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39章 怕她吃错药

    白依妍没想到老太太竟然还点了自己的名子,她一时有些受宠若惊。



    兰悦望向白依妍,她知道小儿子最近交了一个女朋友,只是,她一直都没有见过,今天总算是见了面,长的还真漂亮,而且,看上去也很乖巧的样子。



    “好的,奶奶!”白依妍只好在季越泽的身边坐了下来。



    季枭寒也挑了一张沙发坐下,没有说话,等着老太太说。老太太先是叹了一口气,紧接着,她发表自己的想法:“枭寒,小泽,你们的爸爸去逝也有十多年了,今天,奶奶希望你们能够和你们的母亲重修旧好,我跟你爷爷都商量过了,你爷爷也是这个意思,想听



    听你们的意见。”



    季家两兄弟的表情皆是一震,兰悦也有些惊讶的望着老太太。



    她眼眶始终含着泪光,望着自己已经成年的两个儿子,由其是大儿子身上那种过早成熟冷静的气质,令兰悦深感痛心。



    “我反对!”季越泽立即开口说道,语气透着一抹讥嘲:“为什么又要跟我们和好了?是不是夏维文不爱你了?嫌你年纪太大了,要把你一脚踢开…”



    兰悦听着小儿子的冷嘲热讽,脸色瞬间变得惨白。



    老太太皱眉,严肃的斥责:“小泽,不准乱说话。”“我没有乱说话,奶奶,你今天是怎么了?为什么要让我们和好?当初是她抛弃我们不顾的,一直以来,你也教我们就当没有她这个妈妈,今天怎么一切都变了?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季越泽情绪有些激



    动,只要一想到自己年少时追着妈妈的车跑的那一个画面,他就不想原谅她。



    兰悦突然开口道:“算了,当年是我的错,我无法迷补,更没有脸面去要求他们重新接受我,谢谢你!”



    老太太皱着眉头,一脸威严的坐着,转过头,目光盯着自己的大孙子。



    “枭寒,你说句话吧,你原谅你妈妈吗?”老太太很直接的问。



    季枭寒低着眸,深沉的目光里,令人猜不透他在想什么。



    他大掌微微的攥紧,随后,松开,声音漠然:“给我一个原谅她的理由!”“还需要什么理由啊?你们两个都是她千辛万苦才生下来的,由其是你,你是头胎,当年差一点就难产了,你妈妈在产房躺了一天一夜才把你生下来。”老太太听到两个孙子的态度都是这么的坚决,虽然她



    很想让给兰悦一个重新回归季家的机会,可是,看来,这机会不大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脸色更加的僵沉,却是没有再说什么。兰悦觉的事情可能真的没有任何的转机了吧,她只能失落的自嘲:“老太太,过去的事情,还是不要再提了吧,感激你这么多年把他们两兄弟照顾的这么好,以后,还指望着你能够继续陪在他们的身边关照



    他们。”老太太见兰悦也想退缩,立即不满的自嘲道:“我还能活几年啊,以后这两个孩子怎么办?你好歹是他们的亲奶奶,帮着照顾他们是应该的,再说了,越泽和小妍也马上就要结婚了,他们如果生了孩子,谁



    帮忙照看啊?”



    旁边听的有些呆愕的白依妍,突然听到老太太的这句话,她雪白的脸蛋莫名的就羞红了。



    老太太这么重视她,她真的很感动,可惜,她和季越泽的关系,也只有她自己最清楚了。



    结婚生孩子这种事情,是绝对没有可能的。



    她也不敢奢望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却冷淡道:“就算我们以后生了孩子,我也会请保姆帮忙照顾的,又不是没有钱请不起。”



    老太太皱眉,轻责道:“保姆虽然请的起,但是,毕竟不是自家人,交给她,我都不放心。”



    兰悦知道老太太是一片好心,可是,她也了解自己儿子的性格。



    如果强迫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,那效果肯定会相反的。

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唐悠悠和夏维文,牵着两个孩子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看见夏维文,又冷哼出一声。



    夏维文下了楼,就对兰悦说道:“时间不早了,我们先离开吧!”



    兰悦站了起来,点头:“好,我们先走一步!”



    唐悠悠知道留不住爸爸和兰悦,就让两个孩子送他们出去坐车。

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却是很喜欢他们,站在台阶处,朝他们挥手。



    等到他们离开后,季家的气氛,瞬间就沉闷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有些手足无措,感觉让破坏这气氛的人就是自己,她很不安,也很内疚。



    也许,在她和季枭寒还没有结婚之前,她真的该出去找一所自己的房子住下来。



    这样,爸爸要来看望自己,随时都可以了,而不是还要连累整个季家的人都不高兴。



    老太太见自己想办的事情没有办成,有些失落的叹了口气:“好了,他们也都走了,大家别沉着个脸了,该干嘛干嘛吧,云叔,晚餐准备好了吗?”



    云叔从餐厅走了出来,恭敬回答:“老太太,可能还需要十多分钟的样子,准备好了,会来通知您!”



    “好,辛苦你了!”老太太感激一笑,然后,对两个小家伙招招手:“走,我们到楼上去找你们的曾祖父下楼吃饭了。”

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也很精明的发现,客厅里的气氛不太对劲,于是,都快速的跟着老太太上楼去了。



    此刻,客厅里坐着的四个人,表情各异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紧张的捏着手指,看了看季越泽沉郁着的俊脸,她吸了口气,鼓起勇气说道:“刚才谢谢你让我爸爸见孩子!”



    季枭寒薄唇微微勾了起来:“是吗?那你知道我喜欢你怎么谢谢我吗?”



    这一句话,让沉闷的空气里,飘荡起了暧昧的因子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和白依妍也都是成年人,两个人虽然还没有正式有过男女关系,但是,听季枭寒这句话,只怕唐悠悠的谢礼,肯定不一般了吧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显然也没料到季枭寒竟然会说出这句话,她苍白的小脸,瞬间就通红一片。



    她偷偷的瞄了一眼,就看见门外和餐厅匆匆路过的佣人。



    “咳…我好像忘记吃药了,我先上楼去拿药!”唐悠悠已经不好意思在客厅里待着了,于是,她胡乱找了一个借口就快步的往楼上走去。



    “我帮你看看,免得你吃错了药!”季枭寒突然站了起来,笔直俊雅的身形,也沉步的跟着唐悠悠往楼上走去。唐悠悠听到他一句吃错药,脑子又是一嗡,今天的季枭寒,似乎给了她一种心慌意乱的感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