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17章 结果难料

    唐悠悠也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,难道自己历经生死,就因为一个男人太爱唐雪柔,她才受到如此可怕的遭遇?



    “唐雪柔主动来报警,想必就是不想承担后果,她还真狡猾,真以为自己就没有罪了吗?”季枭寒俊脸一片黑沉,大掌紧攥成拳,重重的一拳击打在桌面上,眸底酝酿成型的暴风雨,无比骇人。



    “季枭寒,我相信事情肯定不是这么简单的,说不定这就是唐雪柔的一个阴谋。”唐悠悠也是堵着一肚子的火气,她对唐雪柔最是了解,她心机很深,而且,嫁祸于人的手段也非常的高明。



    也许正如她供词里所说的那样,她只不过是在那个男人的面前埋怨了几句,并没有真正的指使那个男人对自己下手,可是,这就是她的高明之处。



    季枭寒伸手,紧握住她温凉微颤的小手,声音透着暗哑与坚定:“你放心,你出车祸,她罪责难逃,就算她逃得过法律的惩罚,这一次,我也绝对不会再给她翻身的机会。”



    “她真的很狡猾,她说的任何话,都不能相信,你不要放过她。”唐悠悠只感觉气到脑袋都疼痛起来了,她已经对唐雪柔一忍再忍了,可是,这一次,她是真的忍不下去了。



    如果不是看在唐家对她有养育之恩的份上,唐雪柔也蹦哒不了这么久。



    可是,她实力作死,也不难怪别人,谁让她就是那么的不安份,不知足呢?



    上次把她关进去,断送了她的明星生涯,可她似乎还没有受到一点教训,竟然还在想办法来对付她。



    如果仅仅只是言语上的伤害,唐悠悠可以再仁慈一次,放她一马。



    但她现在浑身是伤,脑袋还缝了针,唐悠悠如果再放过她,那她就直接可以去当圣母了。



    不,她也没有那么好欺负的。季枭寒知道她很生气,见她脸色都气白了,他十分心疼,伸手,轻轻的在她脸上摸了摸,低声安慰:“悠悠,你别激动,我这就过去处理这件事情,我会让我的助理过来帮忙照顾你,有什么事情,随时给我



    电话。”



    “好,你去处理吧,我不想再给唐雪柔加害我的机会了,你看看有什么办法,可以让她彻底的受到教训。”唐悠悠是真的害怕了,怕这险恶的人性,怕唐雪柔那自以为是的聪明。



    “如果你不想看见她,那我就把她再次送进去,让她把牢底坐穿!”季枭寒也对这种心狠手辣的女人深恶痛极,一个女人,连最起码的善良都没有,那她真的没必要再继续出来祸害别人了。“杀人是犯法的,可是,把她送进牢里,这就是她应有的惩罚。”唐悠悠此刻的心情,是真的想杀人,如果她现在手里有一把刀,她真的会毫不犹豫的将唐雪柔千刀万刮,善良不是罪,但却给了坏人继续伤



    害自己的借口。



    “等我消息!”季枭寒附身下来,在她微凉的额头处轻轻的印上一吻:“不要胡思乱想,也不要再生气了,你现在的情况,不能激动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只好免强点头,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,这才让自己的情绪稍稍平稳下来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拿了外套,转身的那一瞬间,脸色骤然阴沉下来,犹如寒冻。



    他冷着脸,坐车来到了警察局,在关押室里,看见了唐雪柔。



    她一副柔弱受惊的样子,脸色惨白,手指发抖。



    唐雪柔在赌一件事情。



    她报了警,又主动承认了错,相信季枭寒就算生气,也不可能有证据来治她的罪吧。



    如果她能够化险为夷,那就最好不过了。



    “季先生,你来了!”负责这次任务的警察同志,客气的朝他打了一声招呼。



    “她都招供了吗?”季枭寒目光阴沉的盯着唐雪柔,她此刻伪装出一副受了惊吓的小白兔模样。



    很无辜又无害的样子。



    几名警察同志对她倒是客气,因为,她之前也算是名动一时的巨星,再加上,她天生就是演员,对付男人很是有一套,她伪装出来的善良和惊慌,令警察同志一时难于定义她的罪名。



    “是的,她的供词我已经发给你看过了,只能说那个爱她的男人太疯狂了,为了讨得她的欢心,竟然做出违反法律的事情,我们已经追踪到他的位置,出警去抓人了。”



    “谢谢!”季枭寒虽然权势在握,但是,在法律面前,他也不会践踏法律的底线,他是一个良心商人,更是一个守法的企业家,这一点,他非常清楚。



    “季先生过来,也是有话要对唐雪柔说吗?”警察同志好奇询问。



    “我跟她有点私事要处理,可以带她走吗?”季枭寒淡淡询问。



    “是的,她可以离开,我进去通知她一声。”



    唐雪柔听到季枭寒来了,她浑身一僵,冷意从脚底窜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她低着头,一副知错认错的表情走了出来,看见季枭寒,她瞬间就扑嗵的一声跪了下去。



    她是真的跪了,也是因为在看见男人那冰霜般的眼睛时,吓到腿软了。



    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季枭寒冷冷的问。



    唐雪柔瞬间就捂住了自己的脸颊,痛哭不止,充满了内疚和愧责:“季总,对不起,都是因为我,才害唐悠悠受伤的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没想到那个男人竟然会做出这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来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看着这个女人把苦情戏演的这么足,当着这么多警察同志的面,季枭寒也不会把她怎么样。



    “有什么话,我们出去说吧,陆清,带唐小姐出来。”季枭寒声音冷酷无温,听着,就叫人害怕。



    唐雪柔脸色瞬间一惨,下一秒,陆清就过来,将她从地上扶了起来:“唐小姐,走吧!”



    “警察大哥,我…我…”唐雪柔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了,她想向警察求助,可惜,陆清捏着她的大掌用了狠力,她整个人几乎都是被陆清拎着往外走的。



    由于唐雪柔现在没有犯法的证据,所以,警察也不敢强留她。



    唐雪柔脸色苍白一片,就这样,被陆清强行扭送到了车内。



    唐雪柔恐惧极了,季枭寒是要把她带走吗?难道不是所有的事情,都是当着警察的面来解释清楚吗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