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82章 确定要喝醉?

    季枭寒靠在唐悠悠的怀里,软软的感觉,加上女人身上独有的清幽气香气,竟然像能安抚他的神经一样,神经一松,疲倦感也袭来了,本来就忙左碌了一天,此刻,季枭寒从来没有这么安心的睡着,但他



    的确是睡着了,几分钟就安然入睡。



    唐悠悠以为为季枭寒在悲伤过后,还会再跟她聊聊他父亲和那个女人的事情,没想到,当沉稳的呼吸声传来时,她美眸往下看了一眼,季枭寒竟然睡着了。



    她心疼的又在他的眉宇处轻轻的吻了一下,都已经这么困了,刚才还想逞能呢,这个男人,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。



    这一夜,唐悠悠就这样抱着季枭寒睡着,只是睡至半夜,男人又直接把她给搂到怀里去了,两个人换了一个姿势睡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喜欢上了贴着他的手臂和靠在他胸膛处睡的感觉,很安心,也很温暖,在这寒冷的冬夜,有一个人替自己温暖着床,那绝对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把白依妍喂饱了之后,就直接把她带回了他的私人大宅里。



    白依妍也能感觉到,这个男人对自己虽然没有以前那么好,但也没有之前那么差了。



    “以后,你还住在这里!”一踏进来,季越泽就带着命令的口吻要求。



    白依妍点了点头:“好,那我什么时候回去收拾一下我的行李?我好搬过来!”



    “不必收拾了,我明天让我送女人用的全部东西过来,你以后穿着方面,也给我打起精神来收拾干净,不要再让我看见你今天这土鳖的打扮。”季越泽极度不能忍,所以,说的话,也很不客气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赶紧低头打量起自己身上的衣服来,她皱着眉反驳:“哪里土了?不过是洗旧了而于,这也能给我定罪?”



    “在我眼中,就是土!”季越泽不讲道理的横扫了一眼过去:“以后没有我的允许,不许再私自出门,更不要被人拍到你的作何照片,懂吗?”



    “那你这是要禁止我自由吗?那可不行,我不喜欢这样。”白依妍仔细的思考了一下,她难道真的要被囚在这里?想想就害怕,坚决反对。季越泽倒是没料到一个饿肚子的人,竟然还有这么多的要求,他冷哼了一声:“我没有限止你的自由,但麻烦你以后出门,照照镜子,如果你觉的是在给我长脸,你就出去,大大方方的让人拍,也千万不要



    露出怯意和惊慌,让你觉的你跟我的关系都是偷偷摸摸的,不够正大光明。”



    白依妍知道季越泽还是对她被拍一事感到恼火,她只好低着脑袋,不再反驳,可内心却叹气,明星的生活,还真不是一般人能接受的。



    原来,光鲜亮丽的背后,是需要付出代价的。



    她总算是能理解那些女明星为什么会那么在乎出行的穿着打扮了。



    如果穿着好看,立即就会吸引大批的粉丝追捧跟风,如果打扮奇差,也立即就会惨遭毒语批评,甚至连人品都会被怀疑。



    心好累!



    白依妍一阵乱想,突然抬头看见站在酒柜旁正在倒酒的男人,她相信季越泽应该就不会有这些烦恼吧,他自身的条件这么优秀,身材又高大修长,五官无可挑惕,三百六十度无死角,怎么拍,都上镜。



    原来,真的有人天生就是明星光环,不像她,需要修练很多的东西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端着一杯酒,靠在酒柜处,心不在焉的喝着,一双染着冷意的眸子,盯着坐在沙发上的女人看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正打量着他,骤然被他反过来盯着,吓的她赶紧垂下目光,假装研究自己的手指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拧着眉头,还是无法理解自己为什么要把这个女人带回来。



    明明,他就可以趁着这次机会,直接对外宣布,跟她分手的事情了。



    难道自己真的变得仁慈了吗?想做慈善了?



    看不得她被人欺负,就想将她领回来保护?



    季越泽越发的不能理解自己心中的想法,他觉的自己变了,彻底的变了。



    再也不是那个慵懒又随性的自己,在遇到白依妍之前,他觉的自己的脾气和修养都很不错,可遇到她之后,他的坏脾气全部都体现出来了。



    这个女人还真有能耐,可以把他彻底的变成另一个人。



    白依妍一双美眸闪动着,偷偷的抬起一看,这个男人怎么还在盯着自己啊?



    难道把她当成外星人在搞研究吗?



    “咳,能不能给我一杯酒,我也想偿偿!”心情真的很差,白依妍觉的酒是能解愁的东西,所以,她想放胆一试。



    季越泽薄唇抿着,没说什么,只是拿了一个杯子,给她倒了一杯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感激了一声,快步走过去,拿起杯子,一口气就喝了下去。



    “咳…”很不幸,被呛住了,她捂住热辣的颈部,一顿猛咳,一边咳还要一边说:“你这酒真难喝!”



    季越泽看着她咳出了眼泪,泪眼汪汪的还不忘记骂他的酒难喝。



    “谁说酒都是好喝的?”这个女人还真是可笑,自己不懂得品味,竟然还胡说八道。



    “那你有没有好喝一点的酒,不要这么烈的!”白依妍总算是咳的好受一些了,却还不死心,想喝更甜一点的酒。



    “还想喝?”季越泽倒是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越挫越勇,都咳的泪流满面了,竟然还想着喝。



    “是的,我今天想喝醉,告别我以前的糟糕人生。”白依妍下了狠心的说道。



    “你以后的人生也不定尽如意!”季越泽嘴损她,却还是给她开了一瓶他珍藏多年的红酒。



    一开瓶,酒香醇厚四溢,连不懂得品酒的白依妍都能闻到那香气。



    “这瓶肯定好喝吧!”白依妍笑眯眯的问他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淡淡道:“你在喝之前,先考虑一下,确定要当着一个成年男人的面前,把自己灌醉?”



    白依妍美眸随之一愕,睁大,望着他。



    他这是什么意思?难道,她喝醉了,会很危险吗?“你别怕,如果我要对你意图不轨的话,你就把我关在房间里,别管我生死!”白依妍理解错了他的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