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85章 就当扯平了

    白依妍算是彻底的吓清醒了,浑身的衣物,也都沾湿了水,窗外有风吹进来,她冷的打了一个寒颤,美眸极不安的望着亮着灯的卧室方向。



    因为怕冷,她双手下意识的抱住了自己,缩在沙发的一个角落位置里,瑟瑟发抖。不一会儿,有一道高大笔挺的身影,怒踩着步子走了出来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并没有直接走向白依妍,他只是走到门口处,手指迅速的将客厅的灯全部的打开了,明亮的水晶灯火,照的白依妍赶紧伸手遮住了眼睛,一时适应不了这么强烈的光线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看清了她的位置,这才怒气腾腾的走到她的面前,居高临下的怒视着她。



    “白依妍,你看到了什么?”季越泽怒气质问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聪明的立即伸手摁住了头,难受的低吟了两声:“季越泽,我头痛,眼睛也疼,我什么都没有看见,真的,我发誓。”



    季越泽却不相信她的话,眯着眸,冷若冰霜的说:“不管你看到了什么,最好立即忘记。”



    “我真的没看到什么?”白依妍心虚的咬了咬唇,努力坚定自己的语气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知道她这个女人很多小聪明,也许,她看到了,但是,她死不承认。



    “下次要敢再喝醉,我就把你扔大街上去!”季越泽冷着声警告她,他真的没想到这个女人喝醉后会发这种疯,还敢胆大到闯进他的浴室里偷看,简直罪不可恕。



    “不敢了,以后我一滴酒也不碰!”白依妍也知道这一次是彻底的惹怒他了,他肯定恼羞成怒,换作是谁,都会发火的。



    季越泽虽然很想再骂她几句,可是,看在她认错态度这么认真的份上,他又骂不出来了,只好冷着脸,转身回到他的卧室去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依旧冷的发抖,她偷看了一眼他关上的房门,决定到隔壁的房间里去洗个澡,换一套衣服,不然,这样抖下去,她会生病的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起身,进入了隔壁的浴室,这是她之前住的房间,里面还有她穿过的白色睡袍,她拿了睡袍就进去了。



    火速的放满了一缸的热水,然后舒舒服服的躺了进去。



    “哦!”因为太过温暖,白依妍情不自禁的发出一声舒适的声音,闭上双眼,决定好好的享受这一刻时光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换了一套衣服出来,发现白依妍不在沙发上了,他薄眸微眯,这个女人又跑哪里去了?



    难道被他刚才骂了几句,就承受不住的跑出去了?



    季越泽换好衣服,是打算带她出去吃晚饭的,一时没找到他,令他脸色又阴沉了下来。



    最后,他突然想到这个女人刚才闯入他浴室的时候,好像也弄了水在衣服上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心想着,大步走入了她之前住的房间,果然看见浴室的门紧闭着。



    他伸手去敲门,顺便低着声冷道:“白依妍,你在里面干什么?”



    白依妍因为水温太过舒适,一不小心又晕晕欲睡了起来。



    虽然她刚才吓醒了,但是,初次喝醉酒的白依妍,意志力并不强大,舒适的水温,再一次的安慰了她的心灵,她已经磕睡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的声音本来就压的低沉,再加上隔着一道门,她自然就没有听见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等了一会儿,见里面没反映,脸色一变,大掌已经在用力的拍打了。



    “白依妍,你给我开门!”



    “啊…”里面突然传来了女人闷哼的惊叫声,仿佛出了什么意外似的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本来睡的安好,被如雷一般的拍门声给吓了一跳,整个人往浴缸里一滑,所以,她五官就呛到了水,发出了难受的叫声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眉心也跟着一跳,下一秒,再顾不得什么,推开浴室的门就冲了进去。



    果然,看到了在浴缸里拼命挣扎着要起来的白依妍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家里的浴缸本来就大,白依妍这样洗澡是真的很危险的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看到这一幕,心脏一滞,本能的上前,伸手将扑嗵着的女人猛的一拽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就得救了,只是,她没有了生命危险,但是,清白却是不保了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没料到这个女人把自己也剥的这么干净,白晰柔嫩的肌肤,年轻紧致的身材,这一幕一幕,都刺激着季越泽的神经,血液逆冲,一张俊美的俏脸,硬生生的给羞红了一片。



    季越泽也是手忙脚乱,呼吸急促,目光暼见旁边堆放着的浴袍,立即伸手将浴袍一扯,直接将拽起来的女人严实的遮蔽住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还惊魂未定的站着,呆若木鸡,当看到男人把浴袍包裹过来的时候,她本能的将浴袍扯紧,一张被水淹过的小脸,苍白的可怜。



    “没死就算你命大!”季越泽没好气的骂她。



    虽然她看上去楚楚可怜,但是,季越泽却不想同情她,明知道自己喝醉了,她竟然还敢在浴缸里洗澡,简直是嫌命长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历经了这一幕后,小脸惨白,任他怎么骂,她一句也不回嘴。



    “去把自己弄干净。”



    “我…我没有衣服可以穿!”白依妍包裹着浴袍,瑟瑟发抖的望着他,都忘记要跟他计较刚才他也把她看光的事情了。



    “等着,我让人送一套过来!”季越泽看她像可怜的孩子似的,立即也不想再骂她了,如果说刚才他还恼羞成怒,那么,经过刚才看光她的身材后,季越泽瞬间就释然了。



    “谢谢!”白依妍还是很感激他的,不管怎么样,季越泽对她也还算不错了。



    “到床上躺着吧,别又冻出什么病来!”季越泽见她冷到发抖,嘴唇发白,立即提醒她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急急的跑到被子里,再一次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。



    “那个…你刚才看到什么了吗?”白依妍在季越泽要出去的时候,这才想到要问他一句。



    季越泽脚步一顿,微侧了一下眸光,却并没有去看她,薄唇勾起一抹邪气的笑:“你觉的呢?”



    “那…我们可不可以扯平了?”白依妍表情窘态十足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猛的转过身来,目光如电的盯住她:“这么说来,你还是看见了什么?”



    白依妍立即抖了一下,尴尬的笑道:“那个…你不也看了我吗?”季越泽咬了咬牙,果然,这个女人刚才是在说谎,该死的骗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