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595章 得寸进尺

    穿过层层包围的媒体记者,两个人在季越泽的保镖护卫下,胜利的坐进了停在大厅门外的轿车内。



    这一路走过来的时候,季越泽的手一直都罩在白依妍单薄的身子上面,以免让她受到记者们挤压而受到伤害。刚才努力的挤出那条路的时候,白依妍没有发觉这一点,绷着神经在听季越泽是如何应付媒体提问的,可是,当她坐到车上的时候,才感觉手臂一侧微微火热,这才想到刚才男人的手一直搭在她的肩膀位



    置。



    而自己刚才的样子,肯定在外人看来,就是小鸟依人了吧。



    白依妍眸子闪动着,朝男人望了一眼,刚才在记者面前那一副热情洋溢的样子不见了,剩下的,只有他与身俱来的那种清冷感。



    人前一套,背后一套这种把戏,季越泽玩的很是顺手。

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要出名了?”白依妍自嘲的笑问一句。



    人怕出名猪怕壮,都不是什么好事儿。



    “嗯!”季越泽懒懒的应了一声。



    “那我怎么办?我以后连正常的生活都过不了!”白依妍发现自己为了钱,都把自己的人生给搞砸了,以后就算有钱了,只怕她的日子也回不去从家。



    季越泽侧过头,幽沉的目光盯着她,看见她一脸担忧的样子,他淡淡道:“要不,你就顺势出道吧,我捧你做明星!”



    “我?我这条件…可以出道吗?”白依妍有些震惊,说话都不利索了,用手指,指了指自己从头么脚这副样子。



    “你整过容吗?”季越泽说话的时候,竟然伸手过来捏她的脸,还有她的下巴,一副要把她检查一遍的样子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没想到男人问就问,竟然还上手摸了,她脑子轰的一声,有些空白。



    “我…我是原装的!”白依妍绷紧了神经,有些不自然的回答。



    季越泽这才将手收了回去,继续少爷似的坐着,一双眸子,染着幽沉。



    “你的外表包装一下,还是能看的,只是你这演技太僵硬了,太刻意了,我怕你前途一片暗淡。”季越泽轻嘲的笑起来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本来还有些小自信的,被他一打击,整个人就跨了。



    她耸耸肩膀,自嘲道:“我又没有学过表演,我怎么可能演的好呢?还是算了吧,以后我低调做人就行了。”



    季越泽没想到这个女人竟然被他一打击就消极不振了。



    她骨子里难道就没有一点反抗的精神吗?



    他还以为骂她演技差,她会不甘心的去修练演技,证明她能行。



    看样子,这个女人就是一个对自己充满不自信的人。



    “你演技也没有那么差,至少,目前为止,还没有人发现我们是在演戏!”季越泽淡淡的说完,突然瞟了一眼他的司机大哥。



    司机大哥脑子嗡的一下,只感觉后背一片的凉意。



    白依妍也担忧的瞪他一眼。



    “老板,你放心,我什么都没听见!”司机大哥立即干笑道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倒是对自己的司机大哥非常的信任,没说什么。



    白依妍低下头,看着自己的手指发呆。



    “要不要试试?”季越泽突然伸手握住她的手指:“至少,以后我们分手了,你也有一份不错的工作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就算我出名了,可一旦跟你分手,只怕我的星途还是要毁掉,所有人都会觉的我被你一脚踢开,很活该吧。”白依妍苦涩的笑着,还是对未来表示担忧。



    “放心,到时候我会替你说好话的,我就说为了带新人,我才假装和你扮演情侣的,现在演艺圈想出名的人不都爱玩这一招吗?制造绯闻,来提高人气。”季越泽见她还是消极的样子,于是,淡淡关心。



    “你真的愿意帮我?”白依妍突然又有了那么一点自信了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望着她闪闪发亮的眼睛,嗯了一声。



    他一直觉的白依妍的眼睛和唐悠悠的很像,都清澈有神,不知道唐悠悠开心的时候,是不是也像她这双眼睛,亮的这么迷人。



    突然间又发现自己在胡思乱想,季越泽突然伸手,将白依妍往怀里一搂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整个人都僵住了,呼吸紧促,很不安的问:“你又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让我抱一会儿,这样,我就不会想她了!”季越泽很直接的说,完全不在乎白依妍的感受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浑身轻颤了一下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抱紧了白依妍,闻到她发间的幽香气息,他不由的抱的更紧了一些。



    越是想阻止脑子乱想,可为什么,想的越多?



    他一直想这样紧抱着唐悠悠,其实,也没有任何非分之想,就觉的,这样抱着她的感觉,应该很温暖,很安心吧。



    该死的!



    为什么越是阻止自己不要去想她,就想的越厉害了吗?



    季越泽觉的这样很令他烦燥,于是,他直接勾起了白依妍的下巴,薄唇吮住她的小嘴。



    “唔…”要死了,这个男人把她当唐悠悠了吗?



    怎么一次比一次更加过份了?



    “啪!”季越泽的脸上,莫名的就挨了一巴掌。



    虽然对方下手很轻了,但是,季越泽还是被她给打醒了,一双眸子,透着暗沉和恼怒。



    “你敢打我?”季越泽眯起了眸子。



    白依妍用手背狠擦了自己的嘴唇两下:“季越泽,你别得寸进尺。”



    季越泽当然知道自己索要的太多了,他便没有说什么,只黑着脸色靠在座椅上。



    这一次,他脑子乱乱的,再也集中不了去想唐悠悠,就只感觉脸上热辣一片。



    他的确该打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见他并没有再跟她争吵下去,她的心跳也乱了节奏。



    其实,她并不反感季越泽吻她,只是,一想到她是替代品,她内心就莫名的排斥他。



    现在又没有外人在场,他根本不需要作戏,所以,她不配合,也是正常的吧。



    气氛一路上都很沉默。



    季越泽随心所欲的忧伤着,白依妍却渐渐的不安了起来。



    随后,她转过脸来问他:“我是不是打疼你了?”



    季越泽眸色淡淡的扫过她:“你觉的呢?”“你以后还是不要动不动就来惹我,我怕自己控制不了脾气!”白依妍好意的提醒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