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772章 埋下祸根

    唐有康至所以会这么诚心诚意的过来找唐悠悠认错,并不是他真的迷途知返,突然良心发现,觉的亏欠了这个女儿,而是有一个人在逼迫他,让他一定要向唐悠悠认错,一定想重新获得唐悠悠的认可,这



    个人就是季尚清。



    他往唐有康的身上再砸了五百万,买的就是这一次他们合好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已经山穷水尽,苦不堪言的唐有康,哪里还有一点骨气,看到五百万全部都是属于他的,他当场什么都没有说,就答应了下来。



    其实,人都是势利的,也都是现实的,唐悠悠现在又重新在季家站稳了脚跟,唐有康又怎么舍的真的跟她断了这份父女情呢?



    所以,在痛定思痛之后,唐有康最终还是拿出了百分百的诚意,给唐悠悠打电话了,还把前妻的收藏的东西一并找了出来。其实,不仅仅是唐悠悠对养母无限的思念,当唐有康在三楼的杂物间里翻出了前妻的照片时,唐有康内心也触动很深,由其是对比了现在这个唯利是图的妻子之后,唐有康更加的悔恨当初没有好好珍惜前



    妻,才有了今天的颓败和落破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在他来之前就点好了菜,此刻,一道一道的送上来,全部都价值不菲,这对于唐有康来说,更加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了。



    以前那个连零食都舍不得买的女儿,如今一顿饭的消费,已经让人惊叹了。



    想到这里,唐有康还是很佩服唐悠悠的,以前唐雪柔和季枭寒传出绯闻后,几乎每一个月都会有人报导一份他们见面吃饭,哪怕唐雪柔从帝王大厦走出来,都要被人拿出来捕风捉影的大写特写一顿。可唐悠悠现在却是非常的低调,她给季枭寒生了两个孩子,又得到了季枭寒的真心,还有季家长辈的认可,完全就是季家女主人的身份了,可她却似乎从来都没有在媒体面前显摆过,只是偶尔被人拍到一



    两次。



    “唐伯父,吃吧!”唐悠悠淡声说道。



    面对满桌子的美味珍肴,唐有康明明也是饿的,可不知道为什么,就是吃不下,只觉的心里堵的慌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却慢慢的吃着,没有再说什么。



    “悠悠,找个时间,我想请你吃顿饭可以吗?诚当我这个做父亲的向你认错!”唐有康突然开口道。



    “好!”唐悠悠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唐有康心中一松,总算是让她答应一起吃饭了,到时候,再把季尚清一起请过来,总算是完成了季尚清的一个要求。



    吃了午饭,唐有康就离开了,唐悠悠带着妈妈的东西回到公司。刚才在饭桌前,她没有仔细去翻看相册,也没有去打开小木盒,此刻,心思涌动,旧日记忆浮上心头,她翻开了相册,她的百日照,每一年都有几张不同时期的照片,直到妈妈去逝那年,仿佛所有的幸福



    也都隔断在那一年了,她就再也没有留下过任何的照片了。



    眼眶里的泪,不断的掉了下来,照片里,年轻时的康有康抱着她,眉眼慈爱,不像如今这般陌生,心中一痛,唐悠悠更加难受了起来。



    打开小木盒,里面摆放着两对银手镯,还有小时候的一些小挂饰,如今看来,没有新意的,只有古朴陈旧,却是养母对她的一点一滴温情。



    抹去眼泪,唐悠悠欣赏着自己的儿时照片,发现,女儿小奈,真的和自己有七八分的相似,虽然是龙凤胎,但儿子更多的是继承了季枭寒的模样,女儿小奈却像了她更多一些。



    一双儿女,都有着彼此的影子,这绝对是最幸福的事情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突然想到,季枭寒在国外,此刻又在干什么呢?



    想给他打一个电话,却又怕打扰他,算了,他肯定也在忙。



    的确,正如唐悠悠所想,季枭寒并没有闲着,他匆忙之中,见了不少人,这些人当中,有不少是以前季凛的死对头,想要从中多了解一些当年父亲在公司做事时的一些事情。



    这些人曾经都是季家的精英骨干,都跟在季枭寒父亲季楠身边做事的,季凛接管了公司后,第一时间就把这些人找了各种借口清除掉了,一朝天子一朝臣,似乎在任何的场合,都是同样的手段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想借着季凛出狱后,重新再调查当年父亲和他之间的关系,想要从中找到一些证据证明父亲的死,是意外还是谋杀。季枭寒放下身段和姿态,约见了好几名父亲当年最得力的属下,一番了解后,季枭寒内心还是非常的震惊的,当年他和弟弟都还很小,父亲在公司是什么样子的,他从来都没有见过,只知道他回家后的样



    子。前几年,季枭寒忙着接管公司,加上季凛又被关进了牢里,各种限止下,季枭寒也就搁至了这件事情的调查,此刻,季凛出狱,而公司在他的管理下也稳固了下来,身为季楠的儿子,季枭寒最耿耿于怀的



    就是他的死,先不管爸爸是否对不起妈妈,但他绝对不能含冤而死。



    从餐厅出来,季枭寒的脸色阴沉的可怕,陆清跟在他的身边,一句话也不敢多说。刚才在餐桌前,那几个男人都在讲一件事情,那就是他的父亲季楠进入公司之后,曾经和季凛有过几次大吵,季凛想要进公司,被季楠拒绝了,季凛就找他闹了好多次,虽然都是私底下的闹,但是,这已



    经是是一个隐患了。



    坐进了车内,季枭寒眉目间的阴沉也没有散去,大掌紧捏成拳,恨不能将某个人的脸上砸出一个坑来。



    陆清小心的跟随在侧,刚才的话,他也都听见了,季凛竟然还拿他和弟弟的性命来威胁父亲,要不是亲耳听见,季枭寒都没办法相信,季凛竟然比他所想的还有更加恶毒可恨。



    “少爷,接下来,怎么打算?明天中午,真的要请他吃饭吗?”陆清还是冒死开口询问,如果少爷有什么安排的话,他必须尽早做好准备,这是身为助手的首要职责职。“要请!”季枭寒冷冷的回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