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58章 断了关系

    这一招还真是够阴险狠毒的,季枭寒对这个叔叔有了更深的了解了,原来他竟还是一个如此无耻的人。



    把自己大哥夕日的绯闻翻出来,他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人性,真是一个可怕的对手。



    就在季枭寒接受到这些照片的时候,季越泽竟然也在同一时间,收到了一份快递。

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已经在他公司的办公室了,白依妍现在是他的打杂小助理,虽然白依妍不喜欢现在这工作,但是,想到可观的薪水,又能见到季越泽,她也欣然接受了。



    “呐,你的快递!”白依妍伸手将快递递过去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懒洋洋的靠在倚背处,幽眸带着一抹高冷:“你是我的助理,我的任何事情,你都可以帮我做,拆快递这种事情,有必要来麻烦我吗?”



    白依妍听了,不由的皱了一下眉儿,真不知道季越泽还能懒到这种地步,这跟他的银幕形象反差的何止十万八千里。



    “万一是你的隐私东西,我也可以看吗?”白依妍必须跟他问清楚,免得又被这个男人怪责。



    “我最隐私的东西,你可能也看了,不是吗?”季越泽邪恶的勾起了嘴角,意有所指。



    白依妍俏脸瞬间就羞的通红了,这个男人还真是无时无刻都不正经,真想知道他脑子里都在想什么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懒得再跟他吵下去了,直接动手,撕开了包装小袋,从里面倒出来几张照片。



    当看见照片里的那个人时,她一双美眸瞬间就睁大了,立即好奇的问:“这怎么有我大姨的照片?她旁边这个男人是谁啊?”



    季越泽听到白妍依的话,眸色微眯,她大姨的照片,怎么会寄到他这里来?



    “给我看看!”季越泽长臂一伸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还是一脸惊愕的表情,把照片递过去,季越泽看见第一张照片的时候,俊美帅气的脸庞瞬间就阴沉一片,随后,他有些恼怒的快速的查看了接下来的几张。



    当他都看完了后,眸色一片冰冷,怒目盯住了同样惊呆的白依妍。



    他从办公大椅上猛的站了起来,一只手举着照片,口气恶劣之极的问:“你说这上面这个女人是你什么人?”



    白依妍被他突然阴沉暴怒的表情给吓住了,她下意识的吞了了吞口水,结巴道:“我…我大姨,怎么了?你认识他旁边的那个男人吗?”



    “那是我爸!”男人一字一顿的咬牙切齿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吓的倒抽了一口冷意,一双美眸也惊慌的瞠大了,天啊,大姨竟然跟季越泽的爸爸照了这些亲密照片?

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?



    下一秒,白依妍就感觉胸襟突然被男人一把拽了过去,她娇小的身子也跟着紧贴在他的胸口处,她惶恐极了,抖着唇片问:“季…季越泽,你要干嘛?”



    “你大姨竟然是我爸爸的婚外情人,白依妍,你该怎么解释?”季越泽刚才也扫了一眼照片上的时间,一共五张,一年的间隔,可见这五年,他们都在一起,妈妈知道吗?



    季越泽从来都不去管妈妈这些年的感受,可此刻,他的心脏莫名一揪,疼痛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妈妈当年如此绝决的选择离开季家,是不是她早就知道爸爸在外面有女人的事情?



    如果这就是妈妈当年狠心离去的原因,季越泽只感觉身体一震,冷意袭遍了全身,他不知道该恨还是该怜悯了。白依妍脑子也是一片空白的,她语无伦次的急着解释道:“季越泽,你听我说,我其实对我大姨了解的并不多,只知道她有几年一直在国外发展,而且,听说她发展的很不错,我真的没想到她竟然是跟你爸



    在一起了。”



    “这个女人在哪?她在哪?”季越泽此刻大脑空白,理智都几乎要失去了,他只想找到这个女人,质问她当年为什么要拆散他父母的婚姻,肯定也是她,让妈妈受尽了委屈,绝望之极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当然知道她大姨现在在哪里了,可是,她真的要带季越泽过去找她算帐吗?



    “季越泽,你能不能先冷静一下,要不,我先打个电话跟我大姨聊聊这事,看看她怎么说,也许他们当年都有苦忠的,事情不是你所想的那样…”“你少在这里跟她求情,她就是一个不要脸的插足者,这个人是我爸爸,她破坏了我爸妈的感情,白依妍,如果你还想拿到尾款,现在就把这个女人的地址告诉我,我要亲自去找她问清楚。”季越泽本来脾



    气就比较火暴,此刻,发生这种事情,他已经无法压仰住内心的愤怒了。白依妍被夹在中间,真的两头为难,她小脸一片惨白,一双美眸望着季越泽,语气充满了恳求:“季越泽,我求求你了,你能不能让我先跟她聊聊,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你的伤害很大,可她是我大姨,她对我



    家帮助了很多,当年就是她出的钱,让我安葬了我的爸爸,她对我来说,也是至亲的人。”“至亲的人?是不是你们白家的女人都是这么没有道德底线?你走吧,钱我会给你,你最好去提醒你大姨,让她躲远点,别让我找到她。”季越泽听到白依妍竟然还在给这个狐狸精女人求情,他简直要气恼



    极了,所以,心一冷,直接就让她走人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浑身一颤,美眸含着一抹忧伤望着脸色铁青,冷酷无情的季越泽。



    “好,我走,剩余的钱,我就不拿了,你也不用再给我了,反正我们都没有完成那份协议。”白依妍虽然很爱钱,但是,她现在心痛之极,发现,钱也治愈不了悲伤的心,有再多的钱,又能如何?



    “我说了给你,就一定会给你!”季越泽冷漠的声音在她的身后传了过来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打开了他办公室的门,失魂落魄的离开,当她走到大厅的时候,就听到短信传来的提醒声,她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尾款打给她了。



    嘴角划过一抹苦涩,他把尾款打给她了,是不是说明,他以后真的不想再看见她了?真没想到,事情会突然变成这样,白依妍只觉的鼻子发酸,泪已经滑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