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713章 找到一个合伙人

    季尚清手指捏着酒杯,听到旁边那个女孩子抢了先开口:“唐悠悠就是唐家捡回来的女儿,并不是唐家的亲生女儿,也不知道她父母在哪。”



    刚才有人骂了唐悠悠,惨遭了季尚清的冷怒喝斥,所以,这些女孩子在提唐悠悠的时候,虽然很想用脏话把她骂的什么都不是,可是,又怕会惹怒季尚清,没了奖励,于是,说话客气又客气。“是的,她五年前和季枭寒莫名其妙的发生了关系,不过,五年前她就出国去留学了,五年后回来,她就带着两个孩子回来的,那两个孩子,就是五年前他和季枭寒搞出来的,对了,这可不是我乱说的哦,这是唐雪柔亲口告诉我们的,她还说,唐悠悠五年前就有意勾搭季枭寒呢,这个女人的人品…还是有待考量的。”那个女孩子在说到唐悠悠人品的时候,声音一小,看了看季尚清,见他没有发火,这才继续



    说完了话。



    “她后来跟唐家闹翻了,唐家就不把给赶出去了,不让她再进唐家!”季尚清见这些女孩子一顿胡说,他也听不到什么有用的内容,于是,他立即抬手:“行了,你们都不要说了,把唐家的地址写给我,还有唐家的联系方式,各领一万的赏金吧!”季尚清说完后,就对旁边的



    一名男人说道:“你给我出这奖励,回头给你!”



    “季少爷,你这就要走了吗?这酒还没有喝完呢?再说,这几个漂亮的小美女…”



    季尚清冷淡的扯了扯嘴角:“你们留着自己用吧,我没兴趣。”



    季尚清理了理自己的外套,走到门口的时候,突然停下脚步,回过头看着他们:“有唐悠悠的消息,记得随时给我打电话,还有,谁要敢透露我今天说的话,自己可别后悔。”



    季尚清好歹也是季家的少爷,他说的话,份量还是很重的,一个个都发出保证,绝对不乱说。



    季尚清走出了酒吧,现在是下午三点多,里面的昏暗,和大门外的阳亮形成了强烈的对比,季尚清拿了手上的一张纸条,上面有唐家的电话,也有唐有康的联系方式。



    时间还早,季尚清决定先去找这个唐有康聊聊。



    于是,他直接就拔了上面的联系电话,一个憔悴的男人声音传来:“喂,找谁的?”



    “唐先生吗,我有一笔交易要跟你做,不知道你是否感兴趣。”季尚清用很轻淡的语气说道。

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唐有康立即警惕的问。“如果你愿意的话,我们可以做个朋友,这样吧,我订一桌晚饭,你晚上过来一起吃,我相信你现在可能很需要帮助。”季尚清说完,挂了电话,随后,他又找了朋友订了一桌晚饭,再把地址发给了唐有康



    。



    唐有康看着对方发过来的地址,表情很惊讶。“谁啊?”他的妻子孟秀娟走过来问他,曾经的风光不在,她也迅速的衰老了下去,有了四十多岁的憔悴感,脸色腊白,眼眶深陷,失去爱女的她,最近情绪一直也很压郁,每晚都做恶梦,需要吃大量的安



    眠药才能睡着,精神压力大到也快要去精神病医院接受治疗了。唐有康的情况也没比妻子好,曾经,他也算是一个成功的商人,可是,当女儿的事业受阻,他经营的公司不善,导致他彻底的破产了,现在,他待业在家,清理掉所有的债务后,他现在也没有一份正经的



    工作了,以前置的产业,大部分抵押去还债了,现在两个人只能说不会饿死,但却想再显罢装阔,那却是再也没有可能了。



    不仅如此,两个人还要支付大笔的医药费用,唐雪柔在精神病医院的治疗效果虽然目前毫无进展,她仍旧神智不清,看到人就扑上去咬,而且,半夜还会捧着自己的奖杯在那里自导自演着她领奖时的样子,还会突然大哭,悲伤的喃喃着季枭寒的名子,还说她也生了一个季枭寒的孩



    子,要让医生赶紧帮她找出来,她要带孩子去找季枭寒。



    “有个男人,说要跟我做交易!”唐有康对妻子说道,神色凝重。



    “跟你做什么交易啊?你都破产了,还有什么利用价值?”自从女儿疯掉后,唐有康的事业又滑入谷底,孟丽娟就开始对他各种冷嘲热讽,各种瞧不起,说话都是带着刺的。唐有康也算是受够了,可是,他现在又没别的出路,大部分的财政都把握在孟丽娟的手里,现在两个人就靠着她之前偷偷置买的几套店铺收租过日子,唐有康有气也不敢乱发,就怕孟丽娟一怒之下,要跟



    他离婚,那他就真的变成了孤寡老人,他可不想让自己变的更加凄惨无依。

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总好过蹲在家里,我今晚去见见这个人,看看他有什么事情要跟我合作。”唐有康还是带着一点希望的,虽然更多的是害怕,又怕这是季枭寒对他的一种迫害。其实,季枭寒并没有真正的迫害到唐有康夫妻,他针对的一直都只是唐雪柔这个恶女,但是,在唐有康夫妻眼中,就算季枭寒不会对他们怎么样,但唐悠悠这个心胸狭隘,手段毒辣的女人,肯定也不会让



    他们好过的。



    “你自己要小心点,脑子放聪明点,别在被人给骗了。”孟丽娟见他真有可能再一次发展事业,对他的态度这才稍稍的有了一些改变。



    唐有康立即理了理自己的衣服,一副扬眉吐气的表情:“放心吧,我没你想的那么愚蠢。”



    天黑下来,唐有康就打了个车,去了见面的地点。



    他穿戴整齐,把自己仅有的行头都拿出来,不想让对方小瞧了他。



    只是,当他推开包厢的房门时,他看见的只是一个年轻的男人,他不由的一怔。

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唐有康立即就问,皱着眉头,带着警惕。



    季尚清站了起来,薄唇一勾:“一个可以助你事业再成功的人!”唐有康却是自嘲:“这位先生,我们是第一次见面吧,你凭什么这样说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