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712章 打探消息

    白依妍快步的走向电梯,带着一抹期待的心情,敲响了季越泽的办公室大门。



    “进来!”里面传来男人一惯的淡漠声音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推开了门,走了进去,挂着一个笑脸问:“你找我吗?”



    季越泽看到她,眸色微眯,随后,他朝她勾了勾手指:“过来!”



    白依妍看到他做出这种举止,内心一抖,本能的就走了过去,一张俏脸,都羞出了一抹红色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走到他的办公桌前站定,却听到对方声音透着不满:“靠近一点!”



    白依妍只好绕过办公桌,走到他的身边,只是,她刚走过来,男人突然伸手拦腰将她一搂,白依妍吓了一跳,站立不稳,直接就坐在他结实的腿上了。



    “干嘛?”白依妍吓的小脸都微微变色,很是不解的望着他。



    “看看这个!”季越泽修长的手指,有力的在办公桌面上叩了一下。



    白依妍一双美眸立即就望了过去,就看见季越泽的桌面上摆着一张A四纸,上面男人用钢笔,刚劲有力的写了不少她的名子,写的非常好看,型状,笔劲,无可挑惕。



    “呃…”白依妍脑子一炸,立即就想到了自己在秀场签名写的那个名子,她立即伸手捂住了脸,一副没有脸再见人的样子。



    “你…你也看见了?”白依妍有一种想要钻地洞的冲动,该不会季越泽在看直播吧,完蛋了,他会不会谦弃她啊?



    “人家还把你的名子给了一个特写,多优待你啊,比你更出名的人,都没这殊荣。”季越泽漫悠悠的在嘲笑她。



    这一次,白依妍有一种想一头撞死的冲动了,那些媒体干嘛要这样恶搞她啊,本来她就觉的丢脸极了,还要给她特写,真是过份。


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,你要开始练字,我亲自教你,至少,你要把你的名子给我练好看一点!”季越泽也是受够了她因为名子丢脸的行为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立即放下了双手,一双美眸难于置信的望着他:“你要亲自教我?可是我手很笨的,我怕会令你失望。”



    “既然知道会令我失望,那就加紧练习,早一点令我满意。”季越泽立即化身成了一个严厉不容情的老师,毫无商量的余地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当然也知道自己需要加强练习签名了,她点头:“好吧,我一定努力练好自己的名子。”



    “现在,写出来给我看看!”季越泽突然要求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在他那双幽沉的目光盯视下,惶恐不安的拿起了钢笔,还没有碰触到纸,钢笔的水就晕染了一圈的黑色,吓的她赶紧把手抬起来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又想伸手去抚额了,他到底找了一个智商有多差的女人?



    白依妍咬了咬唇片,心想着,反正在季越泽的面前,她也把脸都丢尽了,再丢还能丢到祖宗十八代去吗?



    于是,心一横,她大笔一挥,写了自己的名子,果然还是,很难看。



    笔劲不足,字体歪扭,毫无特色和看点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直接在她的旁边,亲手写了三个字,这一对比,白依妍的字就更加差劲了。



    “照着我写的练,现在就练!”季越泽觉的这件事情,刻不容缓,必须马上实行。



    “那我…要不要去找安哥!”



    “不必,今天就坐在我办公室练字,哪里也不要去!”季越泽声音低沉严厉,让人不敢接话。



    白依妍点了点头:“好吧,我现在就去练!”



    她拿了空白的纸,从他结实的腿上站了起来,坐到旁边的一张沙发上。



    窗外有阳光照进来,白依妍低着头,认认真真的描摹着季越泽给她写的那三个字。



    那是她的名子,一笔一划,早就深刻在心,可此刻,将笔描摹在他的笔峰之上,心尖轻颤,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情愫缠绕在心间,令白依妍觉的,这一刻,她一辈子都无法再忘记了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就坐在她的对面,从从容容的做他的事情,完全就没有因为她的存在,而受到打扰。



    季尚清在季家花园听园丁提的那件事情,一直盘旋在他的脑海里,他现在要想办法去弄清楚这件事情。



    不过,他现在人在国内,一时也没办法找到地方下手调查。



    和几个朋友在酒吧里约着喝酒,突然,有个人带着几个年轻女孩子从门外走了进来。



    “来看看,这可是最近人气很旺的少女团体,一人一个,不要客气!”对方笑眯眯的介绍,随后,就有一个女孩子跑到了季尚清的身边坐了下来。



    “这位是季少爷,人家可是大老板,好好侍奉,有你们的好处。”有人赶紧对季尚清做了介绍,那几个女孩子的目光,瞬间就火热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坐在他身边的女孩子借着靠近的机会,伸手就要去摸季尚清的手。



    季尚清漫不经心的移开,丢过去一个警告的眼神。



    “尚清,你别这样嘛,人家女孩子脸皮薄,别凶她!”有人看见,立即笑眯眯的说道。



    那个女孩子一听,立即也羞赧的垂下了头去,一副不知所措的表情。



    季尚清却依旧没有给她一个怜悯的表情,冷着脸,喝酒。



    “尚清,你刚才要问我们什么?唐悠悠的事情吗?她的底细,我们也不知道,他可是季枭寒的女人,我们哪里敢乱调查啊!”有人突然提了刚才的话题。



    就在季尚清烦闷的时候,坐在他身边的女孩子立即说道:“季少爷,你要调查唐悠悠吗?如果你想知道她的底细,可以去找唐家,唐家肯定是知道的,她可把唐家给害惨了呢。”



    刚才还不给人家好脸色的季尚清,此刻侧过头来看了女孩子一眼:“你是怎么知道这么清楚的?”



    “我们之前的大姐大就是唐悠悠的姐姐啊,她把人家害惨了,现在都疯了,关在精神病医院呢,这个唐悠悠还真是一个害人精。”女孩子立即一副气愤不平的表情说道。



    “你闭嘴!”季尚清听到她这样骂唐悠悠,立即冷声警告:“不许再说她坏话!”



    那女孩子还以为季尚清也讨厌唐悠悠呢,可被他一喝斥,吓的不敢再支声了。“把你们知道关于唐悠悠的事情,都告诉我,谁说的多,谁就有赏!”季尚清挑眉,一副公子爷的气势,围坐着的女孩子,个个都打算多说几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