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83章 求字怎么写

    季越泽以前觉的唐悠悠是他见过最单纯的女人,可现在发现,眼前这个女人单纯的像个白痴一样,脑子肯定是进水了吧。



    她到底什么文化水平,竟然连他话的意思都理解不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其实会误解他的话意,也是因为自己本身就喜欢季越泽,她怕自己喝醉了之后,情感会更加的爆发,一个失去了理智的人,面对自己喜欢的男人,不扑倒才怪吧。



    “好,你喝吧!”季越泽不想纠正她错误的理解,直接把一瓶酒都往她的面前一放:“喝醉了,我就把你关到房间里去,你伤害不了我的。”



    白依妍美眸闪了闪,还真的就拿起了酒瓶,直接喝。



    连杯子都省去了,她只想喝个痛快,想偿偿醉了是什么滋味。



    看着她仰起头的样子,纤细雪白的颈项,就像最优美的天鹅,喝下去的那一瞬间,在她颈部微微的起伏着,季越泽都没来由的吞了一下口水。



    真有那么好喝吗?竟然当成了饮料一样,喝的这么尽兴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,她以为这么好喝,一瓶都能喝掉的。



    可惜,她很快的就发现,自己喝不下了,太撑了,刚才又吃饱了饭。



    于是,她把瓶子往桌上一放,伸手抚着额头:“你这酒应该是不会醉人的吧,为什么我还这么清醒?”



    季越泽见她这个时候就开始想着醉了,不由的轻哼了一声:“这酒的后劲很足,你去沙发上躺一会儿吧,马上就会见效的。”



    “哦,好吧!”白依妍说完,还真的听话的跑到沙发上去躺着了。



    只是,这一躺,还真的觉的脑子开始犯晕了,她抬起一只手臂,挡在自己的眼睛上面,就想这样闭着眼睛睡一觉。



    季越泽依旧靠在酒柜旁边,慵懒的模样,令人看不出他此刻内心在想什么。



    躺了十几分钟后的白依妍,突然觉的口渴极了,于是,她吃力的爬起来,想要去倒杯水喝。



    突然,她直接就从沙发上滚了下来,因为,她的手脚都棉软无力了,脑子晕晕沉沉的,看什么东西都有些晃悠。



    听到沙发上的声音,季越泽眸色一抬,就看见白依妍躺在地毯上挣扎着想爬起来。



    他赶紧放下酒杯走了过去,长臂一伸,将她拽了起来,冷着声问她:“喝醉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没有,我还能喝啊!”白依妍觉的口渴,所以想喝东西,想到刚才清甜的红酒,她忍不住的舔了一圈唇片:“季越泽,再给我倒一杯,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她虽然感觉头晕目眩的,但是意识尚未失去,所以,她才能连成一气的说话。



    “别喝了!”季越泽直接劝她。



    “那行,我想喝水!”白依妍骨子里都不敢劳烦这个男人帮她倒水,所以,她靠着他手臂的力气,站稳,摇摇晃晃的就要去拿水杯。



    “别动,我来!”季越泽真怕她会把水杯给打碎了,到时候,还得他亲自收拾,于是,他把女人拽了回来,摁着她在沙发上坐下。



    白依妍现在浑身发烫,没有力气,季越泽说什么是什么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倒了一杯水过来,白依妍伸手要拿,就感觉那杯子在跟自己作对似的,她伸出去的手,明明就要握住了,可为什么,杯子在打转?



    “不喝了,连杯子都欺负我?”白依妍喝酒本来就是因为心情不好,没想到,现在更不好了,她直接不想喝。



    季越泽见她都这个时候了,还在耍脾气,直接冷着声给她提神:“想喝就求我,我喂给你喝!”



    “求你?”白依妍还真的清醒了一下,抬起迷离若迭的一双眼,望着眼前那俊美之极的男人面容,她傻笑了一声:“季越泽,我求你,你就会帮我吗?”



    “是!”男人语气坚定,让人不敢怀疑。



    “那我求你……放过我……我大姨!”白依妍就是喝醉了,也还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。



    季越泽一听,俊脸骤变,眼神更加的冷漠,端着水起身就走。



    求什么不好?偏要求他最不想听的话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感觉到他已经离自己而去了,她立即就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,一副羞于见人的样子,可在指缝里,却沾着泪水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没再去管她了,白依妍也想就这样醉死过去。



    可是,喉间的干痛,令她没办法睡着,她还是想喝水,很想很想。



    觉的自己就像一块干了几百年的沙漠,哪怕一滴水也好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摸摸索索的还是爬了起来,只是,她却发现,窗外的天黑了。



    屋子里也一片暗色,没有开灯,白依妍本来就头晕目眩的,此刻,更是分不清东南西北在哪里了。



    突然,她好像看到一线光亮了。



    那是酒柜的方向,只有酒柜上面的小灯是打开的,直接射在柜台上面,亮出一小片的天地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懒洋洋的靠在椅背处,手中的酒,已经喝了几杯,但是,他酒量很好,所以没醉,反而更加的清醒着。



    看到那个女人一边摁着头一边朝这里走过来,一副难受之极的样子。



    他这才想到,喝醉酒的人,会觉的口渴,她可能又是渴了吧。



    于是,手指一伸,捏着那杯冰水,男人起身,精工量夺般的步子,走向了歪歪扭扭的女人面前。



    他把水放在她的面前,声线低冷:“想喝水吗?”



    白依妍听到水这个字,本能的点着头,一头乌黑的乱发,衬着她白晰小巧的五官,这模样,加上她很听话的性格,倒还讨人喜欢。



    “求我!”季越泽就像在戏玩着一只小猫似的,就喜欢她听话的样子。



    “求你!”白依妍小嘴嘟了一下,季越泽薄唇一勾,就要把水给她。



    却没想到,白依妍立即本性大发,伸手往他这边一推:“求你?你谁啊?我白依妍从小到大,就没求过人,求怎么写的,我都不知道呢?”



    季越泽没想到她竟然还真的耍起酒疯了,只是,在他面前疯,这个女人还弱了一点。



    “那就别喝,渴死得了!”季越泽说着,就转身要走。“哎,你回来!”白依妍突然怒叫一声,季越泽没理,她就直接从后面扑了过来,两只手臂缠在他的健腰处:“把水给我,帅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