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553章 想要忘记她

    身材结实,壁垒分明,难怪那些花痴的女人会为他疯狂到毫无自尊的地步。



    白依妍并不是什么清洁玉女,她只是一个很正常的普通女人,看到自己的喜欢的偶像大秀身材,她只然也忍不住的猛吞了一口口水。



    嗯,真棒!



    季越泽侧过头来,活捉到她吞口水的那一抹,薄唇讥讽的上扬:“看够了吗?把眼睛给我转开,不许乱看!”



    白依妍耸耸肩膀,一副不以为然的表情:“你要是不给看的话,那就请你到房间里去换啊,我又没有要求你非得换给我看。”



    季越泽没想到这个女人一张嘴还蛮厉害的,果然是记者,脸皮够厚。



    别的女人看见他,都会脸红,当然,除了唐悠悠是个特别之外,那就是眼前这个灵牙嘴利的女人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见他盯着自己,她不由的心里发毛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对这个女人心生怒气,一想到她竟然偷拍到他和唐悠悠私底下在一起的画面,他就生出了捉弄他的心情。



    “你想看是吗?想看的多一点吗?比如,这样!”季越泽说话的时候,伸手,将皮带扣轻轻的一摁,皮带扣就打开了,西裤微微的列开几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没想到季越泽竟然这么邪恶,竟然还给她看更多的福利,于是,她睁大双眼,有些小激动:“那个…你真的要给我看更多的东西吗?”



    季越泽见这个女人竟然反映狂烈,眸色瞬间一眯,难道这个女人一点羞耻心都没有了吗?



    看来,这种威胁,对她根本不起作用,于是,季越泽突然往她沉步逼过来:“这酒店的房间里,就只有我们两个人,如果我在这里对你做点什么,只怕你也不会反对的,是吗?”



    白依妍美眸瞬间睁大,随后,她又咽了一口口水:“你…你要对我做什么啊?”“男人对女人,能做什么?”季越泽见她总算是露出了一副惊怕的样子,他觉的这个游戏似乎更有趣了,于是,他沉步的靠近他,语气低沉又邪气:“就是你想我对你做的那件事情,看你对我似乎也很感兴趣



    。”白依妍就算再迟钝,此刻,似乎也看出男人的意图了,她吓的脸色一白,赶紧伸手将自己胸前抱住,一副惊怕的表情:“季越泽,你…你不要乱来,我已经受到惩罚了,我差一点就溺死在那个湖里了,你就



    不能放过我吗?”



    季越泽见她总算是害怕了,眸色更加的邪气:“放过你?你觉的可能吗?你知不知道你踩了我的底线?”



    “你的底线是什么?难道就因为你喜欢你的嫂子?”白依妍心直口快的把这句话讲了出来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的脸色瞬间大变,变成了要吃人的野兽一般,语气也森冷如霜:“你胡说什么?我怎么可能喜欢我的嫂子,你要再敢乱说,信不信我把你从窗口扔下去?”



    “好,我不说了,我就当不知道这件事情,你不要吓唬我了,我胆小!”白依妍赶紧吓的躲到沙发后面去了。



    “你最好把这件事情搞清楚,我跟唐悠悠,什么关系都没有。”季越泽简直要被这个女人给气死了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赶紧点头,一副知情识趣的表情:“是是是,你们什么关系都没有,是我搞错了。”



    季越泽气恨的咬了咬牙,指着大门:“滚出去,不要再让我看见你!”



    白依妍没想到他发这么大的火,只好扁了扁嘴巴:“你不是说要应聘我做你的私人助理吗?你现在就要赶我走啊!”



    季越泽见这个女人竟然还能厚着脸皮来跟他谈工作的事情,他只好冷着脸说道:“我现在要休息!”“我也想休息一下,还有一件事情想求求你,你把我租来的车子撞坏了,你能不能先预付我几个月的工资啊,我还缺几万块钱赔付呢。”白依妍觉的自己倒霉死了,为了拍一条爆炸性的新闻,竟然白白的赔



    上好几万块钱,太吃亏了。



    “你这是在求我吗?”季越泽眸色微扬,就喜欢看着她这可怜无助的样子。



    “是,我求你,如果不把钱付给老板,我就拿不回我的护照了!”白依妍更加苦逼的望着他开口。



    季越泽点了点头:“好,我可以给你十万块钱,但你必须给我白干一年的工作!”



    “一年?这时间太长了,半年行不行!”白依妍立即又露出可怜的表情。



    “不行,谁让你乱拍我的照片?”季越泽可不是那么好讨价还价的。



    白依妍苦叹一声:“那好吧,我愿意白干一年,你赶紧给我打钱吧,我急用。”



    季越泽从自己的钱包里拿出一张卡:“自己拿去刷吧,刷完后,还给我!”



    白依妍没想到这个男人竟然这么痛快的把卡给她,她眨了眨眼睛:“你不怕我携卡逃跑啊?”



    “你有这能耐吗?”季越泽不屑的扫过她:“你要敢逃,下半辈子,你就打算在牢里度过吧。”



    “我当然不敢,我跟你开个玩笑的!”白依妍呵呵两声,既然有钱赔付了,她赶紧转身离开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倒在床上,盯着天花板,却毫无睡意。



    虽然他的眼睛很沉重,很困了,可他的脑子却异常的清醒。



    他一直以为自己对唐悠悠的那点心思藏匿的很好,可自从白依妍发现了这个秘密后,他才觉的很不安起来。



    人总是喜欢抱着侥幸的心理去做某一件事情,总觉的天衣无缝,谁都能瞒得住。



    可当某一天,这件事情既将被人爆光发现的时候,这才开始后悔,害怕,不安。



    季越泽此刻的心情,就是这样的,他辗转反侧,无法入眠。



    他真的不敢想像,如果让大哥知道自己对唐悠悠的心思,会对他有多么的失望。



    他都恨不能狠狠的给自己两巴掌,大哥从小就保护他,照顾他,他怎么可以做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呢?



    不行,他必须把唐悠悠忘记,最好是忘的干干净净的。



    可是,想要忘记一个人,真的好难。季越泽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烦恼时刻,也许,他真的应该把白依妍叫回来,跟她吵架,才能暂时的忘记唐悠悠这个女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