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483章 迟来的表白

    耳边是女孩子清甜动人的声音,洛锦御内心的那份孤单,也渐渐驱散了,听到她明天会回来,洛锦御竟然已经开始期待了。



    通了一番电话,洛锦御的失眠之症,这才不药而医,这一夜,他竟然做了一个很有颜色的梦。

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,唐悠悠享受着懒洋洋的假期,两个小家伙虽然也想请假,但被老太太坚持送去学校上课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吃过了早饭后,就接到了季越泽助理的一通电话,让她今天中午抽个空,过去谈谈合作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唐悠悠趁着清闲,就整理了一番,开着车去了季越泽的公司。



    在公司楼下,她看到一名男助理,朝她招手:“唐小姐,你能赶过来,真是万分的荣幸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微笑道:“你太客气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是真的很荣幸,现在都在传你和季总的婚期在既,我原本也不敢打扰你的,但我们老板在催这件事情,所以,我只能硬着头皮把你找过来,先签合同了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微微怔讶,季越泽在催这件事情吗?



    不过,这是他们公司内部的决定,唐悠悠也没有多问什么,签下合同,她也能拿到一大笔的钱,这绝对称得上是大好事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和助理交谈了下合同内容的事情,唐悠悠发现,这份合同真的很公平,她也挑不出什么毛病,于是,她就拿笔签了字。



    “唐小姐,我老板今天好像心情不太好,能麻烦你帮我送这份合同上去给他签字吗?”助理见唐悠悠竟然这么客气温柔,他立即跨着脸,无比恳求的望着她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心想着,反正已经来季越泽公司了,也该上去跟他打一声招呼,便欣然的接下这工作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拿着合同,乘坐电梯到达顶层,季越泽那花园一般的办公环境,依旧优美如初。



    依稀还能闻得阵阵的花香气息,唐悠悠之前来过,所以,她也很轻易的就找到了季越泽的二楼办公室。



    她伸手敲门!



    “滚…”一句不耐烦的声音直接砸过来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抬起的手僵住了,她没料到季越泽竟然脾气这么燥。



    一时之间,唐悠悠有些为难了,不知道还该不该进去打扰季越泽。



    “季越泽,是我…”既然已经站在这里,唐悠悠也不太好就这样转身离开,于是,开口喊了一句。



    “碰!”办公室的门被人从里面快速的打开,季越泽竟然只穿着白色的睡袍,模样慵懒带着几许醉态,俊眸眯了眯:“怎么是你?”



    唐悠悠看到他这一副状态,干笑了两声:“我是过来签合同的,特意过来跟你打声招呼,这合同上面,还需要你的签字吧。”



    “进来吧!”季越泽眸底的郁色渐渐的散去,懒懒的转身往里面走去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只好走进他的办公室,就看到他沙发旁的柜子上两个空空的酒瓶,看样子,季越泽一大早就准备把自己灌醉了。



    “早上喝酒,对胃不好,你还是少喝一点吧!”唐悠悠好心的劝他。



    季越泽坐在黑色的办公椅上,挑眉看她:“嫂子这么关心我啊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见他这不正经的语调,皱了一下眉头,淡淡道:“你奶奶最近一直在念着你,你怎么也不过去看看她老人家?”



    “有你和大哥陪着他们,又有一对可爱的小侄儿,我的存在,已经毫无重要了吧。”季越泽语气中,难掩一丝的自嘲和失落。



    唐悠悠觉的季越泽好像变得很情绪化,她不由的站到他的办公桌前,一脸认真的说道:“就算我们陪在他们二老的身边,还是替代不了你的位置,他们还是很担心你。”

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好担心的?”季越泽不喜欢唐悠悠教训他,他俊脸闪过一丝的不悦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微怔,立即轻声道:“我没有别的意思,就是希望…”



    “你喜欢什么礼物?我现在想给你准备新婚礼物。”唐悠悠的话,被季枭寒直接打断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又是一呆,立即摇头:“我不需要你准备礼物,婚礼那天,你能到场就行。”



    “在看吧!”季越泽淡淡的说完,目光扬起,直直的盯住唐悠悠:“可我想送你一份礼物,一份你喜欢的礼物!”



    唐悠悠没想到他竟然还这么执着,她叹笑一声:“真的不用了,你大哥什么都给我准备好了,我也不缺…”“我是没有我大哥有钱,他能给你买的东西,我说不定买不起,但我就是想好歹,我们认识一场,你既然马上就要成为我的嫂子了,我难道不该尽一份心意吗?”季越泽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关系,说



    话已经没有以往的理智,他语气变得有些激动起来。



    唐悠悠被他的话惊吓了一番,她立即说道:“季越泽,你是不是喝醉了?”



    “我没有喝醉,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。”季越泽低声反驳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却觉的他肯定喝醉了,说的话都有些不着边际了,于是,她转身准备离开:“等你酒醒了之后,看看这份合同吧,如果有什么需要改的话,就给我打电话。”



    唐悠悠拿了放在沙发上的手提包,就准备离开,突然,季越泽在她的身后,猛的将办公室的大门撑住,关紧。



    唐悠悠见他做出这种举动,美丽的表情一变,语气瞬间提高了警惕,声音重了一些:“季越泽,你关门干什么?”



    季越泽显然还是醉了的,他看着唐悠悠的目光都仿佛蒙了一层的烟雾,但他的声音,却有着令人心颤的魅力:“就不想认真的听我说点什么吗?”



    唐悠悠皱起眉头,浑身绷紧,语气也有些紧张:“你要跟我说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唐悠悠…其实,我更喜欢这样叫你!”季越泽自嘲的笑了一声。



    唐悠悠身体里紧绷着的那根弦,在听到他这句话的时候,突然就断了,就算她再傻,似乎也能从季越泽望着她的眼神中读懂一些意思。



    “季越泽,你到底怎么了?”她不敢确定,但是,却又不安起来。季越泽没有朝她靠近,依旧站在门边,目光里却透着一丝的委屈和幽怨:“唐悠悠,我喜欢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