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81章 他需要安慰

    季尚清脸上的焦急之色,看着也不像是伪装出来的,唐悠悠皱着眉头,她很想拒绝他的这个请求,可是,她把房门打开了,自己摆在床上的那台笔记本,也已经被男人看见了。



    “好吧,你等我一会儿,我正在工作,先把文件保存一下。”唐悠悠只好答应他的这个请求。



    “谢谢!”季尚清故意用很低沉的语气感激她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有些不自然的嗯了一声,转身,将笔记本电脑里的文件稿子保存好,就将电脑合上,递给了季尚清。



    “唐小姐,如果你不介意,我可以进去传一下文件吗?”季尚清突然又开口,见唐悠悠皱眉,季尚清立即就解释道:“我本来是想去阳台传的,可阳台现在太冷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还是把电脑拿回你房间去用吧,反正我现在也不着急用。”唐悠悠当然拒绝他的这个要求了,她是绝对不想再让季枭寒误会什么。



    “好的!我几分钟后,就还给你!”季尚清说完,就转身回他的房间去了。



    季尚清是电脑高手,拿到了唐悠悠的笔记本,他第一件事情,就是想看看她笔记本里有没有他想要的一些信息。他搜索了几分钟,发现全部都是唐悠悠工作上的事情,一点她私人的消息都没有,不过,他却看到了唐悠悠的不少照片,她在国外和孩子们欢乐的时光,看着镜头下,她阳光灿烂的笑脸,季尚清竟然更加



    的心动不己。



    他偷偷的拷贝了唐悠悠的几张个人照片到自己的手机里,然后,就把笔记本电脑合上,起身,再一次的去敲了唐悠悠的房门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披了一件厚厚的外套打开了门。



    “用好了,谢谢你,唐小姐!”季尚清望着她素净白晰的小脸,薄唇勾起一抹微笑,低沉感激。



    “不客气,我要睡了!”



    “晚安!”季尚清立即就道出一句。



    “晚安!”唐悠悠发现,面对这样一个彬彬有礼的男人,还真是一件令人郁闷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如果季尚清是一个骄傲自负的男人,唐悠悠大可不必理会他,直接无视就行。



    可偏偏季尚清竟然还很有礼貌,这就让唐悠悠有些头痛了。



    十一点多,季枭寒的车子停在大厅的门口,男人在西装外面,罩了一件黑色的尼子长风衣,越发显出他高大狂霸的身躯,气质清贵,气场强大,宛如王者般。



    趁着暗色的灯火,季枭寒直接上楼。



    穿过走廊,他伸手拧开了卧室的门,就看见床上靠在靠枕上,还在看手机的小女人。



    “这么晚,还没睡?”季枭寒见她抬眸望过来,薄唇勾起一抹笑意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嘟嚷了一声:“你还没有回来,我睡不着。”



    男人伸手将尼子风衣外套脱下,扔在一旁的沙发上,修长的手指轻易的解开了西方装,一边脱下外套,一边慵懒的打趣她:“为什么一定要等我回来?”



    唐悠悠本来是很纯洁的心思,因为他这暗沉的一句话,脸蛋莫名的一红:“我习惯有你在身边才睡的着了,你没回来,我会担心你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已经将外套也扔开了,着一件浩白的真丝衬衫,袖扣整齐的扣着,章显出他修长的手臂。



    他迈着修长的腿,站在了床边,健躯坐下,双手撑在她的身侧,将她困于怀中,薄唇也轻轻的落在她的额头处亲了一下:“我洗个澡,等着我!”



    唐悠悠听到他这样说,脸颊更加的滚烫起来了。“你忙了一天了,肯定也很累了吧,你赶紧洗澡,洗了澡早点休息。”唐悠悠可不能想歪了,她觉的,男人在公司处理了一天的事务,肯定也是非常的劳累的,她就算有那种想法,也绝对不想再消磨他的体



    力。



    季枭寒伸手,捏了捏她粉白的脸蛋,这才起身,走向浴室。



    十分钟后,男人出来,已经短发染着水珠,着一件灰色宽松的睡袍走了出来。



    男人的发型已经打乱了,略有些凌乱的贴伏在他饱满的额头处,整个人看上去更加的健唐又年轻,透着野性的气质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看着他走过来,立即轻声说道:“你拿毛巾擦一下头发吧,这样睡觉,会感冒的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伸手抹了一把性感的短发,薄唇勾起一抹笑意:“没事,我不会生病的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却觉的他自信过度了:“你还是擦干一下吧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只好返身回浴室,拿了毛巾,把短发擦干了一些,这才走到她的身边,结实的手臂曲压着,撑在她的身上,薄唇离她的唇片很近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看着放大的俊脸,呼吸一滞,随后,她立即推了推他,轻声道:“你一定累了吧,赶紧上来休息。”



    “不累!”季枭寒本来是很倦怠的,可是,看到她这美丽清纯的样子,他又觉的身体恢复了力气,精力十足。



    “不累也不要,我很累!”唐悠悠故意找着借口,然后转移话题:“你今天不是说,晚上回来要跟我说一件事情的吗?你现在说吧,我听着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见她真的没有任何的兴趣,俊脸划过一抹失落感。



    想到她身体也刚刚恢复,自然不敢强求她,健躯一翻身,就躺在她的身边,仰躺着,声音低沉的响了起来:“你今天给我打电话,是不是觉的我原谅了我妈?”



    唐悠悠一愣,随后,点点头:“是啊,我觉的你好像并没有生气,我还以为你知道我带孩子们跟她在一起,会大发雷霆呢。”“我昨天收到一些照片,照片上面是我爸和另一个女人亲密搂抱的画面,我终于知道我妈妈当年为什么一定要离开季家了,因为是我爸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,她过度伤心,才会选择离开的。”季枭寒声音透



    着一抹的悲伤,缓缓的响着。

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这样?”唐悠悠听着,也一脸的震惊,没想到,上一辈的恩怨,还远远不止这些,难道还隐藏着更多的秘密吗?



    “一开始,我也不相信的,可是,那就是事实,所以,我决定了,我会原谅她。”季枭寒侧过身来,将头轻埋在唐悠悠的怀里,就像一个需要安慰的孩子似的,等着她的安慰和拥抱。唐悠悠心疼的只能将他紧紧的抱着,唇贴在他的额头处,无声的陪着他悲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