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600章 心痛如刀割

    医院那边的具体伤情,目前也还不清楚,唐悠悠陷入昏迷之中,救护车正急速赶去医院的路上。



    听到这些结果,季枭寒浑身都紧绷着,心脏缩作一团。



    他好不容易等到了所爱的女人,一定不能失去她,他不能没有唐悠悠,孩子们也不能。



    陆清看着自家少爷脸色惨白,目光空洞,他整个人也很不安。



    两个人快速的坐进了车内,直奔医院而去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出车祸的消息,医院方面是先给唐悠悠公司打了电话的,所以,公司里的人已经沸腾了起来,个个都很惊讶,唐悠悠这个时候出车祸,难道是因为她伤心过度,注意力不集中导致的?



    还是她想用寻死这一招来挽回季枭寒的心?



    不管怎么样,外人对唐悠悠出车祸这件事情,都保留自己的看法。



    刘夕吓的瘫坐在办公室里,随后,她第一时间打给了陆清,所以才有了陆清焦急推开会议室门的那一慕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出车祸了,季越泽公司却还在等着她过来处理事情,见她在约定的时间没有过来,于是,就打了电话来公司寻问原因,一问才知道事情竟然是这样的。



    于是,季越泽业务部那边,自然也是第一时间打电话给了季越泽报告这件事情。



    至所以季越泽会知道唐悠悠的事情,是因为他之前就强调过了,关于唐悠悠的任何事情,都必须跟他报告。



    发布会的现场,人潮拥挤,来宾都是人气高涨的当红明星,季越泽原本是很少如此高调参加这种场合的,但今天,为了作秀,他就刻意的答应了主办方的邀请,带着他的新女友前来捧场了。



    两个人从下车的那一刻,就备受关注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曾经也是一位媒体记者,所以,她知道记者对明星有多疯狂。



    只是,她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短短的时间里,变成镜头下的人。



    闪亮的镁光灯打照过来,白依妍有些不适应,眼睛都快要被闪瞎了。



    她从来没有参加过这种热闹的场合,没有经验,也很害怕,她唯一能求救的,就是身边这个男人。



    于是,她的手臂,紧紧的挽住他的大手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倒是没有将她推开,只是觉的这个女人太大惊小怪了,不过是走个红毯而于,她有必要抓的这么紧吗?



    “放轻松,不要笑的那么僵硬好吗?”季越泽附在她的耳边,薄唇勾着笑,声音却有些不悦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听话的松了一下手,她也假笑着说道:“你不该带我来这里的,我很害怕。”



    “怕什么?这就是以后你做明星要经历的场合,我带你来适应一下,你该感到荣幸。”季越泽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会当面承认她害怕。

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所有女人都骨子里有一种不甘示弱的性格,季越泽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说害怕,这种感觉倒是新鲜。



    于是,季越泽故意的想要捉弄一下白依妍。



    他不着痕迹的将她的小手推开了,白依妍整个人就只住了。



    可旁边还有很多的记者在拍她们,白依妍就像个被主人遗弃的小狗似的,呆站在原地,不敢乱动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往前走了两步,才发现,身后这个女人竟然呆若木鸡的站着。



    他内心一软,对她伸手:“过来!”



    白依妍有些闷气,这个男人刚才是故意推开她的,真过份。



    把她带到这里来,又不想管她。



    白依妍立即想要快步的从他旁边走过去,也不想搭理他。



    可惜,她好像忘记自己今在穿着高跟鞋还穿了一条拽地的长裙,当她想要很豪气的从这个男人面前路过的时候,突然,高跟鞋踩在她的裙摆上面,整个人一歪,就往前扑了去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眼急手快的上前一步,将摔倒的她往怀里一搂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发出一声惊呼声,原以为自己要亲吻大地母亲了,没想到,她竟然扑进了一个坚实而温暖的怀抱里了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只感觉一抹温香扑面而来,紧接着,女人柔软的身子撞过来,他紧紧的搂住。



    “真笨!”耳边,传来男人奚落的声音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只觉的有苦不能言,如果不是为了配合他演戏,她会笨到穿着九厘米的高跟鞋出来吗?



    她会让自己的后背全部露出来给人拍,还让他们拍到自己摔倒的样子吗?



    “我脚歪了,好疼!”既然这个男人要骂她笨,白依妍当然也不会让他好过。



    于是,她故意的趴在他的怀里不动了,只楚楚可怜的望着他抱怨。



    季越泽见她皱着眉儿,一副真的疼痛的样子,于是,二话不说,直接把她打横抱进了怀里。



    幸好这个女人体重很轻,他抱着也不吃力。



    旁边记者们轰的一声,一个个都炸了似的,猛的将这些镜头都收进了自己的相机里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原本只是想为难一下季越泽的,并没有想到他竟然会直接把她给抱起来,她整个人也有些空白,脸蛋不由自主的就红了。



    当穿过红地毯后,进入休息室的时候,季越泽的手机突然响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被他放了下来,坐在沙发上面,低头去揉她通红的脚跟。



    看来,是真的扭伤了,动一动就疼。



    “喂!”季越泽漫不经心的接了电话。



    “老板,刚才接到唯意公司的电话,唐悠悠出车祸了!”



    “什么?”季越泽的脸色瞬间惊呆,整个人的气息都突然之间变的森冷了起来:“什么时候的事情?她人怎么样?知道吗?”

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我就是听说了这个事情!”



    季越泽急急的将手机给挂了,转身就往外跑去。



    白依妍看到他跑走了,这才想起来他刚才与人的对话。



    谁又怎么了?能够让他这样跑出去?



    白依妍拐着一条腿,跑到门外大喊:“季越泽,你要去哪?”



    可惜,季越泽已经跑远了,根本就听不到她的声音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就像被人丢弃的小狗似的,很无助的望着他消失的方向。



    这个男人还真任性啊,想干什么就干什么,根本就不管她的感受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无力的坐回了沙发上,季越泽跑了,她还需要出席这个宴会吗?看来,她也得准备好逃跑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