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725章 一家四口

    季枭寒和慕时夜很有耐性的坐在椅子上,修长的双腿交叠着,一边喝茶,一边低着声闲聊,一边盯着湖面的动静。



    不远处,唐小睿两兄妹,正带着圆滚滚的小橙橙在用雪堆城堡和小雪人,也玩的很开心。



    闲适的时光,让人感觉懒洋洋的,唐悠悠捧着热热的茶杯,低头喝茶。



    裴安欣也伸手拿了杯子,目光不由的望向坐在不远处椅子上的慕时夜,内心涌起的感觉,很复杂。



    “我的杆动了!”突然,慕时夜有些得意的扬了扬眉头,伸手将杆一提,慢慢的摇动着鱼杆,果然看见一条又肥又大的鱼,贪嘴的被钓了上来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皱了皱眉,继续盯着湖面,可惜,他的杆,却毫无动静。



    “鱼!”小橙橙突然望见了,立即摇着小企鹅的小身子,走到了爹地的身边,蹲下身来,看着桶里那横冲直撞的那条肥鱼,小嘴巴咧着,笑的无比开心。



    唐小壑和唐小奈也扔下玩具,跑地来,两双乌黑大眼睛盯着自家爹地那空空的水桶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见小家伙都跑过来凑热闹了,立即笑起来:“你们不玩堆雪人了?”



    “爹地,你为什么没有钓上鱼来啊?夜叔叔的鱼好大哦!”唐小奈立即天真可爱的问他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很无语的笑起来,耸耸肩:“可能我这边的鱼更聪明,不容易上勾。”



    “是吗?”唐小奈竟然信以为真,然后还一本正经的说:“那爹地就跟夜叔叔换一个位置吧,他那边的鱼更笨一点,更容易钓上来的。”



    小家伙天真的话,引得两个男人都笑出了声。



    “枭寒,你这样教育孩子,不怕唐小姐骂你啊?”慕时夜立即打趣的问。



    季枭寒也觉的自己不该这样骗女儿,立即温声解释道:“小奈,钓鱼可不是一件技术活,需要耐性的,别着急,爹地一定给你钓一条大鱼上来。”



    “爹地加油!”唐小奈立即开心的在旁边打气,一脸可爱样。



    唐小睿却蹲下来,一只手撑在小脸蛋上,认真的盯着湖面,似乎在思考什么人生大事。



    气氛又恢复了安静,很快的,慕时夜的鱼勾又有动静了,一条肥鱼再一次的被他钓上来,慕时夜得意洋洋的朝季枭寒挑眉:“看见没有,我还是更有魅力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很想把身边的桶扔过去,让他得意。



    一直在湖边坐了两个多小时,季枭寒都没有钓上鱼来,而慕时夜却是收获不错,于是,他笑眯眯的说道:“上天一定知道你比我有钱,所以让你请客吃饭!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则是一脸愿赌服输的表情:“好吧,我请客!”



    天色渐黑,渡假村内,气氛却很热闹,这里有不少的高档餐厅入驻进来。



    一家很俱有特色的餐厅内,一行人进入了一间包厢。



    晚饭很丰富,也吃的很放松,吃完晚饭后,大家就决定去温泉池泡一泡再回酒店休息。



    为了避免尴尬,季枭寒和慕时夜是分开了温泉池泡澡的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和唐悠悠,给两个小家伙换好了衣服,坐在温暖的温泉池内。



    唐小奈像一只小鱼儿似的,在池水里游来游去,好不开心。



    唐小睿和她的性格一直都不在同一频道上,他永远都沉静成熟,小小的身板坐的笔直。



    “小奈,别玩了,小心呛到!”看着女儿一点也不安份,季枭寒无奈的笑起来,只好在旁边叮嘱她。



    唐小奈却兴奋之极,全然不听,没想到下一秒,她就中奖了。



    “啊,爹地,救命啊,救命!”唐小奈呛了两口后,立即就大声呼救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赶紧伸手将她一把提了起来,就看见小家伙呛的小脸通红,一阵阵的干咳。



    “笨蛋!”唐小睿在旁边小声骂道。



    唐小奈瞪他一眼,小小的身板,缩在爹地的怀里,哪里还敢乱动了?



    唐悠悠却在旁边笑看着,看着女儿缠着季枭寒,她的心情说不出是什么滋味,只觉的甜甜的,很幸福。

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不可以泡太久,十多分钟后,两个人就离开了温泉池,回到了酒店。



    已经玩乐了一天的两个小家伙,在温泉水里一泡,都困倦极了,躺在床上,很快的就睡着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和季枭寒互看了一眼,都摇头轻笑。



    “要喝杯酒吗?”季枭寒突然伸手将她往怀里一搂,低着声问。



    唐悠悠之前有偷喝酒的习惯,所以,季枭寒知道她肯定也爱喝两杯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小声问道:“这里有酒吗?”



    “当然有,下楼有酒柜,里面什么酒都有!”季枭寒搂着她,亲了亲她的脸蛋,就带着她往楼下走去。



    在这个陌生的环境里,两个人的心情都莫名的有些激荡。



    可能越是陌生的地方,越能让人放松心情。



    两个人倚在酒柜旁边,端着一杯酒品偿着。



    “这种感觉真好!”季枭寒感叹道:“你和孩子都在身边,没有繁重的工作,一切都是那样的轻松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知道他最近精神紧绷着,压力很大,于是,走到他的身边,温柔的靠到他的肩膀处:“季枭寒,你赚的钱,已经够多了,要不以后就多空出时间来休息,不要那么努力工作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也希望这样,可现在,有人让我放松不了!”季枭寒眸底闪过一抹烦意和冷寒。



    “季尚清这次回国,他有什么目的吗?”“目前还没发现他有什么动作,只是每天找朋友喝酒闲聊,不过,我爷爷跟我提了一下他要在国内开分公司的事情。”季枭寒当然每天都在盯着季尚清的行踪,发现他天天都找朋友喝酒,去各种如娱乐场所



    ,给人一种不务正业的错觉感。



    “他为什么要这样做?他的公司不是在国外上市的吗?”唐悠悠也了解  了一些季尚清的事情。



    “他可能是想搬回国内,更有机会接近我吧。”季枭寒冷笑。



    “那你要不要阻止他这样做啊?”唐悠悠不由的替他感到担心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冷嘲了一声:“没这个必要,既然他要搬回国内,对我来说,没有作何的威胁力,我也正想找机会对他动手。”



    “季枭寒,你一定要小心他,你也千万不能出事!”唐悠悠轻声喃喃。季枭寒将酒杯搁至一旁,温柔的搂住她:“为了你和孩子,我走每一步,都会慎之又慎的,放心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