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770章 不给她机会

    半个小时过去了,季云宁的心开始急了,她频频看着时间,期待着季枭寒高大帅气的身影会从那道门走进来。



    她季枭寒去是故意要晾她的,半个小时过后,他也没有第一时间去见她,反而又过了二十多分钟,季枭寒这才迈步去了休息室。



    推开门,看见背对着他站着的女人,他眸色微微怔了一下。



    不过,下一秒,他眸底那一抹讶异就被打散了,刚才有一瞬间,他把季云宁的背影想像成了唐悠悠,由于她们的身形差不多高,如今又穿着很相似的女装,也难怪季枭寒会有片刻的怔愕了。



    “枭寒哥哥!”季云宁一回过头来,就看见一只手还搭在门把上面的季枭寒,他和记忆中的一样,黑色的西装,白色的真丝衬衣,笔直高大的身躯,给人一种无形的压力感。



    季云宁望着这张令她朝思暮想的年轻俊美的面容,心跳瞬间就加速了,白晰的脸蛋,闪动着羞涩。



    “抱歉,事情比较多,等很久了吧!”季枭寒淡淡开口。



    季云宁立既摇着头,一副心甘情愿的表情说道:“以前我也经常等枭寒哥哥,我从来就没有烦过啊,早就习惯了,倒是枭寒哥哥要注意休息,不要太劳累了!”



    “忙习惯了!”季枭寒随口答道。



    随后,季枭寒看了看桌面上空空荡荡的,立既皱了一下眉,一声轻喝:“陆清,怎么也不给云宁送杯水进来?”



    门外的陆清一听,立即就跑过来道歉:“少爷,不好意思,我一时忙的忘记了,我这就叫人送水进来。”



    季云宁刚才还不觉的自己受了冷落有多委屈,此刻季枭寒的一声关切,令她心情翻涌,竟生出了一丝的感动。

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季枭寒往旁边沙发上一坐,慵懒又贵气。



    季云宁也跟着坐在沙发上,美眸中难掩情感的波动,声音轻柔:“我听爹地说,枭寒哥哥来了,一时心喜,就想过来见见你,枭寒哥哥,有段时间没见了,你还是那么帅气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淡淡笑了一声:“谢谢你的赞美,我约了叔叔明天吃饭,你明天也一起过来吧!”



    “好啊,只要枭寒哥哥的邀请,我当然要去的。”季云宁立即一脸开心的说,目光却仿佛粘在了季枭寒的身上,再难移开了。男人那安于富贵的气场,更加章现出他的男性魅力,高大结实的身躯,本身就对女人俱有很强烈的诱惑力,季云宁本来就因为没有得到过这个男人而心有不甘,此刻见他就离自己两米之内,她的心又涌起



    一抹贪婪,真的想扑进这个男人的怀里去,哪怕只是抱一下就松手,她也满足了。



    “叔叔最近在忙什么?你知道吗?”季枭寒状似关心的问。



    “爹地最近都在家休息,也没做别的事情。”季云宁当然不敢出卖季凛的任何信息了,所以,她也装无知的回答。



    “是吗?叔叔身体还好吧,今天在机场匆匆见了一面,也没来得及细问。”季枭寒听季云宁这样回答,就知道她和季凛站成一队了。



    呵呵,这个女人既然站在他的对面立场上,季枭寒就不准备再给她作何的甜头了。



    季云宁脸色瞬间多了一抹悲伤:“爹地的身体大不如前了,近来总是失眠头痛,医院去了不少,专家也看了不少,却一直不见好!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在心底冷笑,季云宁还真会给季凛刷好感,竟然还演了这一出苦情戏。



    “那你以后就多多照顾他吧!”季枭寒淡淡道。



    “枭寒哥哥,你要在这里待几天啊?有没有时间出去玩一玩?这四周还有不少的景区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我后天一早的飞机回国,没时间玩!”季枭寒直接就打断了她的话。



    “后天就回去?”季云宁一脸的失望,还指望着季枭寒能够陪她玩一次呢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神色柔了几许:“我想悠悠和孩子,所以,想早点回去。”

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季云宁脸上挂着的笑容,再难维持。



    “你对她可真好!”季云宁终于不再笑了,脸上全是忧伤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知道季云宁对自己不死心,他点了点头:“是的,她是我最爱的女人,我这辈子一定会对她好!”



    犹如一把刀,直插在季云宁的胸口处,痛的她脸色都苍白了。“枭寒哥哥,你还会回忆我们以前在一起的画面吗?你教我骑马打球,我教你弹琴画画,那个时候的我们,多幸福啊。”季云宁神情透着悲伤,目露深情的望着季枭寒,希望能借此勾起他对自己的一抹好感



    。



    “我都忘记了!”季枭寒仿佛嫌她刺激不够多,这一句话,就直接抹杀了季云宁脸上的最后一份念想。



    她浑身一颤,难过之极的低下了头去:“枭寒哥哥的记忆力,不是一直都很好吗?你有过目不忘的本事,怎么会忘记呢?”



    季枭寒目光冰冷了下去:“云宁,我当然不会忘记你曾经是怎么伤害我的。”



    季云宁神色又是一僵,一脸的惭愧和不安。



    “枭寒哥哥,那件事情,已经过去这么久了,你还没有释怀吗?我和爹地已经受到惩罚了。”季云宁突然就哭了起来,梨花带泪,好不可怜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却无视她的眼泪,依旧冷声道:“既然都过去了,那你以后就不要再提了!”



    “可我忘不了和你在一起的那些美好时光,枭寒哥哥,不管过去多久,我都爱你,以后也不会变。”季云宁突然站了起来,悲伤的哭泣着,一步一步朝着季枭寒走去:“枭寒哥哥,你抱抱我可以吗?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却起身,冷漠道:“我不会抱除我妻子以外的作何女人。”



    季云宁脑子嗡的一声,空白一片。



    紧接着,季枭寒往门外走去:“你走吧!”



    季云宁原本是想趁机让他抱抱自己的,可没想到,季枭寒竟然一走了之。



    季云宁的目的落空,犹带眼泪的那双眼,瞬间变的阴暗起来。她紧紧的捏住了手,心中恨恨的想着,季枭寒,你迟早会是我的男人的,只要我一天不放弃,我就有机会得到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