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32章 这误会大了

    季越泽把手中的钢笔来来回回的翻转着,看了看时间,已经是三点多了,他刚才在电话里,逞能似的跟大哥说,会带白依妍一块儿回去吃晚饭。



    可是,如果他没记错的话,他好像把那个女人晾在自己的公寓里了。



    上次他吻她的时候,她给他来了一记千斤顶,所有的柔情,所有的趣情,一下子就被她的腿给顶没了,这令季越泽无比的恼火。



    这要是毁了他的命根子,他一定不会放过她,而且,这辈子就娶定她了。



    不过,幸好,他的命根子还完好无损,但是,受了罪是真的,后来他小号的时候,都是疼的。



    季越泽越想越生气,想他堂堂一个大少爷,竟然还被那个女人如此的嫌弃,真过份,换作任何一个,也绝对不会像她那么呆板无趣的。



    俊脸黑沉难看一片,可是,随着时间往前推移,季越泽直接将钢琴往桌面上一扔,拿了车钥匙和外套,就打算下楼了。



    不管他和白依妍现在关系如何的僵硬,今天晚上的晚餐,他一定要把这个女人给拽回季家,一定要让大哥知道,他们的关系有多亲密,有多好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坚定了这个念头后,也就顾不得什么男性自尊了。



    他开着跑车,一直到达他的公寓楼下,当他把车停好后,才突然想到一件事情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好像今天要回她妈妈家里吃饭,这个时候了,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回到这里来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昨天也答应过她,要陪她一起回她家吃饭,现在,他算是爽约了。



    “真烦人!”他最不喜欢处理和女人之间的问题了。



    这个白依妍始终是没有唐悠悠那种温和脾气,善解人意,果然,人与人之间,差距就是这么大。



    难道这就是单身女人和做了母亲女人之间的差别?



    季越泽一片胡思乱想,拿出手机,犹豫了两秒,薄唇一咬,还是打了电话给白依妍。



    电话响了很久,竟然是一个男人接听的。



    “喂…哪位!”男人声音听着,也很年轻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本来心情就烦燥之极,突然听到一个男声,俊脸瞬间一愕。



    “难道是我打错了?这不是白依妍的手机吗?”季越泽立即有些冷漠的问。



    “这是依妍的手机没错,你是哪位?”对方很干脆的回答了他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神色更加的惊诧了,漂亮的眉宇一拧:“你是谁?为什么你可以接她的电话?”



    “我是她的朋友,依妍喝醉了,正在休息!”对方见他态度不够好,他的语气也不怎么样。



    “我是她男朋友,我叫季越泽,现在可以告诉我,她人在哪里了吗?”季越泽没想到白依妍竟然敢在一个陌生的男人家里喝醉酒,这心得多大啊。



    “哦,我知道是你,依妍她刚睡下,如果你有事,一会儿再给她打电话吧。”对方说完,就直接挂了。



    季越泽脑子一下子就空白了,白依妍这个随便的女人,他吻吻她,她就乱发神经,可此刻,她竟然睡在一个男人的家里,而且,还喝醉了,对方还能接听她的电话,这关系很亲密吗?



    季越泽不死心,只好继续拔打白依妍的电话,因为,他必须把她带到季家去吃晚饭。



    幸好,当他拔打到第七个电话的时候,白依妍的声音传了过来:“谁啊,吵死了!”



    “是我!”季越泽听到她本人的声音后,立即冷着声音说道。



    “你是谁啊?”白依妍的声音听上去,像是很迷糊,看来,是真的喝醉了。



    “我是你男朋友!”季越泽瞬间来了一句重点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格格娇笑起来:“你说谎吧…我没男朋友!”



    “我是季越泽,白依妍,如果你还想收到尾款,别给我装傻,赶紧说出地址,我要过来找你!”季越泽知道,这个女人对钱很敏感。



    “哦,是你啊!”果然,白依妍就清醒了几分,听出他的声音了。



    “地址!”季越泽已经没有耐性了,冷着声音命令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只好把自己的地址说给他听了,季越泽冷哼了一声,直接挂了电话,跑车轰鸣着,直接奔向她所在的位置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听到季越泽要来找她,她脑袋还有些嗡嗡作响,晕晕沉沉的站起来,却又摔回沙发上。



    “堂哥…我有事,先走一步了!”白依妍说着话,就急急的站了起来,拿了背包,打算出门。



    一个身形修长的男人,从卧室走了出来,长相俊雅,气质卓越,他是白依妍继父兄长的儿子,也是唯一从小就对白依妍没有任何偏见的人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和他的感情还算不错,由其是,她曾经还是自己大学里的教授,年纪轻轻的,学识很渊博,白依妍一直很崇拜他。



    裴洛清看着走路都摇晃的白依妍,皱了皱眉头,走过去,伸手扶住她的手臂:“怎么不睡一会儿再走?你这个样子,万一摔倒了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“我真的有事!”白依妍苦笑了一声。



    “我送你下去!”裴洛清说着,就伸手扶住她的腰和一只手臂。



    白依妍一直当他是兄长一般,并没有想歪什么。



    “谢谢你,堂哥!”白依妍感激的说,两个人打开了门,往外走去。



    电梯里,白依妍努力的保持着理智,因为,一会儿见到季越泽,可能还有一场硬仗要打。



    那个男人,他说话不算话,说好中午要陪她回她家吃饭的,可是,她等了他四个多小时,他连人影都不见。



    一定是她太天真了,所以才会那么相信他说的话。



    好傻啊!



    所以,像个笨蛋一样的她,只能借酒浇愁了,却没想到,酒量差劲的要命,几杯下去,就醉的不醒人事了。



    小区门口,白依妍半依半靠在裴洛清的身边,远远的,就看见一辆嚣张的银色跑车驶了过来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眼睛毒辣的看见了白依妍小鸟依人般的靠在一个男人的身侧,心底瞬间就腾起了火焰。



    这该死的女人,果然在乱搞。



    他当初是怎么会觉的她单纯干净呢?一定是他的眼睛出问题了。一个可以随便依偎别的男人的女人,哪来的清纯干净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