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22章 谁的清白更贵

    白依妍那呆呆的样子,让季越泽眸色为之一深,下一秒,他大掌伸过去,把住她的脑袋,往前一摁,他的薄唇迅速的将她的小嘴给吻住了。



    这个吻,来的那么的突然,还没有来得及反映,就已经深沉绵热起来了。



    “唔…”白依妍毫无心理准备,就感觉他霸道的唇舌,强势来袭。



    男人气息很好闻,带着淡淡的柠檬清香气息,可他的唇,明明是有热度的,为什么白依妍却只感受到了阵阵的凉意,她两只小手垂在身侧,想要伸手去将他推开,却发现,手指无力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悲伤的发现,自己竟然不仅仅只把他当成偶像来崇拜和喜欢了。



    他轻而易举的就勾起了她内心那狂热的涟漪,她是从身体到心理,都喜欢上这个男人了。



    怎么办?



    这样下去是不行的。



    “跟我接吻,也敢发呆?找死!”季越泽发现,这个女人一点儿也不专心,简直就触犯了他的禁忌,他最讨厌被人忽略了。



    “啊…痛!”白依妍就感觉自己的唇片被男人用力的咬了一下,虽然没有咬出血来,但是,也足够把她疼醒了,她美眸颤抖着掀开,对上男人那不悦的脸色。



    “你干嘛咬我?”白依妍简直要气死了,强吻她的人是他,咬人的也是他,到底有没有把她当一回事啊?



    “在我吻你的时候,你脑子里想的是哪个混蛋?”季越泽觉的,她分心的原因,肯定是因为在想着别的男人,不然,怎么会对他一点回应都没有呢?



    白依妍听到他骂出混蛋两个字的时候,不由噗哧一声笑起来。



    “笑什么?有什么好笑的?白依妍,你是不是交过男朋友?”季越泽见她笑了,更加的恼羞成怒,严厉的质问她。



    白依妍不想告诉他,他嘴里骂的那个混蛋就是他自己。



    “我交过男朋友不行吗?你不是也喜欢唐悠悠吗?”白依妍故意说气话来气他,想看看他的反映。



    “我对唐悠悠是最纯洁的感情!”季越泽厚着脸皮说道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呵呵两声:“你说纯洁就纯洁啊,我就不相信你没有想过跟她在一起的画面。”



    季越泽瞬间被她的话擢中了痛处,他突然像被惹怒了似的,健拔的身躯猛的往白依妍身上压置了过去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又被惊了一跳,吓的她脑袋往后一仰,噔的一声,她的后脑就直接撞到地板上去了。



    幸好,是木地板,没有那么的疼痛。



    季越泽两只大掌撑在她的肩膀两侧,居高临下的盯住她的眼睛:“白依妍,你在吃醋吗?”



    白依妍表情一滞,随后,她侧开了眸,望向窗外:“我没有!”



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要用唐悠悠的名子来刺痛我?你明知道她是我不可揭的伤疤,你就是吃醋了。”季越泽犀利的眸子紧锁着她略微胀红的脸蛋,这个女人还真是嘴硬。



    白依妍鼻子莫名的一酸,随后,咬住下唇,眼眶泛起了水雾。



    “怎么变哑巴了?”季越泽薄唇勾起一抹讥讽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松开了咬住的唇片,也自嘲的笑了起来:“我就是吃醋了又怎么样?难道我连吃醋的权力都没有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你可以吃醋,但,我不准你伤害到唐悠悠,记住了吗?”男人声音低沉,危险,带着一丝的警告。



    白依妍不由的气笑起来:“你想的太多了,我不会伤害她的,我觉的错的人不是她,是你!”



    季越泽微怔,突然邪气的往下压了去,他健拔的身躯,已经完全的将白依妍贴住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吓的小脸都白透了,赶紧伸手推他,一边推,一边急促道:“季越泽,你干嘛呀,你不要这样行吗?我害怕!”



    季越泽原本也只是想捉弄她的,在听见她说害怕的时候,他微怔。



    随后,他翻了一个身,和她一起躺在地板上,声音透着讥嘲:“你怕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怕你啊!”白依妍淡淡道:“我可不想丢了心之后,又把清白给丢了。”



    “说的好像你还有清白似的。”季越泽反唇讥讽了一句。



    白依妍一听,瞬间就气炸了,下一秒,她竟然大着胆子,主动的翻身把他给压住了,气呼呼道:“季越泽,我当然还有清白,要不,你来试试!”



    季越泽没想到这个女人刚才还一副胆惊受怕的样子,现在,反而变成女王一样,主动的令他不可思议。



    “白依妍,我的清白比你的更贵重!”季越泽伸手,直接把她推开,随后站了起来,理了理他身上的衬衫:“记住,下次进我房间,要敲门!”



    白依妍被他如此的嫌弃,小脸划过一抹失落感。



    “放心吧,我听说你要是不愿意的话,女人也不能把你怎么样的。”白依妍自嘲起来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淡淡道:“万一你给我吃药,那我岂不是…”



    “季越泽,你要再这样污辱我的人格,我就不跟你玩了,我现在就搬走!”白依妍简直要气死了,跟这个男人待在一起,她早晚得气疯吧。



    季越泽见她急眼了,那胀红的小脸,竟然还有几份的可爱。



    “我跟你开玩笑的,你也当真?对了,你会做饭吗?”



    “干嘛这样问?难道我还要再当你的保姆吗?你又没有付我双备的工薪,我可不白干活的。”白依妍一看见他的表情,就知道他想干什么了。



    “你要不做饭的话,我们以后吃什么?我总不可能请一个佣人回来帮忙吧。”季越泽还真的想让她当保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眨了眨眼睛,仔细的一想,点头:“说的对,我们之间,不能有第三个人在,不然,我们的秘密都保不住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所以,你做饭,我付你工资。”季越泽耸耸肩膀,像是跟她谈妥了!



    白依妍当然没意见了:“只要你不苛刻我,我同意做饭!”



    “我可是一个很大方的老板!”季越泽一脸自负的说。



    两个人这样子就算是谈妥了条件,接下来的日子,就要同吃同住了。



    “白依妍,你老实跟我讲,你到底有没有男朋友?”季越泽还是执着于这个问题。白依妍只好认真的回答:“如果我说没有,显的我好像没有优越感,我只能告诉你,我的追求者不少,只是我一直没答应而于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