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72章 犹如撒旦

    季越泽看着后视镜里,那一抹瞬间划过的纤细身影,薄唇抿成了一条线,墨镜下的深眸,依旧冷若冰霜。



    他倒是想看看,这个女人又在耍什么花样?



    季越泽刚到公司,就看到了桌上面的一份资料,上面详细的列着白柳音十多年的发展经历,她回国后,立即就改名叫白真真,现在是某上市集团董事的正牌夫人。

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,还真有手段,攀的都是有钱人!”季越泽看完之后,冷笑讥讽。



    随后,他拿出手机,拔给了大哥季枭寒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最近都在处理公司机密泄漏的事情,事情已经恢复了正常运转,但是,公司内部,却也暗藏危机,令季枭寒一刻也不能放松警惕。



    “喂!”季枭寒离开会议室,低沉出声。



    “大哥,我决定去见这个白真真了,你要一起吗?”季越泽声音透着一抹咬牙切齿,仍然是恨的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皱紧了眉宇,没想到弟弟这么着急的就要去见那个女人,于是,他只好回道:“我公司最近很多紧急事件,我可能走不开,如果你要去见她,你先去吧!”



    “好,我现在就过去找她!”季越泽并没有把白依妍是她侄女的事情说出来。



    “你自己注意一下,这个女人也不简单!”季枭寒叮嘱弟弟。



    “放心,是她不要脸,要心虚,也是她。”季越泽冷哼一声。



    挂了大哥的电话,季越泽立即就找来他的两名助理,以及他的四名保镖,就出发直接去找白真真了。



    白真真现在手底下也经营着一个品牌菜厅,在这座城市小有名气,季越泽调查到,她经常会在餐厅的总部出入,于是,他直接就往那家餐厅去了。



    到达餐厅内,季枭寒开门见山的对服务人员说道:“我要见白真真,她在这里吗?”



    对方看见季越泽,立即惊艳之极,激动的说不出话来:“你是季越泽?天啊,我真的见到真人了,你找我们白老板什么事?是要谈代言的事吗?”



    “她在不在?”季越泽没好气的问,很不耐烦。



    “她…她在楼上!”服务员被他的气势吓的一呆,说话结巴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直接就往旁边的一个楼梯走去,服务员想过来拦他,却被他身后的一名保镖挡住:“我家少爷有事要找你们老板!”



    季越泽堂而皇之的推开了办公室的大门,里面坐在沙发上的女人抬头看见他,神情一怔,立即就问:“这位先生,你找谁?”



    季越泽将墨镜一摘,露出他的本来面目,一张酷似季家独有的俊雅面容,白真真浑身一震,吓的脸色瞬间惨白了起来。



    白真真当然知道季越泽是谁,更知道他是谁的儿子。



    “你…你是季越泽?”白真真说话有些不自然了。



    季越泽走到她的面前,甩出那几张照片,直接逼问:“这些照片,你怎么解释?”



    白真真看见后,差一点没吓晕过去,她脸色慌张,六神无主:“只是几张照片而于,季少爷,你这是要干什么呀?我跟你爸爸是同学!”



    “是吗?同学之间搂的这么亲密?”季越泽讥讽一笑,声音冷洌如冰。



    白真真知道自己是圆不过去了,只好露出了悲伤的表情:“你爸爸的事情,我也很难过,我没想到他会出那种事情…”



    “我怀疑我爸爸酒驾,就是跟你有关系,是你让他喝了那么多酒,还开车的,是不是?”季越泽神色激烈了起来,语气透着怒气。



    白真真吓的更加惨白了脸色,她一个劲的摇头:“不不不,这跟我没关系,我们那天没有见面的!”“事情过去了那么久,你当然可以推脱,但你跟我爸的关系,你要怎么解释?这些照片上的日期,你应该知道我爸妈没有离婚,你这个第三者,还真是光明正大啊,你想过你对我们季家造成的影响吗?”季



    越泽越说越怒,要不是看在她是一个女人的份上,他都想暴揍一顿。



    白真真当然知道自己曾经丢人的行为,她低着头,神情暗然,充满着自责和懊悔:“对不起,真的很对不起,我知道我犯了错,害了你们母子三个人!”



    “一句对不起,就能解决这件事情吗?”季越泽冷笑,这个女人还真可笑。



    白真真低头,悲伤的哭了起来,一只手撑在脸上,仿佛再没有脸见人似的。“季越泽,你的女朋友白依妍是我的侄女,看在这一层关系的份上,你可不可以放过我,我真的知道错了,我不知道要怎么迷补对你们造成的伤害,但我也遭到报应了,我至今没有生下过一个孩子,这就是



    上天对我的惩罚!”白真真一边说一边哭,仿佛真的在惭悔。



    “拜你所赐,我跟白依妍已经分手了,别想拿她来博取我的原谅。”季越泽冷冷发笑。



    “什么?”白真真抬起头,呆望着季越泽,像是受了莫大的惊吓。



    “白真真,你生不出孩子,就算是得到报应吗?你当初攀上我爸爸,不就是想要钱吗?你等着,你会变的一无所有!”季越泽扔下这句狠话后,转身就走。



    “不不不,季少爷,你不要这样对我!”白真真听到季越泽的这一句威胁,吓的她整个人都瘫了,她立即追过来,想要求得原谅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却转身,淬了冰的眸,冷酷的没有一丝的仁慈:“我就要这样对你!”



    白真真这一次,是真的吓瘫在地上了,她恐惧不安的望着这个年轻男人,他就像来索命的地狱使者,手握杀生大权,将她的人生希望彻底的辗碎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狠狠的关上了门,再一次的戴上墨镜,一步一步的往楼梯下走去。



    白真真见他离开后,第一时间就拔通了白依妍的手机。



    “小妍,小妍,救救我!”白真真现在唯一能求的,好像只有白依妍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听到大姨这慌乱不安的声音,立即就问:“大姨,你怎么了?出什么事情了吗?”“季越泽来找我了,他要毁了我,小妍,你们不是交往过吗?你想办法求求他,不要这样对我好不好?”白真真哭哭啼啼的恳求着,六神无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