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504章 不甘心也没用

    唐悠悠双手抱着方向盘,哭到不能自己,感觉自己的泪,全部都要在这一刻流干了似的。



    她不知道该恨谁,又该怪谁,她只觉的,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命吧,命中注定,她得不到爱,得不到温暖。



    五年前是这样,今天又是这样,似乎,她所拥有的一切温暖,最后都会被夺去。



    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样的惩罚她,她到底做错了什么?



    难道就因为她是夏维文的女儿,上天就把他所作的罪孽,全部都算在她的头上了吗?



    可是,这又关她什么事情?她根本不认识这个夏维文,他也从来没有尽过一天父亲的责任。



    为什么她要因为他,承受这样的打击和抛弃?



    哭了足足半个多小时,哭够了,也哭累了,虽然脑子还是很混乱,有些事情想不通。



    而想通了的一些事情,却令她如此的不甘心,难道就因为她是夏维文的女儿,她就得不到幸福了吗?



    不甘心又能如何?季枭寒已经表明了他的态度,他跟她,是必须要分手的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又忍不住的自嘲起来,其实,做为前任,季枭寒提分手的方式还算很不错的,至少没有把她当成仇人一样对待,更没有对她打击报复,他只是很平静的陈诉了事实。



    唐悠悠觉的,做为男人,季枭寒是一名绅士,保留着他良好的修养和风度。



    可是,就是因为知道他是一个难得的好男人,唐悠悠才不甘心跟他分手,她从来没有得到如此细致温柔的照顾,季枭寒是第一个,把她宠的像宝一样的男人。



    把她宠的像傻瓜,如今,却又将她抛开,她又要回归到独自奋斗的岁月了。



    呵呵,如果早知道会有今天,当初,她就坚决不会爱上他了。



    爱情不是游戏,说结束就可以结束的,现在内心的那种疼痛,如此的真实,就像有人拿刀在割她的肉似的,一刀又一刀,痛到麻木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现在没心情开车离去,她必须冷静一下,是的,她要冷静,要镇定,她不会被困难打倒的。



    当年,她一个人带着孩子都苦过来了,她这一次,还是可以轻松面对的,不就是分手嘛?唐悠悠盯着镜子里眼睛肿的像核桃的自己,喃喃苦笑:“不就是分手吗?分手了?分吧,分的干干净净,老死不相往来,以后见面就是陌生人,再也不理你了,再也不要跟你说话,你最后不要跑到我的梦里



    来,不然,我怕我会把你乱刀砍死,季枭寒,你混蛋,骗子,我才不要浪费我的时间和青春继续被你欺骗,我不会了,死也不会了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觉的自己像一个疯子一样,喃喃着自己都的不懂的话,就仿佛自己已经疯了,被爱情逼疯了。



    她从来不知道爱上一个人后,要将这个人从自己的内心驱逐出去,是这样的痛苦。

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唐悠悠的自言自语结束了,她终于让自己从痛苦中清醒过来,她狠狠的咬了自己的手壁,留下两个带血的印痕。



    似乎只有这样,才能让自己不再做白日梦了,不再奢望着季枭寒突然良心发现,再爱她一次。



    其实,就算季枭寒还爱她,老太太肯定也不会再接受她了吧,甚至,老太太会恨她。



    一想到老太太曾经对自己的各种维护,各种支持和理解,唐悠悠又想哭了。



    完了,她的泪腺实在是太发达了,哭了个没完没了。



    不行,清醒一些吧,面对现实,不要让自己太狼狈,这又有什么用呢?



    唐悠悠此刻急切的需要找一个人来安慰自己,不…来陪自己好好的放纵一下。



    于是,唐悠悠就打了电话给自己的干妈刘夕。



    听到她带着哽咽的声音,刘夕也非常的担心她,立即就扔下工作,快速的找到了她。



    竟然是在一间酒吧…



    刘夕大吃一惊,唐悠悠这种乖乖女,竟然还会来泡酒吧,这简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。



    “干妈…这里!”唐悠悠似乎已经喝了一些酒,不过,她酒量还不错,所以,没有醉的很厉寒。



    当看见干妈从门口进来,一脸吃惊的样子,她举了举手,喊她过来。



    刘夕快步的走到她的面前,当看到她醉意迷离的样子,她立即皱眉:“悠悠,你不来上班,怎么跑到这里来喝酒了?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?”



    唐悠悠盯着手中那颜色鲜亮的酒水,自嘲的笑了一声:“上班?干妈,你教教我,如果失恋了,怎么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让自己走出阴影,你快教教我吧。”



    刘夕听到她的话后,更加的难于置信了,瞠大眼睛问道:“悠悠,你说什么呀?谁失恋了?”



    “我啊?干妈,你看不出来吗?我失恋了,我跟季枭寒分手了,我把他抛弃了。”唐悠悠用手指,指了指自己的脸,醉态毕现的笑起来。“悠悠,你快别喝了,先跟我说说,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,你怎么跟季总分手了呢?你们不是已经发出婚贴,让我们去参加你的婚礼吗?你们还有几天就要办婚礼了,你现在说你们分手了?我的天啊,到底



    出什么天大的事情了,有什么事情,不能两个人坐下来好好的沟通啊。”刘夕直接把唐悠悠手里的酒杯夺走了,递给她一杯冰水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喝了一口,整个人被冷的打了一个颤意,她皱皱眉头,有些委屈的看着刘夕:“干嘛,你干嘛给我喝这个,我不喝水,我要喝酒,今天,我要把自己喝醉。”



    “唐悠悠,你到底有没有把我当成你的家人?你出什么事情了?快告诉我。”刘夕看见她这样子,真的很心疼,也很焦急。



    唐悠悠见干妈急的脸色都变了,她赶紧又喝了两口冰水,让自己更加的清醒了。“干妈,我没有跟你开玩笑,就有刚才,季枭寒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,说出了一件天大的秘密,然后,他宣布跟我分这手的事情了,说实话,我到现在都还没有缓过来。”唐悠悠终于认认真真的说话了,只



    是一提这事,她眼眶就红了。刘夕的表情,彻底的惊呆了,随后,她好奇的问:“悠悠,什么天大的秘密,让季总一定要跟你分手啊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