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373章 听她解释

    “那你赶紧跟他解释清楚啊,别让他误会你了!”刘夕关切的说。



    “我会跟他解释的,但就怕他不会相信我!”唐悠悠也很担心,毕竟,不管她怎么解释,她和陆轩辰已经抱在一起了,而且还有被他吻过的镜头。



    十多分钟后,唐悠悠就再次接到季枭寒的电话,他已经在大门口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离开办公室,一出去,立即就受到众人惊讶的目光。



    刚才她进办公室地时候,一路还被各种人上前来打招呼,现在,所有人都用不敢置信的眼神在看她,仿佛她是怪物一样。



    的确,她给季枭寒生了孩子,又是他的正牌女朋友,她该知足了吧,可为什么,又传出她和别的男人亲密的照片呢?



    唐悠悠觉的人生起伏的太厉害了,她的心脏有些承受不了,可是,有些事情,她又必须去面对。



    逃避不了!



    既然唐雪柔要这样迫害她,她又没有防备,此刻陷入被动的困局,她也只能自认倒霉,不过,她不会就这样甘心被捉弄的,这一次,她会让唐雪柔倒霉十倍。



    唐悠悠下了楼,在大厅的门口,看到季枭寒那辆黑色的轿车,静静的停在大门正中心的位置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快步的走了过去,打开了车门,看到男人阴沉不满的脸色。



    她咬了一下唇片,还是坐了进去。

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季枭寒目光瞬间盯了过来,的确,他很在乎,疯狂的在意她和别的男人有亲密的接触。



    由其是,那个男人还是她曾经有过一丝好感的陆轩辰,这性质,一下子就严重到让季枭寒抓狂的地步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目光里有着一丝的无奈和委屈,声音也很轻:“我被唐雪柔算计了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听到她的话,眸色瞬间一僵,立即吩咐了司机:“开车!”



    在车上,季枭寒没有再开口说什么,也没有问她了!



    唐悠悠内心很是不安,男人的沉默,令她的心跳更加快速起来。



    她不知道季枭寒要带她去什么地方,不过,她此刻,内心却充满着复杂。



    等到车子停下后,唐悠悠发现,这里是城市沿海的一个富人度假区。



    季枭寒下了车,步履略沉的往前走去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只好快步的跟上他,季枭寒走进了一栋休闲别墅的客厅里,唐悠悠也跟进去。



    一进去,季枭寒就立即将她往怀里猛扯了过来,下一秒,她的唇,被他狠狠的吻住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来不及解释什么,就感觉男人疯了似的在吸她的唇。



    她很害怕,也很无力,此时此刻,她能感受到男人的怒火,正在一点一点的袭卷着她的理智。



    她想着,如果就在这里,跟他沉沦下去吧。



    可下一秒,季枭寒却推开了她,目光里带着一抹赤红:“我不管你被谁算计了,可你跟陆轩辰抱在一起,他吻了你哪里?这里吗?”



    季枭寒说着,薄唇又恶狠狠的吻向她的颈项,不过,唐悠悠把他推开了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往后退了一步,此刻的他,就像一只发怒的野兽似的,自己心爱的猎物被别人染指了,对于骄傲的他来说,这简直就是不能忍受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唐悠悠看着季枭寒此刻愤怒的失去了理智,甚至有些不尊重她了,她立即就冷静下来开口说道:“你难道真的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我吗?我可以向你保证,我跟陆轩辰没有发生你想的那种事情。”



    “没有发生吗?他碰过你了,碰到你哪个位置,你是不是该告诉我?”季枭寒此刻嫉妒的令他想要杀人,说的话,都欠缺了理智,他只知道,他疯狂喜欢着的女人,被别的男人碰过了。唐悠悠听着他的话,觉的很是难受,眼泪在眶子里转了一圈,被她忍住了:“季枭寒,你在乎的不是我受了什么委屈是吗?你在乎的是我的身体是否还清白,原来,你说爱我,就是爱我的清白,而不在乎我



    的感受。”



    看着女人眼中含着的泪意,季枭寒的失控的理智这才稍稍的被拉了回来,他俊容略僵。



    下一秒,他嗓音低沉沙哑:“我都在乎!”



    “你要真在乎,就该听我解释,而不是只在乎我有没有跟陆轩辰做过什么。”唐悠悠想坚强一点,可是,泪水还是出卖了她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心里很烦燥,下一秒,他坐在旁边的沙发上,拧着眉头,沉着脸,不说话。



    唐悠悠吸了一口气,声音带着一丝的凄然:“你不想听是吗?那我就不说了!”



    唐悠悠转身就要往外走,可没走两步,就被男人高大的身躯闪过来,挡了路。



    “我想听!”男人目光在她含泪的脸上闪动着。



    唐悠悠莫名的觉的自己还是有些委屈,她咬住唇:“我不想说了!”



    “你必须说!”季枭寒扣住她的手腕:“我承认刚才我太失礼了,但你知道我就是因为在乎你,所以才会变得疯狂的,不是吗?”



    唐悠悠听着他为刚才的行为解释着,内心更加复杂起来,她咬住唇,将脸撇向一侧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的手指,轻轻的碰触到她柔嫩的脸颊,替她拭去了泪水:“说吧,我都相信你!”唐悠悠吸紧了一口气,心情这才平复了下来,带着一丝恼火说道:“我跟唐雪柔做了一个交易,是关于我亲生父母的事情,今天早上,我打电话约她出来说这件事情,她让我去酒店找她,我去了酒店,没看



    见她,就看见了陆轩辰,他被人下药了,脸色不正常,看上去很难受。”



    季枭寒沉静的听着她的每一个字,阴郁的目光稍稍的转变了一些。

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唐悠悠抬头望着他的目光,发现他没有刚才那么恐怖了,她这才抽泣了一声:“然后就是你刚才看见的照片了,陆轩辰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朝我扑过来,我当时也很害怕,我想开门逃走,我没想到他又扑过



    来。”



    “他真的没有对你做出别的伤害?”季枭寒目光在她的身上来来回回的扫视着,想找到什么痕迹。不过,万幸,她露出的肌肤上面,似乎没有他不想看到的痕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