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55章 独自欣赏她的美

    听到唐悠悠说出这么严重的后果,季枭寒内心狠扯了一下,痛楚漫延。



    其实,在她昏迷着的时候,他也询问过医生会不会导致失忆这种事情,医生的回答是有这种可能性,当时把季枭寒狠吓了一跳。



    “别乱说,我不会让你有事的,不管你是否失忆,你都是我的女人,我要定你了!”季枭寒就怕她再胡思乱想,立即说出了承诺,想给她安心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内心划过蜜意,嘴上扬着甜甜的笑意,这一次,算是彻底的放心了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的高档公寓内,白依妍抱着一个包枕躺在床上,辗转反侧,就是睡不着觉。



    她想自己是疯了吧,竟然又答应了他的要求,继续扮演他的女朋友。



    她不是天生的演员,所以,她演的很吃力。



    不像季越泽一样,生来就有演戏的天赋,可以迷惑众人,和他对戏,白依妍觉的自己就是一个傻子。



    自嘲自怜的东想西想着,但最令她不安的,还是自己的一颗心。



    她本来就有点喜欢季越泽的,以前喜欢他的外表,还有他在媒体面前的那一抹清贵和绅士,可现在,接触多了,发现他那么可恶,那么无赖,竟然也变成了一种吸引她的气质,唉,这可怎么办?



    她真的不想爱上他,爱上一个自己撑控不了的男人,那就等于在惹火自焚,后果严重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在警告着自己,却发现,一点用处都没用。



    心还是悸动着。



    而此刻,隔壁房间的季越泽,他正拿着IPAD刷着网络,看着他工作相关的事情。



    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从和大哥聊了之后,他的心情瞬间就平静下来了。



    对唐悠悠的那份感情,也收敛了,甚至,他不会再主动的冒出她的身影,不会再去想她受了伤害和委屈后怎么办,要不要去安慰她。



    现在,大哥呵护她如至宝一般,她受伤委屈了,大哥肯定会第一时间照顾她,安慰她,她这辈子会很幸福的。手指停在屏幕上面,一张关于他和白依妍走红地毯的照片,在强烈的镁光灯下,白依妍美丽的就像一只暗夜精灵一般,一双闪着光泽的眸子,不经意的被镜头捕捉,光彩迷人,肌肤似雪般白嫩,嘴角勾着



    浅笑,很漂亮,和自己并肩而站,也并没有掩盖她散发出来的那种青春光芒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幽沉的眸子微眯了一下,看来,他眼光还不错,这个女人很有做大明星的潜质。



    之前,他也考虑过要把她捧为耀眼的巨星,可此刻,看着镜头下面还有很多男人都在惊艳盯着她,季越泽突然脸色变了一下,那个想法在脑海里被删除了。



    如果她做了明星,那么她的美丽,将被所有男人观赏,一想到这种感觉,季越泽就莫名的燥郁,不行,他发现的美玉,拒绝观赏,就算要看,也只能给他一个人看。



    所以,季越泽绝对不想再让白依妍踏入星途。



    当发现自己的这一切想法时,季越泽眸色僵住。



    他为什么会对白依妍产生了一种自私的占有欲?



    这到底是一种什么情况?



    就算当年他喜欢唐悠悠,也没有这种想法啊,喜欢唐悠悠的时候,就只想着多见她几面,多跟她说几句话,占有两个字,几乎都没有在脑海里出现过。



    可此刻,他发现自己对白依妍竟然产生了这种不可思喻的想法。



    难道,自己喜欢上她了吗?



    季越泽越发搞不懂自己的思绪了,他堂堂季家二少爷,上升的巨星,竟然会喜欢一个默默无名的小女人?而且,那个女人还在想办法要逃离自己的身边。



    这绝对不可能!



    季越泽一想到白依妍想要跟他断绝关系,就烦闷之极,手中IPAD往床头柜上一扔,莫名的渴了,想喝水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披着一件黑色睡袍就往外走,只是,当他打开门的时候,看见客厅里一抹娇美的身影,也正拿着杯子在倒水喝。



    听到身门开门的声音,白依妍转过头看去,就看见男人把身上的睡袍当成了摆设,好好的带子并没有系上,反而直接敞开了,里面就只有一条内裤,堂而皇之的走出来,显示出他一身结实完美的好身材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吓的美眸一滞,呼吸一紧,赶紧背过身去,捧紧了手中杯子,懊恼的皱起了眉头。



    季越泽身材比那些走T台的模特还好,他曾经也走过T台,身材好到令女人尖叫。



    此刻,他就像在走T台似的,优美的步履,犹带着一抹野性和霸气,朝着背对着她的女人走了过来。



    “给我一杯水!”季越泽慵懒的开口,仿佛把白依妍当成小女佣似的。



    “杯子就在柜子里,你自己拿一下吧!”白依妍现在可不敢转过头来看他的身材,她怕自己会更睡不着,要失眠到天亮了。



    “你喝完了吗?”季越泽还就是懒,偏不去拿空杯子,只懒洋洋的盯着她手里的杯子。



    “还没!”白依妍明知道他是故意捉弄她的,她也不想让他衬心如愿,所以,她把手里的杯子握的更紧了一些。



    “这么晚不睡?睡不着吗?”男人听着她咕噜的喝水声,薄唇微咬了一下,竟然更渴了,这种渴,不仅仅是身体,还有身理性的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摇头:“不会啊,我刚睡了一觉起来的,我睡的很好!谢谢关心。”



    她可不敢让这个男人知道自己其实也失眠到现在,看到他,她更加清醒了。



    季越泽见这个小女人说话处处跟自己对着来,他薄唇一勾,一抹邪恶涌上眸底。



    “我睡不着,你有什么办法帮帮我吗?”季越泽突然一副可怜的表情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听到他有求于人的口气,转过头看着他,就见他薄唇勾着笑,哪里可怜了?



    “抱歉,我也帮不了你!”白依妍不知道他在玩什么名堂,只能小心慎重的回答。



    怕自己回答错了,就又跌进他的陷阱里,他欺负人的时候,是没商量的。



    她算是真怕他了。“你能的,我听说晚上运动一下,会有助睡眠!”果然,季越泽就不正经了起来,甚至可恶的笑出了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