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721章 某人很生气

    回去的路上,白依妍脑海里还回荡着季越泽说的那两个字。



    恋人!



    他真的把她当成了他的恋人吗?这种感觉,就像一丝的电流,窜过她的心口,又将她的心脏缠绕住,令她呼吸都有些滞息。



    季越泽侧过头看了她一眼,淡淡笑起来:“怎么了,又在发什么呆?”



    白依妍神色一振,不敢再胡思乱想了。



    “前面有个超市,是你去买还是我去买?”季越泽故意的笑起来,为难她。



    “买什么?”白依妍明显不在状态,也根不上男人的节奏,很茫然的望着那超市问。



    “买套!”季越泽非常直接的说。



    白依妍瞬间僵住,一张俏脸由白转红,随后,她怒道:“我才不去买呢,要去也是你去。”



    “这么生气干什么?这又不是什么禁忌的话题,以后我们之间经常都会提这东西呢。”季越泽见她恼羞成怒的样子,依旧笑着打趣她。



    “我才不提!”白依妍还是羞极了。



    “那行,不买吧,说不定你更喜欢毫无阻碍…”



    “季越泽,你要再说,今晚我就不跟你玩了!”本来这件事情,就是十分羞人的事,可这个男人一天到晚都在提,白依妍的心脏哪里承受得住,所以,她终于发了一次脾气。



    季越泽俊脸一怔,立即不满的皱眉:“你不跟我玩,是要跟谁玩?”



    “谁都不玩!”白依妍的声音低弱了一些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突然腾出一只手来,像在哄宠物似的,在她长发处摸了摸:“好啦,别气!”



    白依妍其实也不是很生气,就是羞的不知所措,被他伸手一安抚,浑身一抖,哪里还记得自己刚才说了什么了。



    到了家里,已经是九点多了。



    季越泽一回来,就去开了一瓶酒,然后拎着一个杯子走到白依妍的面前问:“要喝吗?”



    “嗯,喝一杯!”白依妍也是暗下了决定的,今晚,不管是生是死,就闭着眼睛过去吧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看着她明明不喜欢喝,却还要逞强的皱着眉头把酒给喝干净了,他一脸怔讶。



    把空杯子往他一递:“我去洗澡了!”



    季越泽也伸手接了杯子,他还是很奇怪这个女人这一副要上战场的烈性反映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进入了浴室,洗完了澡出来,她依旧穿着他的白色长T恤,她走出来,发现季越泽坐在沙发上,用手指在转一个空杯子,俊美的脸上,一片晦涩深沉。



    “你不去洗澡吗?”白依妍好奇的问他。季越泽突然将快速转动着的杯子一摁,起身,回过头盯着白依妍,看见她露出了两条细细白白的腿儿,刚才压下去的一些理智,瞬间就又涌上了头,他喉结滚动了一下,再没有任何的犹豫,大步的走进了



    浴室去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趁着他去洗澡,偷偷的走到他的酒柜旁边,也没有拿杯子,就用酒瓶,仰起头,咕噜的喝了几口。



    “好难喝!”白依妍吐着舌头,感觉苦死了,真不好受。



    但是,酒能壮胆,还能乱性,正是她今天晚上需要的东西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洗完澡,就看到白依妍脸蛋微红的坐在床上,她长发披散着,一张素净的白晰小脸,越发显的清纯甜美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拿着毛巾,胡乱的擦了擦短发上的水珠。



    “过来!”随后,季越泽把毛巾往旁边的沙发上一扔,对她哑着声音说道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听话的站了起来,走到他的面前。



    由于脱去了高跟鞋,白依妍娇小的一只,只及他肩膀的位置,此刻,她需要仰着头,才能望进他的眸底。



    男人洗了澡后,身上有一股清新柠檬的气息,很好闻,还有一种专属于他独特的男性荷尔蒙气息,白依妍猛的吞了一口口水,莫名的觉的四周的空气都变的稀薄了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看着她像温驯的小猫似的,叫她过来就过来,这种听话的程度,还真让人想要欺负她。



    “白依妍,你是自愿的吗?”修长的手指,把玩着她垂在耳侧的一缕长发,声音低沉的询问她。



    他可不喜欢强求,因为,强求的东西,没有了那种兴趣。



    白依妍依旧听话似的点了点头:“是的,我自愿!”



    脑子里突然想到了大姨那哭着求她的声音,白依妍想着,如果自己和季越泽有了更亲近的关系,那么,大姨的事,也许还有转还的余地。



    想到这里,白依妍突然伸手,搂抱住了男人结实的健躯,小脸贴在他滚烫的胸口处:“我们…是不是可以开始了!”



    听到她说开始,季越泽莫名想笑,这个女人当这是游戏吗?竟然还有开始和结束。



    “笨蛋,你觉的要怎么开始?”白依妍听到他笑着骂自己,她又很迷茫的抬头望着他:“你想怎么开始啊?你不是有经验吗?”



    季越泽见她又开始胡说八道,手指挑起她的下巴,送上强势一吻:“谁跟你说,我有经验的?”



    “还需要人说吗?你看着就像很有经验的人!”白依妍气息不定,这个男人刚才的吻,扰乱了她所有的心智,令她都没办法正常的思考了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听到她竟然这样说,立即又更加狂烈的吻了她,这一次,他声音沙哑:“这样算有经验吗?”



    白依妍脑子嗡嗡的,一片空白,这还不叫有经验吗?她突然莫名的有些泛酸。



    也许她不该再去想他有没有经验这档子事了,越想,只会越难受。



    算了,他就算曾经有过别的女人又怎么样?谁让她没有在他出生的时候就遇见他呢?人生不就是这样充满着不定数吗?



    “关灯可以吗?”



    “不行,我讨厌黑暗!”



    “那只开一盏灯行吗?”



    “好吧!”某人妥协!



    “痛!”



    “我轻点!”



    于是,三分钟后,一个细细的声音带着痛楚问:“好了吗?”



    某个人脸色黑沉一片,有些懊丧道:“第一次,控制不好!”



    白依妍猛的坐起来,扯动伤口处:“第一次?”



    季越泽气呼呼的瞪着她:“不行吗?等一下,这上面是什么?这么多血!”白依妍也看到了床单上有红色的玫瑰色,她小脸一白,她是不是伤的很严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