都听出了刀锋相撞的味道。



    “云宁,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赶紧给你枭寒哥哥敬杯酒,道歉一声?”季凛不想再由着季枭寒牵着话题走,于是,他立即对旁边呆如木鸡的季云宁说道。



    季云宁微微一愣,赶紧端起了酒杯,抬头望着季枭寒,声音轻柔:“枭寒哥哥,请原谅当年我年少无知,这杯酒,我敬你!”



    季枭寒拿了酒杯,轻沾了一下薄唇,以示礼貌。“云宁,既然你已经长大成人了,那肯定就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,作为兄长,我还是很有必要提醒你几句,年少犯错不可怕,怕的就是在清醒时刻,也还犯了错!”季枭寒今天来的目的,就是要震醒这帮



    狼子野心的家人,警告他们,不要妄想从他手里拿走什么。



    季云宁端着酒杯的手,蓦然的一颤,酒水竟然从她的杯中溅落了几滴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的话,让她心慌不己,自然就手抖了,只是,她这惊慌的样子,看在季凛眼中,瞬间令他黑了表情。



    “云宁,你早上没吃饭吗?端酒都端不稳,还不赶紧谢谢你枭寒哥哥的教训?”季凛立即出声教训她。



    季云宁心知刚才自己的行为惹季凛不快了,吓的她脸色一白,赶紧一仰头,就把酒全部喝下去了,忍着胃里的难受,还是小声说道:“谢谢枭寒哥哥的提醒,我会特别注意的!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和旁边一起用餐的陆清,对了一个眼神,仿佛都在肯定了一件事情,上次公司泄密案,和季云宁可能是脱不开干系了。



    季云宁坐了下来,手还在发颤,心里有鬼,自然无法坦荡,季枭寒又刻意的提醒了她,她开始害怕起来了。“枭寒,爷爷奶奶身体还好吧,我过几天也打算回国一趟,去看望他们。”季凛发现此刻不论哪一个话题,都令他觉的危险,也觉的季枭寒高深莫测,让人再不敢轻视他的存在,于是,他立即就把话题转到



    二老的身上去了,相信二老是季枭寒最敬重的长辈,他总不可能挑刺吧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淡淡道:“奶奶身体还健朗,爷爷身体大不如前了,叔叔要真有心的话,就该趁早回去多看望他们。”



    “真是惭愧,我这个做儿子的,总是惹他们伤心失望,我都没有脸回去见他们了。”季凛自嘲着,内心却依旧透着一股怨气。



    “做为父母,不管儿子犯了天大的错误,他们肯定也不会放在心上的!”季枭寒依旧是淡然的语调。



    “说的是,枭寒,你也做了父亲,这时间过的还真快啊,你两个孩子一定很可爱吧。”季凛总算是找到了季枭寒的弱点了,于是,他面含微笑的问道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脸色明显的一变,但很快的,他就淡笑起来:“是的,他们都很听话懂事,让我省心不少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也好像见见这两个孩子,等我回国以后,一定要见见他们。”季凛言语之间,似乎也透露出了他内心的一些想法,这让季枭寒脸色更加的难看了几分。



    “好啊,等你回国了,自然就能见到他们了!”季枭寒内心冰冷,面上不显。



    听到孩子的话题,季云宁的脸色又一片的惨白,她总觉的,这两个孩子是她一手赐予的,如果没有那天晚上她下药,唐悠悠这辈子都没有机会给季枭寒生孩子,更别提此刻还有机会让这个男人宠爱她了。



    算起来,唐悠悠该感激她给的这个机会才是,可现在,那个女人以季家女主人的姿态出场,对她爱理不踩的,想想就恼火极了。“对了,你的妻子叫什么名子?”季凛突然又问,又是一句重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