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52章 想他了,怎么解?

    严谨的办公室门外传来敲门声,在这寂静的夜色里,显的异常的沉重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眸色微眯,沉声开口:“进来!”陆清抱着一踏资料走了进来,看到男人转过来的黑色大椅,他急着开口道:“少爷,我已经把那几个人最近四年的通话的记录都拿过来了,如你所料,他们每一个月都有几次往m国通话的记录,时间都在半



    个小时之内,虽然他们每一次通话的号码都有变化,但,情况已经很可疑了,他们肯定是在向某个人或者某个组织汇报过什么,而且,有关公司的一些重要事情。”季枭寒俊美的面容,闪动着冷酷的光芒,他将手边的咖啡杯放下,冷着声说道:“我派人紧盯着我叔叔在牢里的一些情况,听说他在牢里突然爱上了学习,季云宁每隔几个月就会给他送去一些书本,那些书本我也让人记录下来的,都是一些商战上有名的书,我叔叔这个人的性格我清楚,他野心大,胆子也大,而且,喜欢急功近利,当年,他为拿到管理大权,不惜利用他的女儿来接近我,引诱我做出了不少的错事,几次都差一点把我爷爷给气到要进医院的地步,那个时候,我以为自己是年少轻狂,可现在想来,那些都是我叔叔的阴谋,一步一步的让我踏入他布置的谄阱,我知道,他肯定不会善罢干休的,



    他沉寂了五年,只为了一次更疯狂的反扑。”“少爷,我们在明,他们在暗,我们这一次面临的危机,比以往的更加凶险,如今,他们动作这么阴毒,我们又毫无防犯,接下来,应该怎么办才好?”陆清最近也为公司的事情忙的焦头烂额了,一向清醒



    的头脑,都有些短路了,不知道该怎么解决眼前的危机。“他如果想要夺回公司的管理权,唯一要做的就是抢购公司的股权,不过,他应该也清楚,如果想要通过购买股权来实现他的野心,只怕机会并不大,除非,他能够说动我爷爷,把他手里的股权转让给他,但那绝对是不可能的,我看过我爷爷的遗嘱,他把他手里的股权分了三份,一份给了我奶奶,接下来的两份股权,他已经转给了我的两个孩子。”季枭寒沉声分析着,感觉如果真的要硬碰硬的来,叔叔毫无



    胜算的机会,当然,不排除他拿命相博,那后果就难料了。如果说季枭寒以前并不惧怕威胁,那是因为他没有弱点,谁也别想威胁到他,但现在情况不同了,他最大的弱点清楚明了的暴露在别人的眼中,如果对方随便抓住了他的一个弱点,都将给他带来毁来性的



    打击。



    陆清点着头,愤愤不平的说道:“他已经犯下了错误,老爷子对他早就失望了,肯定不会把股权转让给他的。”“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他会耍别的什么阴招,目前,公司损失了一名大客户,已经引起了业界的注目,我们的股票已经有了下跌的趋势,不过,所幸这一切,都还能控制,就怕他还会想出别的办法来整治我们,我们从今天开始,作何的事情,都必须小心一点,不要给他机会。”季枭寒沉声叮嘱,叔叔是属于那种心狠手辣的人,虽然他看着很儒雅,但却是一只吃人的笑面虎,既然知晓他的根底,季枭寒就不敢



    轻敌。



    “少爷,我们旗下公司众多,处处都透着弱点,真不知道他的下一招数会是什么。”陆清担心道。



    “不管是什么,我们早做好应对措施就行,再说了,又不是只有他懂得主动攻击,念在我们叔侄一场,我会对他先礼后兵,如果他执意要跟我作对到底,那我就不会再对他手下留情了。”季枭寒冷酷道。



    “希望少爷不会心软!”陆清低声提醒。“是啊,我之前就是太心软了,原本可以让他在牢里坐到死,可我还是经不住我奶奶的恳求,只让他在里面待了五年就放出来了,我没想到他竟然不珍惜这么好的时光,又开始作妖了。”季枭寒知道陆清这



    句话的意思,他忍不住自嘲起来。



    “少爷有人情味,这是我们做下属最大的福气。”陆清微笑说道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手指轻轻的敲了一下桌面:“把资料给我看看!”



    陆清赶紧把调查的清单都放到他的面前,足有半指高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冷笑:“我花了高薪,却养着一群白眼狼,这么多他们背判的证据,休想我会让他们安度晚年,等到证据确凿,你立即找律师起诉他们。”



    陆清也恨恨不平的咬牙:“一定不要放过他们,这帮吃里扒外的白眼狼,就该严惩,拿了钱,就想安然退出,他们还是想的太简单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我先过目,一个小时后,再过来找我!”季枭寒决定亲自看看这些资料。



    “好的!”陆清不再打扰他,转身轻步离去。



    季家庄园别墅内,唐悠悠终于把两个孩子都给哄睡了。



    她吃了药后,就躺在床上,可是,却毫无睡意。



    虽然她眼皮很困,但是,脑子却无比的清醒。



    她想知道季枭寒什么时候能回来,想知道他现在在公司里忙着什么事情,又是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,会不会有女职员在跟他一起开会?



    天啊,她想的太乱了,脑海里想着他要是和别的女职员在说话聊天,心里就泛起了一股闷闷的酸意。



    一定是她太闲了,所以才会有时间在这里胡思乱想。



    要不要给他打一个电话关心他几句呢?



    如果打给他了,会不会打扰到他工作?万一他在开一个很重要的会议呢?



    唐悠悠直接撑坐了起来,想到自己刚才洗澡时,只能擦拭到前面,后背却没办法擦拭,她就莫名的想念季枭寒。



    如果这个时候他在卧室里,她就可以安心的入睡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从来没有像这般的六神无主过,她拿起了手机,紧紧的捏了捏。打开屏幕,翻到季枭寒的手机号,却犹豫着要不要拔打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