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31章 谁说了谎?

    唐悠悠突然出声,打断了温馨的父女时光,唐小奈立即就从季枭寒的怀里跳下来,弯月般的大眼睛,带着笑意跑到唐悠悠的身边去,伸出小手指着季枭寒说:“妈咪,爹地刚才好像不开心呢,你安慰一下他



    哦,我去找哥哥玩!”



    小家伙现在越长越大,也越来越知情识趣了,以前她还不知道要给爹地妈咪制造私人相处的时间,但现在,她已经知道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有些惊讶的望着季枭寒,女儿的话,引起她的关注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没想到女儿如此的关心自己,他俊脸一时有些呆住,当唐悠悠的目光探究的望过来的时候,他竟然下意识的闪避了一下。



    “你刚才接了谁的电话?是工作的事情吗?你公司遇到什么困难了吗?”唐悠悠以为他情绪不好,肯定是跟刚才接的电话有关系,这才试探性的问道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摇了头,低沉着声回答:“没有,公司没什么困难,你别听女儿瞎说,我没事!”



    “没事就好,我看女儿是太小题大做了!”唐悠悠轻笑起来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眸色微抬,望着她那甜甜的笑容,虽然她脑袋上还缠着一圈的纱布,她却依然很漂亮,肌肤透着病弱的苍白,楚楚动人,更加的惹人心疼。



    可是,这样一个看似娇弱的女人,她到底瞒了自己多少的事情?



    以前,季枭寒觉的唐悠悠就像女儿一样纯真,心思简单,绝对不会对他说谎,也绝对不会做出伤害他们感情的任何事情。



    现在,他还能继续相信她吗?



    “我公司有点急事,你在家里安心休息,我现在要赶过去处理!”季枭寒高大的身躯走到她的面前,抬起修长的手指,理了理她耳边微乱的几缕长发,声音低柔。



    “好,你去忙吧,我没事的!”唐悠悠也知道这一个星期,他为了自己担误了太多的时间,公司本来就忙,他肯定积压了不少的公务需要亲自处理。

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记得给我打电话,想吃什么,就吩咐元叔去做,知道吗?”季枭寒虽然要离开,可是,却又那么的放心不下她,所以才会事事都叮嘱清楚。



    唐悠悠低头轻笑两声,用力的点点头:“你不要担心我了,我是个大人,又不是孩子,我要是想吃什么,肯定会让元叔帮忙做的,你有急事,赶紧去处理吧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看着她含笑的双眸,轻叹了一口气,意味深长的说:“悠悠,你还是让我不放心啊。”

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唐悠悠眨了眨眼睛,有些不懂他这句话是什么意思。



    季枭寒低叹一声:“没什么,我就是怕你再出事,照顾好自己,晚上,我会早点回来,对了,晚上我叫越泽回家吃顿饭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听到季越泽的名子,眸色下意识的闪动了两下,随后,她低着脑袋答道:“好的,我一会儿跟你奶奶说一声,让元叔多准备几道菜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刚才是有意提了自己弟弟的名子,锐利的双眸,紧盯着她脸上的每一寸表情。



    当看见她那双乌黑动人的眼眸闪避两下的时候,他的内心,顿时犹如被刺进两把尖刀,隐隐作痛起来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再一次回过头去看他的时候,就只看见他匆匆离去的高大身影。



    当看见那抹高大的背影消失在楼梯口的时候,唐悠悠浑身的力气,突然一泄,她挑了最近的沙发坐了下来。

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怎么了,一提到季越泽的名子,就莫名的感到心慌害怕。



    仿佛,她真的做了什么对不起季枭寒的事情,也许,就是心虚吧。



    瞒着他这件事情,就是对他们真忠感情的背叛。



    唐悠悠一只手撑住额头,一时之间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



    哪怕换任何一件事情,她都绝对不会对季枭寒有所隐瞒的,但偏偏就这件事情,她想瞒一辈子,最好,能够到死都不要让他知道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冷着面容,坐在轿车内,窗外的风景在飞速倒退,他的双眸,却渐渐的模糊了起来,有些空洞。



    这种心情,真的不好受。



    他愿意去猜疑任何的事情,但却不想猜疑弟弟和唐悠悠之间的关系。



    他害怕,当真象掀开的那一瞬间,他会被万箭刺心。



    越是害怕,越是不想触碰,可是,却又不想让这种隐隐的感觉沉入海底。



    “老板,要去哪?”司机大哥一直都紧绷着神经,刚才季枭寒一坐上车,就直接让他开车,并没有说要去的目的地。



    所以,此刻,司机大哥在绕了好几条路后,还是抖着胆子开口问他。



    “去公司吧!”季枭寒疲倦的靠在椅背处,这几天在医院里陪着唐悠悠,也令他疲倦不堪。



    到达公司后,季枭寒就在他的休息室内睡了一觉,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下午两点多了。



    他撑坐起来,靠在床边上,就像一个失恋的人一样,莫名的悲伤。



    伸手,拿了手机,翻到了弟弟的号码。



    以前,他有任何的事情,都会毫不犹豫的拔出去。



    可此刻,为什么想要拔通他的电话,却这么的困难?



    季枭寒甩了甩头,最终,还是拔给了季越泽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看到大哥来电,就像看到冤魂索命一般,惊悚极了。



    虽然说,这样的比喻有些过头了,但是,这就是季越泽此刻的内心描写。



    他是真的害怕接到大哥的电话啊,心虚呗。



    可是,他又不能不接。



    所以,他只能接听,然后以惯常的慵懒语调问:“哥,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悠悠出院了,晚上回家吃饭!”季枭寒有意无意的,还是提了一下唐悠悠的名子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在电话那端微愣了两秒,然后轻咳了两声,认真回答:“好的,我忙完了工作,就一定赶过去。”



    “一定要来!”季枭寒还是听到了弟弟那停顿的意思,俊脸瞬间沉了下去。



    “放心吧,肯定来,我还会带小妍一起过去!”季越泽故意扯上白依妍,就是为了让大哥相信他是一个有女朋友的人。



    “好!”季枭寒说完后,就直接挂了电话。季越泽拿着手机,呆愣了半天,突然懊丧极了,为什么?为什么把自己陷入到这种困境里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