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18章 终究是得不到的感情

    唐雪柔再聪明,还是会有失误的时候,况且,她所认为的聪明,也不过是一些小聪明小手段而于。



    在实力派的季枭寒眼中,根本不够看。



    既然唐雪柔以为警察就是证明她清白的坚实后盾,那么,离开了警局,她是否还觉的自己是无辜的人呢?



    轿车迅速的驶离了警察局,唐雪柔的一颗心,瞬间从高空中坠落,她仿佛听到死亡圣歌的声音了。



    “你们要带我去哪?放我下去,我是无辜的,你们不能带我走!”直到轿车驶出警察局的时候,唐雪柔这才后知后觉的开始闹腾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她和季枭寒并没有坐在同一辆车上,季枭寒不屑跟她坐在一起,这种心肠歹毒的女人,他真的无比反感。



    唐雪柔的身边,坐着的是陆清。



    陆清绝对是一个铁面无情的人,由其是当看过唐悠悠满身是伤躺在病床上的样子时,他就对唐雪柔再没有半点仁慈了。“陆清,你们这是非法绑架知道吗?快停车,放我下去,我已经主动去警察局坦白这件事情了,你们为什么还要揪着我不放?难道你们真的认为是我指使那个人去撞唐悠悠的吗?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,我…



    我也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为了讨好我去伤害唐悠悠。”唐雪柔只能对着陆清大吼大叫了。



    陆清面无表情的盯着前方,根本就没有把她当一回事,拉长的脸色,让唐雪柔更加的恼火起来。



    她见陆清视自己为透明,立即就采取了另一种方式,撤娇!



    男人都受不了她娇滴滴的语气的。



    于是,唐雪柔立即就伸手要去拽陆清的手,陆清无比嫌弃的将手抽开了,冷着表情扫向她:“别碰我,你有什么话,一会儿当着我家少爷的面去说,跟我说再多也没用!”“陆清…我们好歹也相识一场,我是什么样的人,你是清楚的,没错,我的确有些小聪明,可是,我真的没有那个胆子去伤害唐悠悠啊,你一定要相信我,这件事情,跟我没有关系。”唐雪柔没想到陆清竟然



    是这么正直的一个男人,别的男人看见她,都恨不得把她揉进身体里去,可陆清竟然和季枭寒一个德性,哪怕她装出再楚楚可怜的样子,对方也不多看自己一眼。

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近墨者黑吗?这脾气性格都一样的。



    陆清冷哼,讥讽道:“唐雪柔,正是因为我清楚你是什么样的人,所以,我才觉的你刚才所说的话,都是谎言。”



    唐雪柔漂亮的眼睛猛的睁大,一副受了污蔑的表情,急着反驳道:“我没有说谎,我说的都是事实,如果你们觉的我真的指使那个男人伤害过唐悠悠,你们拿出证据来啊,你不可以这样污蔑我。”陆清继续冷笑,语气更加的嘲讽:“当初你为了引起我家少爷的注意,私底下干过哪些事情,不要以为我不知道,我家少爷很有女人缘,可是,只要我家少爷另眼相看过的那些女人,一个个都被你干掉了,



    不是吗?哪怕我家少爷只是给了对方一次吃饭的机会,隔几天,那个女人就彻底的从我家少爷身边消失不见了,唐雪柔,你还敢说你有多么的善良吗?”



    唐雪柔脸色瞬间一片惨白,没想到陆清竟然会搬出她以前的旧事来堵她的嘴。



    她张了张嘴巴,却突然不知道要怎么接话了。陆清见她变成哑巴了,冷哼出声:“你自己是什么样的人,你自己心里也清楚,就少在这里叫冤了,真正无辜的人,是唐小姐,她是你的妹妹,你却残忍的把她送给别的男人玩弄,要不是她遇上了少爷,只



    怕她的人生过的会无比凄惨,还有你,你欺骗了少爷五年,你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少爷给你的一切荣华富贵,你的心里就一点愧疚感都没有吗?”



    唐雪柔继续张大嘴巴,却发不出声音来,就仿佛有人拿东西堵住了她的嘴似的。



    “陆清,你说够了没有?好,我承认,我不是一个好人,但我也没有坏到要伤害唐悠悠的地步!”



    “是吗?你是不敢伤害她,也没有机会伤害她而于,就少在这里为你自己开脱了。”陆清冷笑,觉的唐雪柔空有一张漂亮的脸,但她的人品,真的叫人不敢恭维。



    唐雪柔被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,她生活在这座城市二十多年,竟然还有她不知道的地方。



    不过,这里却像是一个巨大的工厂,空间大的令人喘不过气来。



    唐雪柔再一次被陆清无情的拽着进去了。



    当她跌跌撞撞的被推进去的时候,她只感觉双腿又是一瘫,瘫坐在了地上,一仰头,就看见负手背对着她的男人。



    这个唐雪柔深爱多年的男人,无论什么时候看见他,她内心都会泛起强烈的涟漪。



    哪怕他只用背影对着她,唐雪柔内心的那份纯情,也像是被他轻易的就勾出来了。



    其实,五年前,她也是一个对感情纯真的女孩。



    只是,五年的时间,她拼了命的想要得到这个男人的爱,却又一次一次的失望而归。



    他的心,紧紧的封闭着,任谁来敲,也敲不开那一扇心门。



    唐雪柔以为这世间,再没有哪个女人能够得到他的宠爱。



    却没想到,唐悠悠轻而易举的就得到了,他的专宠。



    唐雪柔那么骄傲自负的一个人,却要眼睁睁的看着处处不如自己的唐悠悠,被这个男人宠爱着,那种感觉,简直就像有人拿刀子在一刀一刀的割她的心,痛苦到丧失了理智。



    “季枭寒…”唐雪柔打着颤,开口喊他的名子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这才冷冷的转过身来,目光一片迫人的寒芒,愤怒的盯住唐雪柔。



    “你没有资格叫我的名子!”男人冷酷无情的剥夺了她的权力。



    唐雪柔只感觉内心一空,仿佛仅剩的那一些期望,都被这个男人给打击破灭了。她自嘲的笑了起来,低着头,悲伤绝望的说道:“你想怎么样?要为了她,杀了我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