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496章 突来的惊吓

    正在给孩子们讲故事的季枭寒,也抬起了目光,和靠在门旁的女人对望了一眼。



    “妈咪…”



    “妈咪,你不是去参加生日宴会了吗?这么早就回来啦?”



    “是因为太想念宝宝了吗?”唐小奈笑嘻嘻的问。



    唐小睿立即撇了一下小嘴巴:“肯定是想念爹地了吧!”



    季枭寒俊脸瞬间闪过一抹笑意,唐悠悠一张俏脸,被两个小家伙的话,给说的通红。



    “时间也不早了,你们怎么还不去睡觉啊?不要总是闹着爹地,爹地一天到晚都在工作,很忙的!”唐悠悠赶紧佯装严肃的教育两个小家伙。



    “妈咪,是爹地说要给我们讲故事的呀,我们可没有缠着他哦!”唐小奈立即嘟起小嘴巴,表示委屈和冤枉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在女儿的小脑袋上亲了亲:“小奈,去跟妈咪睡觉吧,明天还要起来上学呢。”



    “不要,今晚,我要跟爹地睡!”唐小奈立即往季枭寒怀里躺去,伸出小短手,紧紧的抱住季枭寒:“妈咪,你今晚跟哥哥睡好不好,我要跟爹地睡,我都没有跟爹地睡过呢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无语极了,这个小家伙,真是拿她没办法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看着女儿这副小表情,也开心之极,伸手搂住她的小身板:“好吧,今晚就跟爹地睡吧,哥哥跟妈咪!”



    唐小睿立即乖乖的跳下床,穿上他的小拖鞋:“爹地,晚安了!”



    唐悠悠只好牵着儿子的手,往自己的房间去了。



    两个小家伙在十点左右,都睡着了,而且,睡的很香沉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把手机调的是震动,突然,手机震了两下,她有些奇怪,谁这么晚了,还给她发短信息。



    她拿过来一看,竟然是季枭寒发过来的。



    只写了两个字!



    书房!



    唐悠悠差一点就笑出声来了,幸好她伸手捂住了嘴巴,才没有让自己的笑声,惊扰到儿子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怎么用手机发这种短信啊,堂堂季大少爷,还真是委屈他了。



    不过,唐悠悠刚才看着他温柔给孩子们讲故事的样子,顿时觉的他魅力极了,一颗心自然也是悸动不己。



    于是,她爬了起来,轻轻的穿上了鞋。



    等到她走到房门处的时候,又忍不住的回过头,看了一眼儿子,幸好,小家伙依旧睡的香甜。



    唐悠悠一走出房门,就看到书房的灯,突然就亮了。



    看样子,季枭寒已经过去了。



    她只好快步的朝书房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门打开,唐悠悠还没有来得及打招呼,男人就捧住她的小脸,薄唇疯狂的压了过来。



    热烈似火,要迅速的将彼此燃烧。



    唐悠悠低喘了两声,抬头,看着男人逆着光也好看到不行的俊脸,她主动的掂起脚尖,想要去勾住男人的脖劲。



    两个人已经滚到了沙发上,眼看着,就要上重头戏了,突然,书房的门,被人敲响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吓的头皮一麻,季枭寒的热情也全数的散去,他先是和唐悠悠对望了一眼,紧接着,皱眉,俊脸沉了下去。



    谁这个时候不识时务?竟然敢打扰他的好事。



    “枭寒,在吗?”就在季枭寒打算出门去好好教训一顿的时候,老太太的声音传了进来,两个人同时一惊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立即一脸要哭的表情,把声音压到最低:“快…我要躲起来,我不能让你奶奶看见我!”



    “没事的…”



    “不行,不行,我躲那儿去!”唐悠悠说完后,不等季枭寒拦阻,已经跑到了旁边的书柜后面去,顺便还拿了旁边落地窗的窗帘,把自己完全的遮挡住了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烦躁的把了一下短发,把解开的睡袍,又重新的系了回去,这才快步去开了门。



    “奶奶,这么晚了,你怎么来了?”季枭寒故作慵懒的问。



    老太太一进门,就立即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呼吸有些急促的说道:“我好像突然想起来了,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俊眸微讶,立即温和道:“奶奶,你先喘均了气再说话吧,你怎么走的这么急?”



    “那块镶金的玉佩,唐悠悠的那块,我终于记起来,我在哪儿见过了,虽然我现在还不能肯定,但是…我必须确认一下!”老太太总算是把气给喘均了,立即就把想说的话,都说了出来。季枭寒只感觉心头一沉,一双俊眸立即就看向唐悠悠躲藏的地方,呼吸也有些急促了起来:“奶奶,这么晚了,你就为这事跑过来找我啊?有什么事情,我们明天再说好吗?你年纪也大了,不能太晚睡,我



    让你送你回去休息吧!”



    “我睡不着,一想到这件事情跟夏家,我就睡不着了,枭寒,现在唐悠悠还在睡吗?你能不能进去把她的那块玉佩拿出来给我看看?上次我没看清楚!”老太太立即不顾季枭寒的反对,直接就提了夏家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浑身僵硬如雕塑一般,声音略有些干涩:“奶奶,你说什么夏家啊,你肯定搞错了吧,悠悠的那块玉佩,也很普通啊,很多人家都会保留一两块的。”



    “我知道,但我就是想确定一下嘛,那块玉佩你知道是谁送的吗?你曾爷爷送给夏家的,当年两家结交,我可是亲眼见证的!”老太太立即声音激动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浑身又是一震,不会吧,那玉佩竟然是曾爷爷送的?奶奶还亲眼见过?“奶奶,这么晚了,要不明天再说这件事情吧,我已经调查过悠悠的父母,真的已经过世了,而且…她的那块玉佩,前不久好像丢失了,也不知道是被谁拿了去,现在也找不到了!”季枭寒呼吸略紧滞,真怕



    奶奶再说出一些什么,他心脏都快要停跳了。



    “什么?丢了?这怎么会呢?我前几天还看着呢,会不会是唐悠悠把那玉佩扔了?就是怕被我再看见?”老太太当着孙子的面,说话也都是直来直去的。



    而此刻,躲在窗帘后面的唐悠悠,身子也僵成雕塑一般,一双眼睛怔忡极了。



    什么夏家?难道那块玉佩,跟夏家有关系吗?季枭寒立即严肃道:“奶奶,你怎么可以这样误会悠悠呢?她自己也非常焦急,想要找回玉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