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759章 成长的代价

    男人的话,犹如一抹阳光,照进唐悠悠的内心,暖洋洋的。“我总不能什么事情都麻烦你,依赖你的,你已经那么忙了,我要再不懂得体贴你,那就太不像话了。”唐悠悠再一次的将脸贴到他的胸膛处,感受着他熟悉的冷香气息,她安然一叹,两只小手将他抱的更



    紧了一些。



    以前,她最不喜欢这样腻歪的,可自从遇到这个男人,她就想这样靠在他的怀里,什么也不做,就这样抱着就很满足了。



    他把她的很多习惯都改掉了,这真是一个可怕的男人,像毒药一样,让人上隐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温柔的抚着她的长发,她此刻身上穿着一件白色的睡袍,素净的小脸,干净白晰,那双闪亮的眼睛,柔情似水,季枭寒真想溺进去,看看她还能柔成什么样子。“我再忙,你的事情,还是会第一时间处理的。”季枭寒轻笑,看着她从之前的倔强冷淡变成了此刻温柔体贴的小妻子模样,这种改变,只有季枭寒知道其中的辛酸,顶着两个小家伙各种嫌弃的压力,能够



    抓住这个女人的一颗真心,这一路走过来,还真不容易,但总算是让这个小女人温驯了,季枭寒还真是满足之极。



    “好啦,你赶紧去洗澡,早点休息才是重点!”唐悠悠轻笑着从他怀里逃开,虽然想抱着不松手,但时间已经很晚了,她还是让他赶紧睡觉吧。



    “重点是休息吗?”男人突然附下身来,在她耳边哑然一问。



    唐修悠莫名的就羞红了小脸,娇嗔的瞪他一眼,这个男人真的是开玩笑也不分场合地点的,他都倦成这样了,怎么还有心思胡思乱想啊。



    难道他的精力真的是用不完的?



    季枭寒见她羞的小脸通红,立即痛快一笑,转身进入了浴室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看着他的背影,无奈的摇头一笑。季枭寒出来的时候,衣服也不好好的穿了,暗色的织金睡袍,只松松跨跨的系了一下带子,露出来的大片结实的胸膛,简直不要太迷人,还有那两条修长笔直的长腿,充满了力度感,让人一看,就莫名的



    心慌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发现这个男人简直就是完美的化身,无论他哪一面,都能够引得人心情摇曳,涟漪不断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带着一身的热度,倾身,双手撑在她的身后靠垫处,居高临下的凝着她:“怎么又在看手机?”



    唐悠悠这才反映过来,赶紧将手机放在一旁,小声道:“我是在等你啊!”

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来了吗?等的着急了?”男人突然附下头来,在她润润的唇片轻咬了一下,是真的咬,但咬的让人心慌气闷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呼吸滞缓,有些羞恼的瞪他:“我说的是睡觉,又不干别的事。”



    “不想干点坏事?”季枭寒喜欢逗她,逗的她不知所措,令他心情很好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知道他在逗自己,她也只好闷着声摇头:“不想,我累了,你肯定也累了吧!”

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还是可以坚持的!”某人略带骄傲的眉宇一扬,无比自负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彻底呆住了,天啊,这个男人要不要这么自恋?



    一个小时,她都消受不起了好不好。



    “你还是多空点时间睡觉吧,别想了!”唐悠悠立即伸手挡住他倾压下来的健躯,声音小小的提议。



    “不要!”男人就像一个蛮不讲理的孩子似的,薄唇又可恶的在她唇边咬了一下,唐悠悠都快要被他咬到热情如火了,只感觉身体里有团火,不烧一次都快要对不起这个男人的卖力表演了。



    “好……吧!”唐悠悠这么被动的一个人,在这个男人的面前,都开始变得主动了。



    “什么叫好……吧?”某人不悦的一挑眉,她有这么免强吗?



    唐悠悠猛的咽了一下口水,难道她的回答,又触到他的哪一片逆鳞吗?



    算了,还是什么都别说了,多说多错,干就是了!



    唐悠悠仰起小脑袋,主动的在他薄唇处亲了一下,这个回答,总该是满意了吧。



    “早这样,不是简单多了吗?”男人带着满意的低笑,伴随着他的健躯倾压而下,唐悠悠只感觉脑子空空的,哪里还能再思考什么?



    难道以后见到他,就直接反扑就是了吗?



    杨楚楚抱着一个抱枕,坐在床上,神情看上去很忧郁。



    床的旁边,程盈一套黑色干练的职业装,卷的风情的长发束在脑后,双手环在胸前,打量着从国外回来就闷闷不乐的女儿,眯着眼问她:“到底出什么事情了?不打算跟我聊聊?”



    “妈,你是不是不想让我跟洛锦御在一起了?”杨楚楚没有抬头,只是很悲伤的开口问。程盈点了点头:“不错,我就是这样决定的,你必竟年纪太小了,我实在不放心,况且,现在网络上的那些难听的话,真的让我窝火,我一个单身母亲又招惹他们什么了?凭什么说我教育失败?难道单身家



    庭出生的孩子,就要受到这样的冷嘲?”杨楚楚听了之后,眸色僵成一片的空白,她从国外回来,一直都没有去看手机,更没有去看网络上的那些留言,因为她知道肯定不好听,想眼不见为净,可听到妈妈的这番话,她的心还是像被打了一个死



    结,绞的很痛。



    “妈,对不起,连累你了!”杨楚楚再没有像以前那样据理力争,非要跟妈妈争出一个是非对错了,她只是低着头,像犯错的孩子似的道歉。



    程盈看着她这个样子,皱了眉头,觉的女儿这一次回国,不太对劲。



    “你以前从来不觉的自己错了,这一次又是怎么了?突然懂事了?”程盈轻笑了起来。



    杨楚楚自嘲一笑:“以前的我,真的太任性了,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,可现在,我已经知道了,妈,我答应你,这两年我不会再去见洛锦御了,我不会再因为他惹你生气了。”



    程盈听,立即就坐了下来,看着女儿眼眶泛红的样子,皱眉关切:“楚楚,你快告诉我,出什么事情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妈,我什么事情都没有,我就是……觉的不能再任性了!”杨楚楚吸着鼻子,低声说道。“洛锦御对你做了什么吗?”程盈突然紧张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