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501章 到了说真象的时候

    季枭寒了解奶奶的性格,她轻易不会决定任何事情,可是,当她决定了的事情,就绝对不会再改变了,难道,他和悠悠,就真的再没有任何的可能了吗?



    “奶奶,这件事情,能不能让我来跟她说!”季枭寒沉默了许久后,开了口。



    老太太冷哼一声:“如果你主动跟她坦白这一切,那我就不插手了,如果你跟她说不清楚,那我肯定还要再找她说说的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会尽快…”



    “就今天,多担搁一天,我都忍受不了,一想到唐悠悠的血液里流趟着的是夏家的血液,我浑身都不舒服,你必须尽快跟她做一个了断。”老太太此刻气到极点了,所以说的话也过份的绝对。



    “奶奶,你是不是忘记了,小奈和小睿的身上,也流着夏家的血脉,那你是不是要把这两个孩…”



    “孩子必须留在季家,我不管他们身体里流着谁的血脉,他们都是季家的种,唐悠悠如果她还有良心的话,她就不该跟我们争抢孩子!”老太太已经把唐悠悠归划到了欠债人的位置上了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却保持着不同的看法,他低声劝说道:“奶奶,孩子的事情,我们必须再商量,这孩子就是悠悠的命,如果没有了孩子,她肯定就活不了的。”



    “呵,说的她好像有多委屈似的,你给她的东西还不足于迷补这一切吗?总之,我不管,我一定要孩子,就算是靠到法庭去,这两个孩子也必须是季家的。”老太太可是底气十足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知道老太太已经跟两个孩子有了非常深厚的感情,他一时之间,也劝说不动奶奶,只好放弃。



    “那我现在就去找她谈这件事情,奶奶,我希望你清楚一点,悠悠也是无辜之人,你不要把过错算在她的头上,我可以不跟她结婚,但是,请给她最起码的尊重,好吗?”季枭寒低声恳请。



    老太太表情有些怔住,随后,她冷声自嘲:“说的也是,唐悠悠也是无辜的,我不会把旧帐算在她的头上,我只希望,她以后能够离开这里,不要再让我看见她,不然,我全身都不舒服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看着奶奶憔悴不堪的样子,知道她对父亲死去后,母亲和夏维文的做法非常的憎恨,他能理解奶奶的心情,所以,他也只能做出决定,跟唐悠悠坦白这一切。



    离开了半山腰的别墅后,季枭寒就直接去了公司,他给唐悠悠打了一个电话,让她公司来,他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跟她说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其实也有事情要问他,所以,在收拾好两个小家伙后,她就直接开车去公司找季枭寒了。



    乘坐电梯上楼的时候,她只感觉有一种心慌感,也说不上来是怎么了,就觉的,好像有些什么东西在变的不对劲。



    到达了季枭寒的办公室门外,门外的两名助理立即热情的过来跟她打招呼:“季太太,你来找季总了吗?”



    季太太?



    这三个字的份量,让唐悠悠感觉到安心多了。



    现在所有人见到她,似乎都爱这样的称呼她,仿佛她已经是季枭寒的妻子了。



    是啊,他们的婚礼请贴都已经发出去了,接下来,就是他们的婚礼了,她变成了名正言顺的季太太。



    一想到这里,唐悠悠莫名的就感觉欢喜,仿佛幸福来的刚刚好,她可以放松心情却享受属于她的美好人生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客气的朝对方微笑了一声,就敲了季枭寒办公室的门。



    得到了男人的允许后,她推门进去,面含微笑的走向坐在办公椅上的他。



    可是,当她走到一半的时候,脚步蓦然的一顿,美眸吃惊的睁大了。



    因为,她看见了季枭寒的桌面上,摆着两样东西。



    那骇然就是她丢失的那玉金镶玉佩,不仅仅有她的那一块,连博物馆里的那块,竟然也在一起,两块玉佩摆在一起,撑起了一个圆环。



    看着,就是一对儿的!



    “季枭寒…这是什么意思?”唐悠悠惊震的快步走了过去,拿起了自己的玉佩,美眸含着不解,望着眼前端坐着的男人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表情有些僵沉,但是,却没有立即回答她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更加的不可置信,也更加的无法理解,声音带着颤意:“为什么我丢失的玉佩会在你这里?难道…这玉佩不是真的丢了,是你拿走了吗?”



    季枭寒的目光,轻轻的落在她的脸上,随后,薄唇开启,说出的话,却稍显冷淡:“是的,你的玉佩是我拿走了,还有博物馆里存放的那一块,我也花钱买了回来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内心狠狠的一抖,痛着声质问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你为什么要拿走我的玉佩?还骗我说是被佣人偷走了?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


    被人欺骗,真是一件恼火的事情,被所爱的人欺骗,却是一件痛苦又绝望的事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此刻内心是愤怒的,不解的,还有痛苦的。季枭寒自嘲的轻笑了一声:“你想知道为什么吗?你看看,这两块玉佩是一对的,另一块玉佩是夏维文的父亲捐赠给博物馆的,知道他为什么要捐献出来吗?因为整个夏家看到这块玉佩,都会备感伤心,这块玉佩原本是属于一个小男孩的,可惜,小男孩没活多久,就死了,夏家为了不想堵物思人,就捐了,可你知道吗?小男孩出生的时候,他还有一个同胞妹妹,你手里的那块玉佩,就是夏家女儿的,而你



    ,就是夏维文丢失的那个女儿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不停的摇着头,因为她真的听不懂季枭寒的这些话,什么夏家?她根本就没有听过,什么龙凤胎,她也没有听说过,她只知道,季枭寒在说这些话的时候,语气透着一丝的冷嘲和愤怒。



    可是,这些跟她又有什么关系呢?她根本就什么都不知道。“所以,你又骗了我一件事情,是吗?”唐悠悠浑身一震,脸上带着笑,眼中却含着泪:“你骗我说,我的父母都不在人世了,现在,怎么又变成了我是夏家的女儿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