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705章 等她长大

    柔嫩的唇片,突然的贴了上来,带着女孩子独有的那种清香气息,洛锦御浑身一震,难于置信的附身,凝视着怀里那得逞后,带着小得瑟笑意的女孩子。



    杨楚楚偷吻成功了,她立即就往后退去一步,一只小手还很规矩的拽住了浴巾,防止会因为自己太奔放的举动,会把浴巾给弄下来。



    洛锦御眸色瞬间就暗沉一片,被小嘴亲过的地方,略有些热度。



    “楚楚,不许这样!”本来就忍耐之极,却突然被这样勾挑,就算再骄傲的意志力,此刻也彻底的崩溃了,洛锦御俊脸微僵,语气透着一抹严肃。



    “哦!”杨楚楚见他板着一个俊脸,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举止,而让他有多么的欢喜,她立即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似的,缩缩小肩膀,点了点头:“我不捉弄你就是了!”“把衣服穿好!”洛锦御目光还是不受控制的凝住她雪白的肌肤,和白色的浴巾几乎是同色,不必细想,光是远看,就知道,那肌肤有多柔嫩,多紧致,这是年轻女孩子的专属,相信所有的男人都抗拒不了



    的。



    杨楚楚嘟了嘟小嘴,听话的拿了睡衣,披在身上,小手不情不愿的一颗一颗的扣好了,抬头,看见男人脸色依旧紧绷,她小声道:“你也要去洗澡了吗?”



    洛锦御点头:“嗯,我现在就去!”



    杨楚楚只好无聊的坐在沙发上,拿出了手机来看。



    洛锦御进入了浴室后,却并没有立即洗澡,而是掬了一把冷水,扑到了脸上。



    身体因为隐忍到了极限,所以,有了一抹难受感,他必须用冷水把那种感觉浇灭,否则,那将会是祸根,他怕自己真的会克制不住。



    他明明答应了她,再等两年的,可不能在这个时候,就真的犯下这个错误。



    洛锦御至所以一直冷静的坚持着,就是还想再给杨楚楚一点时间去考虑。



    自己年纪比她大那么多,他什么事情都能够冷静的做决定,包括他的感情,他认定是了杨楚楚,这辈子肯定就非她不娶,独宠她一人。但是,杨楚楚却还很年轻,她的思想会有变化,她现在喜欢的,未必就是两年后也喜欢,她还没有定下性来,她也许和他在一起,只是喜欢他身上那种如兄如父的安全感,可这并不是爱情,这也可能更倾



    向是一种依赖,算是亲情的一种。



    万一杨楚楚在某一天突然又遇到一个她喜欢的男孩,可却因为跟自己有过夫妻之事,而阻止了她的重新选择,洛锦御会很自责懊悔的。

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洛锦御一忍再忍,就是不去碰她。



    他在等她长大的同时,也在等着她理智成熟的做出最终的选择。



    两年后,如果她还愿意跟他结婚,还爱他,那么,他会毫不犹豫的去疼爱她。



    现在!



    不行!



    清晨!



    季越泽清醒了过来,幽眸转了转,突然伸手去碰触了一下身边的位置,空了。



    大清早的,白依妍去哪了?



    季越泽皱了一下眉头,懒洋洋的撑坐了起来。



    他看似睡好了,但实际上,他昨天晚上有多煎熬,也只有他自己最清楚了。



    他一直认为自己睡眠质量还不错,可没想到,一遇上白依妍这个猪一样的女人,他还是被失败了。



    昨天晚上,他不知道被这个女人无形之中占了多少的便宜。



    要不是看在她睡的那么香甜的份上,季越泽肯定要以为她是故意的。



    一只腿,拼了命的往他下腹顶来,简直没把他气死了。



    当然了,季越泽也不是那么好惹的,这个女人敢对他动手动脚的,他当然也占了她的不少便宜。



    当然,这并不是最重要的,季越泽昨天晚上几乎大半夜都是清醒的,心里在交战着,要不要趁着这个女人睡着了,直接把她给吃了就得了。



    但一直到天蒙蒙亮的时候,季越泽也没有真的动手,只是看着女孩子那像小猫儿似的身子,这里拱那里踢的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清醒了一些,披着一件睡袍,直接下床,走出卧室,他听到了厨房里有声响。



    他径直的走了过去,就看见白依妍还穿着他的那件白色长袖T恤,正在给他做早餐。



    “昨晚睡的好吗?”季越泽懒洋洋的靠在厨房的门口,开口问她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被他的突然出声给吓了一跳,一张小脸都吓绿了,立即生气道:“拜托,你下一次出现,能不能给点声音,不要这样突然说话,会吓死人的。”



    季越泽却不以为然,淡淡道:“这是可是我家,我想说话,还要经过你同意不成?”



    “我没这意思,我就是希望你能先给我一点声音。”白依妍一边说话,一边还不停的搅动着锅里的面团。



    “你洗漱吧,差不多吃早餐了!”白依妍小声提醒他。



    季越泽闻到了面香,还有煎鸡蛋的香气,眉宇微挑,自嘲道:“还从来没有人为我做过早餐,你是第一个!”



    白依妍听到他的话后,微愕了一下,随后,她轻笑起来:“是吗?我怕我做的不好吃。”



    “果然是有个女人在,这里才像一个家!”季越泽喃喃自语,转身就去洗漱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,眨了眨眼睛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洗漱完毕,双手撑在琉璃台上,看着镜子里挂着两个黑眼圈的自己,低咒了一声,这太影响他的颜值了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换了一套衣服出来,白依妍已经把面做好了,端上桌,旁边还摆放着一杯热好的牛奶,以及一人一个煎荷包蛋,看着还算温馨,有卖相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坐了下来,白依妍递了一双筷子给他,他伸手拿了过来,就团了一口面吃。



    “好吃吗?”白依妍紧张的等着他给出评价。



    “嗯!”季越泽点头,她做的面,清淡了一些,但是,味道还是不错的,不加太多的料,也更加的健康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这才暗松了一口气,自己会下来一块儿吃。



    两个人就这样吃着,一时气氛很安静。

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猪出身的?”突然,男人抬头问她一句。白依妍正喝着牛奶,被他的话一问,差一点就呛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