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435章 其实很需要他

    十分钟左右,救护车过来了,慕时夜亲自跟坐在救护车里,朝着医院而去。



    经过抢救和检查,裴安欣并没有什么大病大痛,只是血糖过低引发的昏迷,应该是太过疲累,休息不够,加上营养跟不上的原因导致的。



    慕时夜听到这些结果,一张俊脸说不出来是什么表情,非常的复杂。



    这个女人就是爱逞强,明明把自己累的半死,竟然也不让他一块儿抚养女儿。



    慕时夜真的要被她这股倔劲给急死了。



    裴安欣输了液,情况慢慢的好转了,也醒了过来。



    当看到自己躺在病床上,旁边还有一个急燥的走动的身影时,她立即坐直了身子。



    “慕时夜,你对我做了什么?”裴安欣看着自己手背上的针,再看看男人那神色复杂的样子,裴安欣立即警惕的瞪着他问。



    慕时夜气极反笑,指着她的脸说道:“你还敢说我做了什么,你瞧瞧你把自己弄成什么样子?低血糖,劳累过度导致晕迷?裴安欣,你自身的体质这么差劲,你要怎么照顾好我们的女儿?”



    裴安欣听了他的这些话后,表情有些呆住。



    “我吗?我昏倒了?”裴安欣这才仔细的回忆了一下,自己当时眼前一片的发黑,紧接着,就什么事情都不记得了,醒来就在医院了。



    “不是你还有谁?要不是我及时送你过来,你这样的情况是非常危险的,你知道吗?”慕时夜对这个女人真的是打又不敢打,骂又不不舍得骂,只把自己给气了个半死。



    裴安欣低下了头,伸手撑住自己半侧的脸颊,捏了捏:“谢谢你把我送过来,我现在没事了!”“你现在是没事了,但是,你难保证你不会再次晕过去?万一你在大马路上晕倒了,被别的男人捡回家去,或者被人贩子给卖到深山里去,你说说看,这后果严不严重?你不是最爱女儿了吗?为了她,你也



    要好好的保重自己的身体,知道吗?”慕时夜真的不想吓唬她的,可是,一想到她如此的不照顾自己,他就莫名的生气。



    裴安欣果然是被他吓住了,脸色苍白,许久也不说话。



    “最近孩子比较闹腾…”



    “让我陪你一起带孩子!”慕时夜一听到她说这句话,就立即打断她的话:“我保证不会对你怎么样,如果孩子晚上真的闹腾,至少我们可以流留照顾她。”



    裴安欣抬头看着他,男人眼神真诚,充满了责任感。“好,你今晚就搬过来住吧,你睡客房,你带女儿睡几个晚上,我需要好好的调整一下自己的作息时间,我不能再这样下去了。”在意识到这种情况的危险后,裴安欣突然就不逞强了,并且还答应了他的条



    件,让他一块儿住进来,照顾孩子。



    慕时夜见她总算是退让一步,眸底这才闪过一抹笑意:“好,我今晚就过去。”



    “你得做好准备,女儿可不是那么好带的。”裴安欣好心好意的提醒他。



    慕时夜却充满了自信:“放心吧,对付这个小东西,我有的是办法,而且,我身体状况良好,不管小家伙怎么折腾,我都没问题的。”



    裴安欣见他如此自负,忍不住讥讽:“大话谁不会说啊,等你真正的见识过你女儿折磨人的样子,你就知道了。”



    慕时夜立即在大脑里回想着那几夜在季枭寒家里带女儿的样子,他觉的女儿也没有那么难带啊。



    只是,慕时夜不知道,小孩子越长大,越爱折腾人,由其是这种快两岁的小家伙,开始好奇新鲜事物的时候,家长最是需要耐性去陪伴了。



    “你亲自把我送来医院,只怕公司里又要传闲话了。”裴安欣忍不住的担心起了自己的职业前途。



    “他们爱怎么说就让他们说去,况且,他们说的也不算是闲话,是实话,我就是在追求你,难道不是吗?”慕时夜嘴角擒着微笑,略有些邪气的说道。



    裴安欣瞬间无言以对,上次他送花被她分给同事后,慕时夜的确是消停了一些,不过,他在工作上面,却开始对她各种暗地里的关心帮助了,只要是她提交上去的方案,基本上都被用了。



    裴安欣现在对他的感觉,真的是又爱又恨了。

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禁止办公室内谈恋爱吗?你这个总裁大人怎么也开始违规了?”裴安欣讥讽他。



    “我是老板啊,规矩由我制定,也由我来打破,这很正常不是吗?”慕时夜脸皮很厚的笑起来。



    裴安欣看着他上扬的唇角,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,好话赖话,都被他给说了。



    “好吧,只要不影响到我工作,随便你怎么折腾!”裴安欣看着自己手背上的针管,莫名的感觉到鼻子有些酸楚。

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去找你爸妈帮忙?”慕时夜一直都很好奇这件事情。



    裴安欣神色顿时又悲伤了许多,她咬住唇,低淡道:“你知道我爸妈离婚的事情了吗?”



    慕时夜浑身一僵,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她:“怎么会这样?什么时候的事情?”“两年前,他们就背着我偷偷的把婚离了,说是不影响我在国外留学,才不告诉我的!”裴安欣眼眶更湿了,一想到父母不跟她商量就各自离婚了,她心情就难受极了,就仿佛自己一下子变成了一个无家可



    归的孤儿似的。



    “所以,你回国了,也没有跟他们联系?”慕时夜从洛赫宁那边知道裴家二老还不知道裴安欣回国工作的事情。“我上次打了一个电话给我爸爸,是一个女人接的,我当时就接受不了!”裴安欣自嘲的笑着,忍住泪:“他们为了迷补我,给了我很多的钱,我用他们给的钱,买了这套房子,给了自己一个可以安居的小家



    ,慕时夜,我现在真的太缺泛安全感了,我的整个世界,除了工作赚钱,就只有女儿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你真是傻瓜!”慕时夜生气的盯着她:“你一个人背负着这么沉重的心理压力,为什么不找我分担一些?”裴安欣低头,看着自己纤细的手指,自嘲道:“我说过了,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,你那种豪门家世,我高攀不起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