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537章 想要成全他们

    季枭寒看见自己最恨的人和自己最怨的人,俊美的面容瞬间就黑沉了下去,脸色湛冷如霜。



    唐悠悠也很意外,竟然会在酒店里看到自己的父亲和季枭寒的母亲,他们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?



    “枭寒……”兰悦也很惊愕,她显然没有料到会看见自己的儿子和唐悠悠牵着手走进来,这画面真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,复杂又悲伤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冷哼了一声,没有说话,将目光转开。



    夏维文看了一眼兰悦,兰悦轻叹了一口气,对季枭寒说道:“妈妈想单独跟你聊聊,可以吗?”



    季枭寒依旧不发一言,只有脸色更加的沉郁。



    唐悠悠轻轻的用手指扯了扯他的衣袖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这才转身,往门外走去。



    兰悦感激的望了一眼唐悠悠,跟着季枭寒走向门外。

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会在这里?”唐悠悠望着自己的父亲,一时之间,竟开不了口称呼他,还是因为太过陌生的关系吧。



    夏维文温和的笑了一声:“你今天早上跑了出来,让我非常的担心,我就找了人帮忙,才查到你在这家酒店登记了,所以,我们就过来等你了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微怔,随后,有些内疚,今天自己的确太过冲动了,竟然都没有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就跑走了,还让自己的父亲找人调查自己。



    客厅内气氛有些沉静,而此刻,酒店旁边的小花坛旁边,季枭寒背对着大门,冷沉着脸色站着。



    兰悦望着儿子的背影,突然就想到了已经逝去的前夫,他们父子的背影有几许的相似,她难免有些感伤。



    “枭寒,唐小姐真的是夏家丢失的女儿吗?”兰悦开口询问,语气轻柔。



    “你害怕了?”季枭寒讥讽出声,还冷笑起来。兰悦脸色有些惨白,随既摇头苦笑:“我的确害怕,但却不是因为我自己,我终于明白,为什么当初我说要缓和我们的母子之情时,你提出了那样的条件,那个时候,你就知道唐悠悠就是维文的女儿吧,你



    让我们离婚,就是因为你爱上他的女儿了,对吗?”季枭寒的脸色更加的黑沉了起来,就仿佛自己内心的黑暗面,被大白于阳光底下,这令他有些难堪。“是又怎么样?我就是这样为达目的,不择手段的人,你不了解我吗?”季枭寒转过头来面对着自己的母



    亲,随后扯了扯嘴角,冷笑道:“哦,对了,我们都分别的十多年了,你当然不会了解我这个儿子是什么样的人,所以,现在你知道了吗?我会为了我的幸福,变的冷血自私。”兰悦并没有生气,她只是很平静的看着儿子那黑沉的脸色,随后轻叹了一口气:“你是我儿子,不管分别了多久,我又怎么会不了解你呢?你并没有你所想的那么心狠无情,如果你真的想报复我们,夏家就



    不会有今天的成就了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季枭寒瞬间有些恼怒,冷笑道:“那是因为我不希望你过的太差,到时候又跑回来找我求助。”



    “不管怎么说,我这个母亲,在你的心目中还有地位的,是不是?”兰悦有些开心的笑起来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却冷哼了一声。“儿子,其实,你不必要刻意的表现出你有多恨我,我知道我自己做的有多过份,我对不起你和越泽,其实,就算你不提出那个条件,我也已经想的很清楚了,就在今天,我和维文都做了一个决定,我们会



    离婚的。”兰悦想假装轻松,可是,眼泪却已经在她的眼眶中打着转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有些惊讶的望着她,俊脸僵着,许久才问:“为什么?”



    兰悦用力的眨了眨眼睛,想要将眼中的泪隐下去,她不想让儿子看出她的痛苦决择。“没有为什么,你是我儿子,唐悠悠是夏家找了很久的女儿,就趁着这两层关系,我们都不该阻挡你们幸福,这是我们身为父母,能做的唯一的事情。”兰悦还是忍不住的哭了,泪水不停的从她的脸上滑下



    来,她用手背去擦拭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并不是第一次看见母亲哭泣,可是,却是第一次看见她笑着流泪。



    兰悦哽咽着说道:“你和唐悠悠已经有自己的孩子了,你们才该成为一家人,我上次偷偷的去看过两个孩子了,长的真可爱,看着就让人喜欢,如果有机会,可以让他们叫我一声奶奶吗?”



    季枭寒看着妈妈强忍悲伤,怒力的表现出来的喜悦,他冷笑一声:“我不需要你们的成全,不要以为你成全了我们,我就会原谅你。”



    兰悦表情瞬间就僵住了。



    “如果你真的那么喜欢夏维文,你就去跟他继续过吧,反正又没有人阻止你们。”季枭寒声音冷漠的说道。



    “不,我们不过了,我们已经过了十多年,已经很满足了。”兰悦语气很坚决的说道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虽然脸色冷漠,可内心却还是受到了不小的震撼,他真的没想到妈妈自私了那么多年,竟然会在今天,突然放弃了她的幸福,来成全他和唐悠悠。



    “不要以为这样,我就会原谅你,会感激你,你曾经弃我和弟弟不顾,这辈子,我都不会释然这件事情。”季枭寒讥笑着说道。



    兰悦咬住唇,哭的很是悲伤:“我知道,我当年是真的太自私了,我也不指望你们的原谅,我们也老了,年纪大了,你们却还很轻,还有很长久的路要走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听着,神色更加的僵住,随后,他冷哼一声,转身往大厅走去,没有多说什么。



    走进客厅,看到呆若木鸡的唐悠悠,他猜想着,可能夏维文也跟她提了要和妈妈离婚的事情吧。



    的确,季枭寒猜测的不错,唐悠悠的表情呆住,就是因为听到爸爸说离婚的事情了。



    “悠悠,我先上去了!”季枭寒不想跟夏维文有作何的交流,他只看着唐悠悠说了一句,就往电梯走去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看着他一脸沉郁的样子,想必和他的母亲聊的并不开心吧。“我也先上去了,这件事情,你们不要用刻意的去做,你们生活了十多年,感情深厚,我不想你们为了我们去离婚。”唐悠悠说完,也起身,往电梯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