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773章 坏人害怕了

    季云宁失败而归,躲在房间里,心情非常的阴郁难受,她望着镜子里那个明艳动人的自己,论长相,她一点儿也不输给唐悠悠,可为什么,季枭寒仿佛连多看她一眼都嫌恶呢?



    真的好不甘心!



    季凛来敲门,季云宁以为是佣人来催她下楼去吃晚饭,她语气很不好的大声道:“让你们不要来烦我,我什么都不想吃,给我走开!”



    “是我!”



    季云宁一惊,快步的过去,打开了门,季凛皱眉看她:“怎么又一个人偷偷躲起来生闷气了?”



    “爹地,他很讨厌我!”季云宁脸色写满了悲伤。



    季凛轻哼了一声:“我早就猜到了,季枭寒可不是花心的男人,他非常的专情,这一点,倒是跟他爸爸有的一拼。”



    “你是说伯父?”季云宁对季枭寒的父亲没什么印象,季凛也从来没跟她提过他的任何事情,所以此刻听来,才觉的惊讶。季凛一声嘲讽:“不错,他的父亲,当年也深爱过一个女人,可惜,他可没有他儿子这么幸运了,他当年被安排了一场商业联姻,被迫娶了季枭寒的母亲为妻,我这位大哥人不错,但是,一场失败的婚姻,



    导致了他的悲剧。”



    季云宁听着,皱了眉头,好奇的问:“爹地,伯父真的是出车祸死的吗?真可惜啊,这么年轻就死了!”



    “可惜吗?”季凛突然转身,目光冷冷的在她脸上扫过:“如果他不死,哪轮得到我接手公司?”



    季云宁听了这句话后,吓的浑身一抖,僵呆的望着面含冷怒的季凛。“爹地,我……我没别的意思,我就是觉的他死有余辜,谁让他一直不让你进公司啊,肯定是上天也觉的他做的太过份了,要惩罚他!”季云宁立即就改了口,在季凛的教育下,她已经是很圆滑的女人了,见



    人说人话,见鬼说鬼话这一套,应用自如。



    “以后说话要经过脑子,知道吗?”季凛立即严厉的瞪她。



    季云宁赶紧点头认错:“爹地,我刚才多嘴了,你别生气,以后我肯定不敢乱说话惹你生气了。”



    季凛就喜欢季云宁的懂事温驯,他这才缓和了脸色:“好了,下楼吃饭吧,不要饿坏了!”



    “爹地,我吃不下!”季云宁现在气都气饱了,哪里还有味口。



    “真没出息!”季凛骂道:“一个男人就让你意志消沉,以后还怎么跟着爹地做大事?”



    季云宁浑身又是一抖,再不敢闹绝食了,只好跟着他下楼去了。



    第二天早上,季枭寒亲自打了电话给季凛,邀请他吃午饭,季凛很痛快的就答应了。



    叔侄两个再见面,已经是五年以后了,一个在牢里暗然度日,一个手握权势,翻云覆雨,再一次见面,脸上含着笑,眼中却藏着刀,可却是有着血缘关系的亲叔侄。



    不管是什么时候再见到季枭寒,季凛都在心底生出了一抹畏惧感。



    这种感觉并不是因为季枭寒言语之中给了他威胁和危机,而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王霸气势,会让人本能的觉的自己低了一等,觉的自己在犯上作乱,这种感觉很不好,压的季凛浑身不自在。陪着一起过来的,当然少不了季云宁,她今天的装扮,依旧带着一点职业气息,长发垂肩,素净的面容上,略施胭脂,比以往那个喜欢浓妆艳抹的她,更多了一些年轻青春的气息,没有吸引到季枭寒的注



    意,倒是这一路上走过来,惹了不少男人的目光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订的位置,也章显着他的财大气粗,在七星级的豪华包厢内,订了一桌丰盛的佳肴,仔细算下来,这一顿饭,不下百万!



    如此高贵的待遇,更让季凛心中不舒服,有一种屈于人前的感觉。



    “叔叔,请坐!”季枭寒彬彬有礼,言语之中,也尽是客气。



    这种修养和气度,再一次无形的打击了季凛,因为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气节,所以,当看到别人散发出来的时候,他才会有一自惭形秽的感觉。



    “枭寒,几年不见,你越发成熟有魅力了,难怪把我家云宁迷的像个花痴一样。”季凛立即打趣一笑。



    季云宁美眸一扬,在望了季枭寒那双深邃的眼睛时,羞涩的低头,脸红了起来。

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在别的男人面前,季云宁还算有女王气息的,可在季枭寒的面前,她却显的像个小女人似的,连他的眼睛都不敢对视。



    “呵,叔叔真会开玩笑,我对云宁,一直都是兄妹间的照顾!”季枭寒想落人话柄,所以,不管任何的场合,他都言语有度。



    听到兄妹二字,季云宁的脸上活像被人狠狠甩了一耳光,红白不定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对她真的只存在兄妹间的照顾吗?



    不,肯定不止兄妹关系这些的,季云宁相信,年少时的季枭寒,绝对对自己有过恋人一般的痴迷和喜欢,她很肯定的。



    季凛点头含笑道:“你们本来就是兄妹嘛,虽然云宁是我的养女,你们之间没有血缘关系,但辈份可不能乱了!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在心底一声冷笑,既然辈份不能乱,当年又为什么要给他下药,是想让他当着媒体的面,让所有人都知道,他像个禽兽一样,连自己的妹妹都不放过吗?



    这一招还真是阴险恶毒。



    季云宁没想到季凛竟然一直拿她和季枭寒的关系说话,脸色已经惨白一片,两只手在桌底下紧紧的捏着,心痛极了。



    “的确不能乱,就像叔叔对我爸一样,我一直听我爸爸说,你们兄弟感情一直不错!”季枭寒很自然的把话题引开,引到了季凛和季楠身上。



    季凛的脸色瞬间僵了一下,虽然还在微笑,但那笑容有些碎裂的感觉。



    “提起大哥,我就感到沉痛,大哥待我一向很好,可我却连他最后一面都没有见上。”季凛立即一脸悲情的样子,感慨万千。“我爸爸被送去医院后,清醒了半个小时,他对我说了不少的话!”季枭寒突然又开了口,这一句话,瞬间引得季凛浑身一悚,血液凝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