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网文学 > 都市小说 > 总裁爹地宠上天 > 第365章 悠悠,你还委屈了?

    后面跟着进来的元叔,伸手把客厅的灯光打开了,所有人的目光,都盯在唐悠悠的身上。



    一件白色的睡袍也不好好的穿着,有大半都滑下来,露出半截雪白的肩膀,给人一种非常有诱惑力的感觉。



    其实,唐悠悠真不是故意要这样的,她刚才在台阶处摔了一下,爬起来就这副德性了。



    季枭寒看到她这一副衣衫不整的样子,只感觉喉结滚动了一下,浑身也立即火热异常。



    这该死的小女人,这个时候…给他看这副勾人的样子。



    当灯光大亮,唐悠悠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好像因为刚才摔倒敞开了大半,她赶紧伸手拉拢,两只小手紧紧的捏住衣襟,小脸全是尴尬。



    “这酒是你的?”老太太已经清楚站在台阶上的女人是谁了,她指了指手里的那灌酒,语气已经严肃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暗暗咬了一下牙根,只好走过来,微笑打招呼:“你就是季枭寒的奶奶吧,老太太,你好,我叫唐悠悠…”



    “不必介绍了,我知道你是谁,是你给我孙子生下了孩子的!”老太太直接打断她的话,随后,她把酒递过去:“这么晚还喝酒,一看就是一个私生活混乱的女人。”



    “奶奶,她不是…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听到奶奶竟然因为一灌酒,就给唐悠悠定了罪,他俊脸一僵,急急的想要为她解释。



    老太太却生气道:“你到现在还替她说好话?好人家的女儿,会半夜三更的下楼找酒喝吗?”



    唐悠悠有一种欲哭无泪的感觉,真的是冤枉啊,不过,她这个时候想喝杯酒来增加睡眠质量,倒也是真的。



    因为知道季枭寒的爷爷奶奶今晚会过来,她刚才在床上转辗了几个小时,脑子里各种胡思乱想,实在是睡不着觉了,所以才会想着下楼来找点酒喝,当然,她不会喝醉,就是想调节一下心情。



    可是,谁会知道老太太会来的这么及时呢?



    元叔在旁边打了一个抖,完了,自己刚才为什么要把灯打开,把现场照的这么明亮?



    少爷会不会怪罪自己啊。



    唐悠悠也有些脸红耳赤,不知该如何解释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赶紧说道:“奶奶,你不是想看孩子吗?我扶你上楼去吧,两个小家伙都睡着了!”



    老太太目光透着一丝严厉,瞪了一眼唐悠悠,没再跟她说话,就往楼上走去了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手里捏着一灌酒,神情说不出来的狼狈。



    元叔也有些不知所措,但还是温和的对她说道:“唐小姐,你也上去休息吧!”



    唐悠悠只好点点头,把酒放在旁边的柜面上,就快步的上楼去了。



    季枭寒带着老太太推开了门,进入了他的房间。



    柔和的灯光下,唐小睿睡的非常香甜。



    老太太看着这个睡资随意的小家伙,眼中充满了温柔和爱意。



    “跟你小时候可真像!”老太太悄然的附在季枭寒的耳边说道,带着一抹笑意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见奶奶总算是露出了笑脸,这才暗暗的松了口气,故意说道:“这还都亏了悠悠把孩子们照顾的很好,两个小家伙都非常的健康,也非常的懂事有礼貌。”



    老太太白了一孙子一眼,他总是替那个女人说好话,可见也是喜欢上她的。



    季枭寒无视奶奶递过来的白眼,依旧微笑道:“奶奶,小奈在悠悠那边睡,不如,就明天看了吧。”



    老太太恋恋不舍的看着床上那个四仰八叉的小东西,睡姿很是豪放,她满是皱褶的面容,闪动着欢喜的微笑,当看着那张可爱的小脸蛋,她就知道,这真的是她的小重孙。



    因为,他睡觉时那天使般可爱的脸蛋,跟季枭寒小时候真的是一模一样的,就连受到打扰时不悦的微皱着眉头,都如出一辙。



    “好吧!”老太太一想到刚才那个三更半夜下楼拿酒喝的女人,心里也是堵闷之极。



    虽然也很想看看小孙女会长成什么样子,但也只好先忍着,走出房门,老太太看了一眼旁边的门,问季枭寒:“你们一直分房睡?”



    季枭寒被奶奶这句话问的俊脸有些窘:“当然是分房睡,我跟悠悠又没有结婚!”“可你们不是早就公开交往关系了吗?孩子都有了,怎么还分房?”老太太觉的,自己的孙子也是个成年男人了,他多久没有找过女人,老太太也是心里有底的,好不容易交了一个女朋友,竟然还是分房睡



    的,老太太心疼自己的孙子,也是情有可原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脸皮无敌厚的,此刻被奶奶也说的有些脸热:“奶奶,我跟悠悠虽然交往了,但我们还是决定等结婚后…”



    “是她不肯吧!”老太太一句话,道出了所有的真象。



    季枭寒:“…”



    老太太气叹一声:“你现在把她留在家里,她怎么可以拒绝你?而且,你有身材有身材,有脸蛋有脸蛋,又有钱,她拒绝得了你吗?”



    季枭寒哭笑不得:“奶奶,原来在你眼中,我竟然这么有魅力啊。”“行了,你上楼去陪孩子睡觉吧,我让司机送我上去就可以了,明天早餐桌上,我就可以看见我一对小孙儿了,这心情也还不错!”老太太立即将那些不开心的话题全部结束,一门心思的就等着明天早上看



    孙儿。



    季枭寒还是非常贴心的送奶奶出了大厅,亲自给她把车门打开,然后目送着老人的车子离去,这才转身。



    一转身,就看到呆若木鸡站在楼梯中间的唐悠悠。



    两个人隔着一个大客厅,对望着。



    唐悠悠有些紧张的绞动着自己的手指,声音也小小的问:“你奶奶走了?”



    季枭寒看着这个也像是受了惊吓的小女人,不知道是该责备她,还是该好好的安慰她。



    于是,健躯迈了过去,走上台阶,站在她的面前:“三更半夜的下楼偷酒喝?悠悠,我小看你的能耐了。”唐悠悠本来就窘的要死了,此刻竟然还要被这个男人说一顿,她立即不服气的挑眉:“谁偷你的酒喝了?我是光明正大的拿,再说了,我不是没喝成吗?摆那儿了!”