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40章 被他看穿了

    唐悠悠听着身后跟来的沉稳脚步声,她心跳的快了一些,不敢去回头,默默的推开了卧室的门走了进去。



    身后的脚步声也没有停顿,一直跟着她进入了房间。唐悠悠本来就是因为受不了他刚才在客厅里说那种暧昧的话,所以才跑到楼上来躲他的,可没想到他竟然也跟上来了,唐悠悠其实刚才已经吃过一次药了,她眉儿不由的拧了一下,怎么办?难道她真的要



    再吃一次?那岂不是真的要吃错药了吗?



    可是,身后的男人肯定在看着她吧,唐悠悠只好走向旁边的柜子处,拿起了自己的药,心不在焉的拆着包装纸,一双美眸,用余光去看身后的男人。



    男人走进来的时候,伸手也把房门给关上了。



    封闭的空间里,唐悠悠听到自己的心跳声,在加速。



    “悠悠,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?”季枭寒看着她僵着的娇小背影,声音低沉的问。



    “什么事?没有啊!”唐悠悠本来就心虚,听到他这样问,更是吓的小脸都雪白了一些。



    “那你紧张什么?”男人沉步走到她的身侧,看见她只是拿着药,却并没有吃下去,大掌伸手摁住她的小手:“你瞒不过我的眼睛,你不擅长对我说谎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听到他这番话,内心咯噔了一下,这个男人知道了什么吗?

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没说谎啊。”唐悠悠还在作最后的反抗,内心却是怕的要命,季枭寒说她说了谎,可她对他说的谎好像不少呢,到底他指的是哪一件事情啊?



    “上次在国外,你手机来了一条关心的短信,我问你是不是陆轩辰的,还记得你怎么回答的吗?”季枭寒幽沉的眸子,紧锁着她苍白的脸蛋,看着她这一副被自己惊呆的样子,他还是有些心疼的。



    他真的不该这个时候去质问她这件事情,因为,她头上的伤还没有好全。



    可是,他真的忍不住了,作何的事情,他都可以妥协,但一旦碰触到感情的事情,季枭寒再冷静,也几乎要失去理智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美眸瞬间就惊大了,她当然记的自己是怎么回答的。



    她好像说是,然后季枭寒也相信她的话了。“可以对我说一句实话吗?虽然我现在不是你名义上的老公,但是,我们的感情一向稳定,我不希望你在感情上对我有所隐瞒,你了解我的,我对感情一向挑惕。”季枭寒伸手过来,替她把药都准备好了,



    然后拿起她僵住的一只小手,把药轻轻的放在她的掌心处,又把旁边的水杯端给她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看着手心里的那些药,她神色一呆。



    “先把药吃了吧!”季枭寒的语气并不强烈,只是维持着他一惯的冷静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彻底的心慌了,她突然把药往桌上一放,轻叹了一声:“其实,我吃过药了!”



    季枭寒俊美的面容微怔,深沉如海的目光,更加深幽的探究她的表情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随后,她咬了咬唇片:“你知道了什么吗?”



    “你跟越泽,是什么关系?”季枭寒突然问。



    这个问题,让唐悠悠大脑一炸,受伤的位置,隐隐作痛。



    她瞬间伸手摁了一下自己的头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看到她做出这个动作,俊脸瞬间一僵,立即就紧张的关心她:“怎么了?头又痛了吗?”



    唐悠悠摇了摇头:“不是,季枭寒,如果我把事情告诉你,我会相信我吗?”



    “我会!”季枭寒声音低沉,目光坚定的望住她:“但你必须要对我说实话。”



    “我说的都是实话,我和季越泽之间,的确发生了一点事情,但是,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。”唐悠悠紧张的望住男人的表情,深怕他会突然生气。



    “到了哪一个程度?”季枭寒的脸色也为之紧绷,性感的薄唇,紧抿成了一条线,深怕她会说出令他绝望的一句话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再一次的深吸了一口气,鼓足了勇气才说道:“他对我表白过,但你一定要不误会了,他只是单纯的喜欢我,我对他一直都是朋友之间的那种关系。”



    “他先向你表白的?什么时候?”男人大掌蓦然攥紧,声音一下子就沉郁了下去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看着他那隐忍不发的怒气,她十分的不安,于是,她伸出柔软的手指,想要去安抚他的怒气,碰触到他的手指时,才发现,他的手指紧紧的攥着,像是随时都会爆发出来。



    “季枭寒,你不要生气好不好?我知道,我不该瞒着你这件事情的,但你放心,我和季越泽永远都不会有超越男女之间的关系,现在,他也交了女朋友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你怎么没有告诉我,白依妍就是他找来演戏的人呢?”季枭寒那么的精明,在他那双锐利的目光下,作何的虚假,都无所躲藏。



    他早就觉的弟弟和白依妍不像一对情侣,虽然他们努力的装出恩爱的样子,可那种感情太过刻意,也太过僵硬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没想到季枭寒竟然连这件事情都看出来了,她浑身不由的抖了一下。



    如羽翼一般的浓密长睫迅速的眨动了两下,掩饰着内心的慌乱。



    “对不起,我不该瞒着你的,可是,我又害怕你知道真象后会很失望。”似乎除了道谦,已经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了。



    “悠悠,我的确很失望,我一直以为,你绝对不会骗我!”季枭寒往前迈了一步,靠她很近,声音透着浓浓的失落感。



    乔初心吓的脸色一白,猛的抬眸,望着男人那双受伤的黑眸,心里乱作一团。“季枭寒,我也不想骗你的,我就是很害怕,我觉的这么荒唐的事情,最好还是不要让你知道,我怕伤了你的心,但你一定要相信我,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,也很害怕,很不安,季越泽他也并没有做出过



    份的事情,他也想让这件事情就这样过去的。”唐悠悠语无伦次的想要解释清楚,却发现,内心的害怕,已经令她焦急的眼眶都泛红了。看着男人那紧抿着的薄唇,眸底的怒气,唐悠悠不知道还能再怎么解释,他才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