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503章 失去了她和他

    唐悠悠的内心,像是被挖空了,储存着的那些温暖和爱意,已经没有了,她充满着不甘和绝望的望着眼前这张突然变得冷漠的俊脸,她想哭,可是,却更想笑,命运再一次的跟她开了一个玩笑,这一次,



    将她推向更深的深渊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看着女人脸上那破碎的表情,那灿如星辰的眼眸一点一点的暗淡下去,他的内心也极度难受,每说一句伤害她的话,就像在割他的肉,痛到鲜血淋漓。



    可是,他现在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,奶奶的逼迫,对夏维文的仇恨,对父亲的愧责,每一个,都足于让季枭寒感到无力,也许,目前,把她从身边推开,才是最好的选择吧。



    只有一次性的把她推到远远的,让自己再没有任何的机会去伤害她,才是对她最大的保护。



    可是,已经动了情的心呢?



    无论她在天涯海角,季枭寒都清楚自己的心里是放不下的,他还是会想她,关心她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就像一座被冻住的雕塑一样,和季枭寒对恃的站着,她以为自己可以像当初那般的冷若冰霜,视他如空气,不就是分手吗?她分的起。



    就当是不要钱的玩了一场感情游戏,她也还玩的起吧。



    可为什么?内心却是这样的疼痛,痛到让她说不出话来。

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我以为可以一直瞒下去,可是…我没想到你的手机里会有照片,更没想到我奶奶竟然亲眼看见过这块玉佩,悠悠,就这样吧,我们的缘份,就走到这一步,往后…”



    “好,就到这里,我同意!”唐悠悠努力的镇压着快要崩溃的情绪,她了解季枭寒,如果不是真正的无路可走,他不会如此冷静的说出这种话的,做为一个爱他的女人,唐悠悠也只能选择干脆一些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目光深深的凝视着她,看见她脸上那刻意紧绷着的表情,他真的很想过去抱抱她。



    “这件事情,可不可以不用跟孩子们说?”突然的,唐悠悠开了口,恳求他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眉宇微微皱了一下!唐悠悠突然自嘲起来:“以前,我不想把孩子给你,更不希望你们培养出感情,可是,我现在改变注意了,孩子的成长,离不开你和我的陪伴,我还是会让孩子们自由选择的,我不能因为我们的分手,就让



    他们的成长环境有所改变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听到她的话,内心又是一痛,但他更多的是感动和感激,他觉的唐悠悠还是讲道理的人,也非常的善良,对孩子们的爱,更是无私又伟大,他做为父亲,也感觉惭愧。



    “好,我不会阻止孩子去见你,只要你想见他们,可以给我…给元叔打电话,让他把孩子们送过去,你目前没有住处,我可以送给你一套房…”



    “不必了,既然已经分手了,我们还是把金钱算的清楚一点。”听到他说要送自己房子,唐悠悠本能的拒绝,她不希望自己连最后一点的自尊都失去了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是有钱,可是,那是他的,她不会要的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见她拒绝接受自己的赠送,幽深的眼,闪过一丝的痛楚。



    他知道唐悠悠肯定会拒绝的,可是,他还是提了这件事情,因为,他多希望她不要拒绝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表情有些僵硬,沉默了许久,他点了点头,俊脸表情不太自然,薄唇咬了咬:“好,如果你不想要的话,我不免强你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看得出来,季枭寒似乎很希望她接受他的赠送,可是,她却倔着一口气,不想拿他的任何东西。



    像她这种傻瓜,真的是天下少见了吧。



    别的女人分手了,或多或少都会接受前男友的一些补偿,可是,她却宁愿什么都不要,什么也不拿,要分就分的干干净净,不拖泥带水,这样,她才能心安一些。“如果你真的想要补偿我一些什么的话,我希望我还能继续在你的旗下公司工作。”唐悠悠想了想,开口说道,她只是不需要他的钱和别的东西,但是,工作她想要,因为,她不是白拿他的工资,她会更加



    努力的做好自己的工作,那算是她凭本事赚的,她可以心安理得的拿着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听了,眸色微微松缓了一些,点头:“当然,我们只是分手,又不是要做仇人,你当然可以继续在唯意工作,这是你凭自己本事建立的事业,你可以享受你的权力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再一次的看了季枭寒一眼,她抿了抿唇:“就这样吧,我先走了,以后关于孩子们的事情,我会跟元叔打电话。”

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季枭寒声音略有些急切。



    唐悠悠转过身去,迈开的脚步一顿,内心突然就多了一抹期许。



    可是,男人的声音却故作冷淡的问:“你打算怎么跟孩子说你要搬出去的事情?”



    唐悠悠淡淡道:“放心,我有我的办法,我相信我的孩子接受能力还是很强的,不管我跟他们说什么,他们都会理解我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眉宇轻拧,开始好奇这个男人到底打算怎么跟孩子们解释这件事情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内心的那一丝期待之光,灭了,她脚步更加坚定,更加快速的从他的办公室走了出去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看着她的身影,内心说不出来的痛苦,堂堂大男人,竟然觉的眼眶很酸,下一秒,泪顺着他的脸,滑了下来。



    他的手指沾了自己的泪,难于置信,他竟然哭了。



    可是,心真的很痛,失去她,为什么就像失去了整个世界,从今往后,他的世界不会再有色彩了,全都是灰暗一片,再没有人能够像她一般,犹如最灿烂的朝阳,温暖他的心房,再也不会有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失魂落魄的靠在电梯墙上,双腿无力支撑着身体,忍在眼眶的泪水,几乎要决堤了。



    可是,她不想在这里哭,因为,这还是属于他的地盘。



    她不想让自己看上去那么的脆弱。



    所以,她绝不哭,才不要哭给他看呢。唐悠悠脚步飞快的出了大厅,几乎是跑着出来的,当她一坐进车内,整个人再也难于自控,泪狂涌而下,失声痛哭出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