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763章 她很在乎的

    听到她说别乱喝东西,季枭寒俊美的脸上闪过一抹笑意。



    “你快答应我啊!”唐悠悠见他只笑不答,令她心焦,她赶紧伸手去摇他的手臂:“你以前就是乱喝了季宁云宁的东西,才会对我那样的,万一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没有万一,我不会乱喝的!”季枭寒见她脸上闪动着不安的表情,立即温柔的安慰她:“我会做好万全的防备,绝对举中他们的圈套了!”



    听到他这样说,唐悠悠这才稍稍安心了。



    “你在家里也要听话,还有,不要见季尚清!”季枭寒低声叮嘱她。



    “我才不想见他呢!”唐悠悠生气的咬牙,这个季尚清要是真像季枭寒所说的,想要在她身上证明一点什么,那简直就太可恨了。

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放心了!”见她比自己所想的还要痛恨对方,季枭寒嘴角勾起一抹笑意。



    “起床了!”季枭寒伸手在她白晰的腰上轻揉了一下,这才心满意足的下了床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却不想离开温暖的被窝,不过,刚才被他偷摸一把,也令她心底美滋滋的。



    好奇怪啊,之前,她对男人的碰触是非常排斥的,可为什么此刻却觉的,季枭寒这样乱摸一把,竟然还觉的意犹未尽呢?难道还想他再多摸几下吗?



    唐悠悠顿时一阵恶寒,她这是在胡思乱想什么啊。



    季枭寒从浴室出来,就穿了一套运动装,他有晨跑的习惯,虽然外面大雪漫天,但他还是会去他的私人健身房做健身。



    “你再睡一会儿,我去跑步了!”季枭寒走过来,在懒洋洋的唐悠悠额头处吻了一下,又替她掖了掖被子,这才转身离开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嘴角挂着甜蜜的笑意,季枭寒刚才给她拉被子的动作,仿佛是下意识的,可见这个男人对自己有多照顾。季越泽的私人公寓里,此刻也是早上六点多,季越泽怀里搂着白依妍,两个人睡的也很沉,突然,白依妍也抖了一下,刷的睁开双眼,就感觉到那只强势搂在自己腰间的大手,她暗叹了一声,还好,只是



    梦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感觉到怀里女人那轻颤,也瞬间醒了过来,又在她柔嫩的腰上磨了两下:“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没什么!”白依妍立即小声回答,她总不可能告诉他,自己做梦,梦见自己劈腿了吧。的确,刚才在梦里,白依妍好像梦到自己和一个男人纠缠不清,被季越泽当场逮住,季越泽和对方干了一架后,双双负伤,白依妍跑过去抱住季越泽的时个民,发现他身体多处都在出血,她怎么堵也堵不



    住,直接把她给吓出一身的冷汗,惊醒过来。



    “睡吧!”季越泽摸了摸她的长发,继续睡了过去。



    白依妍靠在他的怀里,神色有一抹暗然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已经跟她提了取消订婚的事情了,虽然她一点儿也不生气,但是,她难过啊,遗撼啊。



    她又不好表现出来,她现在和季越泽的关系很复杂,不像正常的男女朋友,虽然该发生的,不该发生的,全部都发生了,但他们却还是不像恋人,还真的有点像交易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很不喜欢这种怪异的感觉,可她却又改变不了。



    大姨把季家的幸福全部都毁了,虽然与她无关,但连带的那一份责任,白依妍却推御不了,大姨对她还不错,因为她一直没有生孩子,所以,才会对唯一的侄女疼的像女儿一样。



    命运,还真的很奇妙,看似没有交集的人,原来结仇这么深了。



    这几天,媒体界又有了新的绯闻,杨楚楚的事迹,铺天盖地一般的袭卷了整个网络,所以,季越泽之前息影导致的负面影响,也算是翻过去这一页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还没有正式见过杨楚楚,但是,这几天的网络新闻,已经把她的底都揭了,才知道她原来也是单亲家庭长大的女孩子,年仅十八岁,就已经出名了,其实也真的很不容易,肯定也付出了很多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没有踏足娱乐圈的时候,只看见明星耀眼的光芒,却没看见她们背后的付出和艰辛,果然,哪一行,都不是那么容易出头的。杨楚楚的这件事情背后,其实也牵扯到了季越泽的公司,也扯到了季越泽和她之前的几桩绯闻,还有人大言不惭的指出,杨楚楚小小年纪就学人恋爱是有前科的,当初她十五岁签入季越泽公司的时候,她



    就和季越泽的关系暧昧不清了。如果说白依妍还是一个旁观者,她当然会觉的这件事情也许是真的,可此刻,她望着季越泽那睡着后像天使般的脸,就觉的,这些人也太能扯了吧,她才不相信季越泽是那种连十五岁女孩子也不放过的混



    蛋呢。



    八点多,季越泽起床后,就闻到了早餐的香味,他慵懒的踏入厨房,看到正认真煎鸡蛋的小女人。



    白依妍穿着一套睡衣,长发拢在脑后束成了马尾,清丽的脸蛋全部露出来,白肌似雪,让人怎么看,都觉的养眼极了。



    听到脚步声,白依妍朝他望去,嘴角扬起笑意:“你起床了?”



    “今天,我要去见杨楚楚,你要跟我一起去吗?”季越泽绕到她的身后,双臂伸出,搂住她的纤腰问道。

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就不去了吧!”这是一个很敏感的问题,白依妍一时有些怔住,随后才结巴着答。



    “是谁还在怀疑我跟杨楚楚有不清不楚的关系?”季越泽薄唇在她的耳垂处轻轻的咬了一下。



    “不是我啊!”白依妍立即去翻动着那两声煎蛋,很镇定的回答。



    “不是吗?你不好奇吗?”季越泽没说一句,就要咬她一口,不管是脸蛋还是颈项,仿佛有意的在逗她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无语了,还能不能好好的煎蛋了?



    “我是好奇,但我也知道,你们很清白。”白依妍睁眼说瞎话。



    “你不去也得去!”季越泽见她死鸭子嘴硬,明明心里有疑,却还一副不好奇的表情,真想惩罚她一顿。“好吧,我去!”白依妍此刻听到他的威胁,立即乖乖就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